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4)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4)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4)     

不死玄帝1064 提前出發

出發向海邊行去,一路上,夜夢涵和紫青龍他們是在空中悠閑的飛行,趙易與火鱗鱷皇苦****的在地上奔跑。(www.booksrc.net舞若小說網首發)
  火鱗鱷皇的實力雖然勝過趙易,身體強度也勝過趙易,但是四條腿卻是低矮,根本跑步起來,只能爬,看起來十分的吃力。
  不過也沒辦法,連趙易都要自己跑,他這更低一等的只能受這大罪。
  此地距離海邊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飛行的的話需要四五天,像趙易這樣奔跑的話,至少需要半個月的時間。不過他們提前一個月出發,倒不擔心趕不上綾波峰的拍賣會。
  只是現在,趙易有些好奇,這綾波峰的拍賣會到底要拍什么,他覺得虛空古殿第四層跟下面三層完全不一樣,仿佛就是一個大鬧市,有拍賣會,有門派底盤劃分,也不知道海中的綾波峰屬不屬于什么勢力?
  一路上,趙易穿過山林,淌過河流。雖然身體有些累,但心里卻是高興。等殺了雷鳴,他就要去仙界,現在早點適應環境,日后到了仙界遇到危險,也有自保之力。
  火鱗鱷皇邁著短腿,行動起來地面震顫,發出轟隆隆地響聲,所過山林,大樹倒塌,所過草地,一片狼藉。
  白天過去,夜幕降臨,趙易他們這才停下步子休息。
  一天的奔跑,趙易早已經饑腸轆轆,打了幾只野味,架起篝火烤著充饑。
  因為十分疲憊,吃飽之后,趙易躺下沒多時竟睡著了。
  半夜,一陣囈語驚醒趙易,只聞天空中傳來一陣對話聲,“昊師兄,聽說這回綾波峰拍賣會有一件仙墓出土的寶物,你可聽說過了?”
  “方師弟,愚兄倒聽說過一二,據說是一把青銅古劍,劍身已銹,而且有很多蹦口,倒像一件廢劍,不過揮動間劍身上竟能發出陣陣龍吟之聲,大家揣測很可能是失傳多年的龍泉劍,不過到現在也沒有個準確結果。”昊師兄說道。
  趙易仰頭看著上方,天空月明星稀,飄著一層薄薄的云紗,一條大船從頭頂駛過,囈語之聲便是從這船上傳來的。
  “昊師兄,這一回綾波峰廣發請帖,說只要有仙石,就可以參加拍賣會,與往年的作風不太一樣,這是何故?”方師弟問道。
  “愚兄聽說綾波峰的峰主正在修煉一門大造化,將綾波峰數千年的積蓄消耗半空,這才降低拍賣會的門檻,只要有仙石就能進入。不過這樣也好,不然像你我這樣的身份絕無可能參加這場拍賣會。到時候就算我們經濟實力不濟,無法拍到一件寶物,也是漲了見識,等回到仙門,倒可以向師兄姐弟們炫耀一番。”昊師兄喃喃說道。
  “哈哈……走,早日到綾波峰落腳,去晚了怕是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方師弟說道。
  他這言罷,只見那艘古樸的大船速度陡然加速了幾分,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趙易的視野之中
  這樣的仙船趙易在凡間也見過,當初前去十萬大山尋劍宗宗主留下寶物時,便是與同門一同乘坐的仙船,只不過不論是飛行的速度,還是外觀,都不及此刻見到的仙船,也不知道船上的兩位仙人是何門何派。
  原先,趙易還有些擔心到了綾波峰無法參加拍賣會,此刻聽聞這二位仙人的對話,倒不再擔心。
  他們參加拍賣會,不是為了拍到什么寶物,而只是為打探藥王谷。
  以趙易他們現在財力,即便有心怡的寶物,也是沒有仙石拍賣。
  仙界與凡間不同,凡間以丹藥作為流通的錢幣,而到了仙界,則是以仙石。因為仙丹的品種實在太多,五花八門,什么樣的都有,很難用一種基礎的仙丹作為衡量統一的標準。而且,仙丹并不是用途最廣,比如仙陣,仙丹就沒有任何作用。
  但仙石不一樣,它用途廣泛,可以說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東西。煉丹需要它,煉器也需要它,布置法陣也需要它,甚至有時修煉也需要它。
  趙易他們現在全身上下仙石加起來只有百塊,是夜夢涵和紫青龍斬了赤眉仙人兩位師弟霸占得來的。
  論財力,趙易他們可以說是最底層的。
  原先趙易身上的那些法力丹都將徹底失去流通價值,除與仙界中那些還未達到地仙境的修士交易,不過愿意用這些丹藥的修士很少,他們更傾向與仙石。
  夜有些涼,起了一陣冷風,驚醒過來的趙易全無睡意,干脆打坐修煉,爭取早日突破不朽之境。
  以前在凡間,趙易覺得自己已經算的上號人物,不論是實力還是名頭,都有些威望,但是自從與仙人接觸后,他發現自己現在不過是只弱小的螞蚱。
  一路上若不是有夜夢涵和紫青龍相伴,他怕是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回。
  可是趙易知道,自己不可能一輩子生活在夜夢涵和紫青龍的羽翼之下,作為一個男人,他覺得自己應該撐起屬于自己的一片天。
  趙易已經做好打算,等用引魂入夢殺人術了結雷鳴的性命,報了大仇,他就好好閉關一段時間。
  這里的靈氣勝過凡間千百倍,在不修煉的情況下,都能自我吸收達到不朽后期,若是苦心修煉,實力應該還會再上一層。
  次日,天剛蒙蒙亮,趙易他們便出發了。
  如此,行徑了有十二天,趙易他們終于來到海邊,比他們預計的提前了三天。
  到了海邊,趙易有些皺眉,夜夢涵和紫青龍可以飛過大海,火鱗鱷皇可以游過大海,自己呢?也游動嗎?
  想了又想,趙易覺得還是早一條船比較妥當。
  在海邊的樹林砍了一些古樹,趙易造了一艘船。不,算不上船,應該稱它為木筏,因為真的只是用幾顆古樹捆起來的。
  木筏上有帆,可以借助海風行駛,木筏上有一張簡易的椅子,站累了可以坐下來休息。其實,也稱不上是椅子,只是一個樹墩。
  一切準備妥當,趙易甚至根據前世的經驗準備了一些淡水,其實以他現在的體質,喝點海水也無關緊要,只不過這海水真的很苦澀,還是喝淡水好。
  海風正好是向綾波峰方向吹的,趙易優哉游哉的坐在木筏上,飛在天空中的夜夢涵看到趙易搗鼓出這么個東西,也懶得飛行,干脆也落到木筏上,甚至還霸占了趙易給自己做的木墩。
  對此,趙易敢怒不敢言,只能自己坐到木筏上。
  可是海水一拍,透過木筏的縫隙,濺到他屁股上。雖然身上的長袍能夠避稅,但是屁股被海水一拍一拍的,還是很不舒服。
  好日子過了四五天,海風突然變了向,趙易不得不卸下帆,改用手力。
  只見趙易拿起之前特意做的木漿,劃著海水,可是前進的速度真的很慢,而且只要趙易稍一停手,木筏就會后退。
  夜夢涵坐在木墩上,煙眉微皺,她似乎有些享受這樣在海上吹著溫熱的海風,曬著太陽,讓她再回到天空飛行趕路,多半不愿,而且還有趙易,他無法飛行。
  這時,夜夢涵看到火鱗鱷皇從海底冒上來換氣,頓時有了主意,喊道:“小鱷,你過來。”
  前段時間,火鱗鱷皇一路狂奔,有苦說不出,覺得自己的四條短腿都快廢了。現在到了海里,才覺得輕松下來。
  此刻,聽聞夜夢涵叫他,直覺告訴火鱗鱷皇準沒好事。
  可是夜夢涵的厲害,又讓他不得不過去,只見火鱗鱷皇一個猛子傳到木筏旁邊,小心翼翼地問道:“夜姑娘,有何吩咐?”
  “小鱷,今天海風突然變向,帆已經用不上了,你過來拉著木筏前進。”夜夢涵說道。
  “額。”火鱗鱷皇一陣郁悶,自己堂堂火鱗鱷皇現如今竟落到淪為苦力的下場,但他有沒有辦法決絕,只能默默地承受。
  這時,夜夢涵取出玄龍鞭,拴在火鱗鱷皇尾巴上,讓他拉著木筏前進。
  海風一直沒有再改變方向,一路上全是火鱗鱷皇拉著木筏前進。
  如此前進了有七八天,趙易他們看到茫茫大海中有一座島嶼,島嶼上有山峰,山峰似出鞘的寶劍。只見趙易喃喃說道:“這應該就是我們要找的綾波峰吧?”
  火鱗鱷皇看到前面的綾波峰,心中暗吐了口氣,苦日子總算要到頭了。
  行了半天,趙易他們距離綾波島已經很近,不過并未急著上島,而是讓紫青龍現藏到海里。
  前來參加綾波峰拍賣會的肯定有強大的仙人,到時候見到紫青龍,難保不準要將它收為坐騎,未免多生事端,還是暫且避一避。
  夜夢涵收回玄龍鞭,取出一顆丹,說道:“小鱷,這些天你辛苦了,這丹賞你的。”
  “嗯。”火鱗鱷皇一頓,片刻之后才回過神來,自然是淚流滿面,千恩萬謝的接過也夜夢涵賜的仙丹藥,心中暗道:“這苦力沒有白當。”
  夜夢涵讓趙易收回木筏,隨后提手提著趙易便飛向不遠處的綾波島,現在距離拍賣會還有好幾日的時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