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4)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4)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4)     

不死玄帝1083 實力大漲

趙易整個人仿佛昏死了一般,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偶爾因為劇痛身體會忍不住抽搐兩下,證明他還活著。【舞若小說網首發】
  守衛走出石室,一臉陰沉的說道:“傻子,你還真敢賭,連六合明神丹也敢吃,別說地仙了,就是天仙也未必敢一試。”
  “呵呵,不過這樣也好,省的本仙動手,而且還能完成魯山大人交代的任務,等姓趙的那小子死了,其他兩位管事見到趙易的尸體,必定能看出是中了六合明神丹的毒,而且偌大的靈峰山脈,也唯獨池管事有這六合明神丹。”
  “雖然小小的一件打賭之事,其他兩位管事未必會跟池管事翻臉,但是必定有所間隙。日后魯山大人再施展小計,說不定會想辦法將池管事排擠走,到時候魯山大人自然而然榮升成三大管事之一,我身為魯山大人的嫡系,到時候身份自然水漲床高。”
  守衛幻象著美好的未來,心中美滋滋的。
  石室內,趙易腦袋嗡嗡不停地響,仿佛有一群蜜蜂在腦海中飛舞。原先肉身的痛苦已經消失,說來也奇怪,這股強大的藥效鉆入腦海之后并未出現肉身那樣的痛感,只覺得整個人仿佛失去了控制。
  隨著時間的流逝,趙易發現腦海內那種嗡嗡的感覺漸小,反而有幾分舒適之感。
  轉眼三天過去了,守衛再次回到石室,暗想:“趙易那小子應該是死了吧?希望死狀不要太難看。”想著,守衛打開石室的機關石門,石門向上卷起,隨之守衛走了進來。
  “咦。”守衛看到躺在地上的趙易面色紅潤,不由一愣,釋放出仙識探查,竟是一驚:“竟然沒死?怎么可能?這小子吃的可是劇毒無比的六合明神丹,就算是地仙吃了也要死,他竟然沒死?難道這小子隱藏實力?不可能,他幾斤幾兩絕逃不過本仙的法眼!”
  守衛皺著眉頭,愣了愣,按照原先的計劃是騙趙易吃下六合明神丹,然后栽贓給池大管事,可是現在趙易吃下六合明神丹卻是沒死,著實破壞了原先的計劃。
  微愣,守衛便出了石室,急匆匆向魯山大人的洞府走去。
  魯山大人的洞府在靈峰山脈的西側,那里還為開礦,鐘林毓秀,美不甚收。只見在這滿山的蒼松綠柏中,有一口山洞。山洞的入口呈門狀,門兩邊刻著一副對聯。對聯上的字龍飛鳳舞,狂草至極,竟無法全部辨認出來,只辨的福地洞天四字。
  守衛來到福地洞天門口,恭恭敬敬的請示道:“魯山大人,小的有要事求見。”
  魯山大人也是靈峰山脈的管事,但他只負責監管,并無實權。一直以來,魯山大人都想將三位大管事擠出一位,可是一直沒成功。
  因為成為大管事才擁有實權,而這實權卻是可以讓他們中飽私囊,霸占靈峰山脈出土的一些珍貴的礦石。
  據說,池大管事的那件名為天羅地網的仙寶,就是用靈峰山脈出產的一件稀有礦石打造而成,水火不浸,堅固無比,連大羅天仙都不能一擊破開。
  這時,福地洞天內傳來一道深沉帶著怒意的喝問:“你來做什么?我不是關照你這個時候不能來見我嗎?”
  魯山大人早前闖蕩仙界時,無意間覓的一顆仙丹,但它同樣是一顆毒丹,一直以來魯山大人都只是將他收藏著,隨著歲月的流逝,漸漸地竟然忘了它的存在。
  可是當他被玄離門分配到靈峰山脈做監管后,發現自己被分到了一座寶礦上,但是因為自己職位的原因,只能空看著這座寶礦而不能享用,心中便生了邪念。
  可是三位大管事都已達到大羅金仙之境,魯山大人只是天仙巔峰,根本無法與他們正面匹敵,更何況離山門規不允許弟子相互殘殺,所以只能動動小手段。
  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魯山大人漸漸的查明三位大管事的秉性與喜好。
  池大管事,名為池錄山,易怒,酷愛煉制丹藥,時常煉制一些六合明神丹給一些修為低但天資卻高的弟子服用,希望他們能承受藥效,實力突破,但時至今日,竟無一人成功。此人拜在玄離門煉丹房長老門下,在離山門有著非凡的地位,再加上他自身實力過人,已達到大羅金仙中期,自然而言成為三大管事之首。
  奕崖大管事平和,看起來無欲無求,但實則睚眥必報,一直企圖將池大管事手中的一座礦坑巴掌過來,但一直未成功。
  方水大管事,新來的管事,為人謙和,實力平平,但他在離山門有著非凡的地位,是離山副門主的義子,也有說是離山副門主的私生子。
  而這一回,魯山管事聽聞三大管事打賭之事,覺得時機來了,正好可以利用這次機會挑撥三大管事的關系,最好引的他們大大出手。若是成了,這事傳回離山門,必定會引發一場調動。若是不成,也能讓他們三人彼此心生間隙,日后再尋機會挑唆。
  守衛見聞魯山管事動怒,立即說道:“魯山大人,小的真有要緊的事匯報,不然絕不敢在這緊要關頭來求見。”
  守衛也不是呆子,栽贓陷害之事若是成了,他此刻來見魯山大人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可是此刻計策卻是沒有成。
  “說,何事?”魯山大人陰沉地問道。
  “回魯山大人,是趙易那小子,他竟然沒死。”守衛立即說道。
  “趙易?趙易是誰?”魯山大人一愣,詫異問道。
  “魯山大人,趙易就是三位大管事打賭的對象,也就是……”守衛解釋道。
  未等守衛說完,魯山大人就已打斷,“我知道了,他怎么沒死?”
  “魯山大人,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三天前我給他吃下那枚丹藥,本以為他肯定必死無疑,但是今天我去看他,他竟然面色紅潤,看起一點事都沒有。”守衛說道。
  “嗯?竟然這事?”魯山大人一愣,但接著卻是一哼:“好大的膽,是不是你偷偷調換了仙丹?”
  “撲通。”守衛嚇得當場就跪了下來,慌張喊冤道:“魯山大人,冤枉阿,就是借小的十個膽子也不敢做這事。”
  “哼,姑且先信你一回,此刻那姓趙的小子身在何處?帶本座去看看。”魯山大人威嚴的說道,隨之走出洞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