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27)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27)      第三章勾心斗角(11-27)     

不死玄帝1089 張奎

趙易自然不知曉已經有兩位大人物已對他暗生好奇,決定今晚前來探查。,最新章節訪問:.。
  其實,趙易后半夜挖礦效率提高并不是古怪的事,而是因為紫青龍和火鱗鱷皇。
  白天,紫青龍和火鱗鱷皇潛在礦坑下,為礦石松土,等到晚上礦石基本被松的差不多,等到趙易拿起仙出挖掘時,自然輕而易舉的就能將它們挖出來。
  馬隊長、守衛以及一干散仙的注意力全部放在趙易身上,自然沒有注意到地下的情況,所以才會越想越奇怪,越想越覺得趙易暗藏玄機,這才引來兩位大人物的好奇。
  白天轉息而逝,夜幕如期而臨。
  幾位散仙依舊對趙易充滿好奇,決定今夜再暗中觀察一番。守衛得了魯山大人的令,知曉他今晚會來,自己便是回了石室。
  子夜時分剛過,盤坐在地上休息半夜的趙易忽然站了起來,拿起仙鋤開始挖掘。
  魯山大人早已來到礦坑內,一直躲在暗處觀察,見趙易拿起仙鋤開始挖掘,便是準備釋放出仙識探查。
  然而這時,一道聲音闖了進來,魯山大人暗吃了一驚,來者氣勢非凡,急忙隱藏氣息,以免被對方發現。
  這后來的自然是奕崖大管事,他瞄了眼趙易,便是將趙易渾身上下看了‘精’透,但卻是看不出有何古怪,當下心中便生了奇怪,暗道:“好生奇怪,為何這區區不朽境修士竟能有如此挖礦的效率?要知道,初入地仙的仙人也達不到他這樣的效率。”
  奕崖大管事觀察了一陣,沒有發現奇特之處,便是離去。
  藏在暗處的魯山大人見那人離去,暗舒了一口氣,這才釋放出仙識探查趙易。可是這時天已微亮,趙易的工作量也已經完成,竟是放下仙鋤盤在地上歇息,魯山大人竟是撲了空。
  魯山大人心中好一陣氣惱,白守了一夜,也不知道昨夜來者又是誰?誰也對趙易心生好奇?
  片刻,魯山大人也是離開,決定今夜再來一探。
  他懷疑趙易身懷奇異血脈,若是如此,對他而言便是天大的好消息,他修煉一‘門’**,正需要奇異之血。
  魯山大人離去,趙易睜開了眼睛,一臉凝重,只聞他腦袋中傳來一道聲音:“趙易,昨夜有兩位高手到來,你且行事小心。”
  趙易暗吃了一驚,能被夜夢涵稱為高手的絕不簡單,難道自己已經引起某些大人物的注意?
  他哪知道,服下**明神丹未死就已經引起一位高手的關注。
  后來又稀奇古怪的鼓‘弄’出半夜挖礦效率提升之事,又惹得另一位高手關注。
  如此情況,趙易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應付,只能小心行事,盡量讓紫青龍和火鱗鱷皇藏好。
  這幾日,紫青龍滿肚子的委屈,竟然要他松礦,想想他堂堂龍族巨龍,竟干這蚯蚓之事,心中哪能不憋屈?不過看在夜姑姑承諾的為他煉制三顆仙丹的份上也只能如此。
  火鱗鱷皇就不一樣了,松礦這事雖然看起來大材小用,但是夜姑姑已賜了他一枚仙丹,煉化這枚仙丹之后便可突破仙境,只不過現在還不是煉化的時候,得等下時日回到趙易的小世界中。
  原本后半夜是夜夢涵替趙易挖礦的,但夜夢涵挖了一夜,就不愿意干了,堂堂仙子,怎么能干這等苦力呢?于是便想出這么個計策。
  白晝再去,夜‘色’再來。
  昨夜白守一夜的魯山大人今夜再次到來,可是今夜來的依舊不止他一個人,昨夜那人也同樣來了。
  魯山大人很郁悶,他不想暴‘露’自己,只能暗暗隱藏氣息,又是白忙活了一夜。
  如此過了有六七天,另一位來探查趙易的人終于不再來,魯山大人終于如愿以償的可以探查趙易。可是結果卻讓他很失望,趙易平白無奇。
  魯山大人不相信,如此又探查了五六天,最終卻是死了心,認定趙易是個平凡無奇的小子。
  至于他后半夜挖礦效率為何提升,到也沒查明,最終竟成了謎團。
  兩位大人物先后對自己失去好奇心,趙易這才暗松了一口氣,不然萬一被這兩位大人物發覺點什么,可就麻煩了。
  白天,趙易‘混’‘混’時間。夜間前半夜打坐修煉,爭取早日突破仙境,后半夜則是挖礦。
  同礦坑的散仙一連觀察了這么多天,也是沒有發現其中的玄機,最后也是失去好奇。
  像趙易這樣不朽境的修士能活到現在不得不說是個奇跡,一般情況,這個境界的修士絕對活不過兩天。
  靈峰山脈制度嚴苛,對沒位曠工都有任務安排,底線是必須達到平均產量。若是完成不了,便會受到責罰,輕則幾鞭子,重則要受馬隊長一腳。
  而不朽境的修士確實絕對不可能完成這樣的平均量,絕對會被打死的。
  可是趙易并不是一般的不朽修士,他完成了,而且還略多一些。
  除了這項危險,還有便是同礦坑的散修。
  有人的地方,就有勾心斗角,就有殺人奪寶。在這里雖然不至于殺人奪寶,但搶礦倒是存在。
  但是因為前幾日守衛對趙易關照有加,關系密切,再加上三位大管事在趙易身上下了賭,他們是萬萬不敢對趙易有任何想法。
  也是‘陰’差陽錯,若不是有這場賭,趙易的日子絕對不會過的這樣輕松。
  靈峰山脈,是仙界的底層,是一個赤‘裸’‘裸’的渣澤‘洞’。有的人在這里作威作福,有的人在這里做牛做馬,有的人在這里丟了‘性’命,有的人在這里尋了重寶。
  不過,不論是哪類人都希望離開這里。
  被販賣來的礦工想離開,想重獲自由,守衛也想離開,他們也想自由,大管事也同樣想離開,因為外面的世界更加‘精’彩。
  可是,玄離‘門’之令重如巨山,若沒有調令,誰都不能擅自離崗,否則問罪下來,輕則削去玄離‘門’弟子頭銜,重則費去一身修為。
  其實在仙界,玄離‘門’這樣的存在并不是少數,‘門’規是鐵律,任何人都不容侵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