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5)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5)     

不死玄帝1066 找上門

“找死!”夜夢涵一道掌風拍出,直接轟向那女子的后背。(www.booksrc.net舞若小說網首發)那女子躲閃不及,硬生生受了一掌,當場吐血,顯然受傷不輕。
  夜夢涵最恨別人威脅她,別人越是威脅她,她越是要讓對方好看!
  “你……”那女子氣惱,自己只不過說了一句狠話,就被這女子轟了一掌,簡直太過分了,她還想再說兩句狠話,但終究沒敢說出口,深怕惹惱了夜夢涵,直接劈了自己。
  趙易見怪不怪,夜夢涵怒則殺人,今天只是斷了對方一條胳膊兩條腿,已是是的法外開恩。
  酒樓的食客則大大感到意外,沒想到夜夢涵這樣一個看起來柔弱的女子,竟如此狠辣果決,心中不經隱隱覺得有些危險。
  看夜夢涵這舉手投足間就輕輕松松的廢掉兩個地仙,并且重傷一位,怕是實力不低,一個個也不敢閑言碎語,深怕惹禍上身。
  這時,店小二將好酒好菜端了上來,還將地上的血跡擦干,深怕影響了夜夢涵的食欲,而招來殺身之禍。
  方才那幾個人蠻不講理,仗著自己是畫仙門的弟子就想強占座位,打傷了就打傷了。
  但是,趙易覺得隱隱的有些不妥,吃著酒菜小聲地說道:“夜姑娘,我們要不要避一避?看樣子那女子不像說謊,保不準一會她的師叔真的就來了。”
  “你怕了?”夜夢涵白了眼趙易問道。
  “額。”趙易語塞,倒不是他懼怕,頭掉下來不過碗大塊疤,只是就這樣為這點芝麻小的事而丟了性命,似乎有些不值。要知道,趙易現在只是造物之境,距離仙境還差十萬八千里,方才那三個人不論哪個對他出手,他都是必死無疑。而能成為那三人的師叔,想必實力更在他們之上吧。
  “放心,本姑娘保護你,不會有事的,喝酒。”夜夢涵豪氣干云的說道,直接端起一碗酒水,咕咕喝下,“不錯,好酒!”
  既然夜夢涵這樣說,趙易也只能舍命陪君子,天塌下來有個子高的人頂著,傷人的夜夢涵都不怕,自己怕什么?干脆捧起一碗酒水,咕咕喝下。
  酒水下肚,趙易只覺腹部一陣溫熱,酒水中竟散發出瑩瑩的靈氣,不,好像是仙氣。趙易不由一愣,狐疑地看著夜夢涵問道:“這酒水?”
  “這酒水可不是凡間的酒水,乃是取自仙果醞釀而成,既然是仙果,自然有仙氣,即便釀成酒,也有仙氣殘留。”夜夢涵解釋道。
  趙易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沒想到竟是仙酒,而且有如此功效。
  喝下兩大碗仙酒,趙易發現自己體內的法力竟然增加了許多,似乎已攀升到了造物巔峰,距離不朽之境,似乎僅差一線之隔。
  “好酒,真是好酒!”趙易忍不住贊嘆,他甚至覺得只要再喝下兩大碗,自己就能夠成功突破。
  然而這時,那被夜夢涵教訓了的三人竟然去而復返,而且身后還跟著一位老者,很顯然這老者就是他們所說的師叔。
  “海師叔,就是那妖女打傷我,還斬斷兩位師兄的手臂和雙腿。”被夜夢涵拍了一掌的女子指著夜夢涵說道。
  “請師叔為我們做主。”被斬去胳膊和雙腿的畫仙門弟子說道,也不知道那被斬去雙腿的弟子從何找來兩根拐杖,此刻撐著拐杖在師妹的攙扶下站著,但卻是不穩,像是什么時候都會倒下一般。
  海師叔掃了一眼夜夢涵,冷哼了一聲,不屑一顧道:“區區地仙境,也敢如此猖狂,竟不把我畫仙門放在眼里,真是找死。”
  “老東西,你不過天仙之境而已,就如此囂張。而且看你這虛浮的根基,想必突破天仙是借助丹藥的吧?“夜夢涵也撇了一眼海老頭,一臉不屑。
  海老頭駭然一驚,不可思議的看著夜夢涵,他借助丹藥突破天仙境之事,即便在畫仙門,也沒有幾個人知道。這女子不過撇了他一眼,竟能看出,怎么能不震驚。不由問道:“你究竟是誰?何門何派?”
  “夜夢涵,無門無派!”夜夢涵冷喝道:“老東西,要打就趕快出手,本姑娘還要用膳!”
  “狂妄,找死!”海老頭大喝一聲,祭出自己的雙刀。
  這雙刀可不簡單,一經祭出,頓時發出一道悶雷炸響,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夜夢涵看到這帶著雷電的雙刀,臉色不由凝重幾分。
  海老頭見夜夢涵露出凝重之色,一陣得意:“小姑娘,本仙雷電雙刀的名頭不是吹的,現在給你一個機會,給我三位師侄下跪道歉,并賠上十萬仙石,本仙可饒你一命。”
  “大言不慚。”夜夢涵理都沒理海老頭,血劍直接祭出,欲要斬出。
  然而就在這時,酒樓的老板匆匆而來,急忙勸說道:“二位,消消怒,有話好說,小店小本生意,你們這一打肯定黃了。”
  “哼,你還想包庇這女子不成?”海老頭皺著眉頭不悅地說道。
  這酒樓的老板也有天仙的實力,不然海老頭絕不會顧忌他的話,直接雙刀斬向夜夢涵。
  “不敢,二位的恩怨在下不敢管,只是這酒樓是在下花費若干心血才建成,二位若再次斗法,我這酒樓勢必坍塌,還請二位移駕。”酒樓的老板說話還算客氣。
  “好,給你個面子。”海老頭說道,雙刀一指夜夢涵,說道:“綾波島西面地勢寬闊,可敢一戰?”
  “有何不敢?你先去,等本姑娘喝了這壺酒隨后就到。”夜夢涵收回血劍,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了一碗酒。
  “你……毫升狂妄,老夫就在凌波島西海灘等著你。”海老頭厲喝道。
  “不送。”夜夢涵說道。
  “哼。”海老頭帶著怒氣出了酒樓。
  酒店老板想上來勸說夜夢涵兩句,但是最終打消了念頭,海老頭不在他店里動手已經是給了他天大的面子,若是自己把這女子勸逃,保不準海老頭會遷怒自己,給自己惹上麻煩。
  酒樓的食客一臉驚容的看著夜夢涵,見過囂張的,沒見過這么囂張的,而且還是一介女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