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3)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3)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3)     

不死玄帝1097 擇物

頓時,趙易覺得自己一個頭兩個大,這幾個家伙看來要折磨自己了。
  “趙易,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就別怪我們手下無情了!”其中一個仙人說道。
  “跟他廢什么話?直接大刑伺候。”另一個仙人說道。
  “呵呵,在我的家鄉有種殘酷的刑罰,用細弱發絲的金針刺進犯人的十跟手指,然后再拔出來,再刺進入,如此反復將犯人的十根手指刺爛。”
  “哈哈,好刑罰,快來試試!”
  趙易聽的頭皮發麻,十指連心,別說將指頭刺爛就是刺一下都疼的厲害。雖說趙易而今已非平凡之軀,但指頭依舊是指頭,還是會疼痛。
  “好,試試就試試,看看是趙易的骨頭硬,還是我的針硬。”那說出這刑罰的仙人哈哈笑道,隨即取出一根長針。
  這長針有兩寸,細而黝黑,上面好像還涂著一層淡綠色的東西,看起來很不太。
  趙易自然不可能束手就擒,施展渾身的法力逃跑,可是地牢就這么點大,對方又是幾位仙人,趙易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片刻的功夫便被制服。
  只見趙易被這些仙人控制住,渾身動彈不得,只見那拿出長針的仙人慢慢地走向趙易。
  雖然知道這長針不會要了自己的命,但趙易的心還是的揪揪的,很是不舒服。
  那拿著長針的仙人抓住趙易的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刺出手中的銀針,還未等趙易反應過來,那長長的銀針已經被拔了出來。
  趙易只覺那根手指頭一陣酸麻,一股鉆心的痛從指頭傳入內心。
  “這……怎么會這么痛?”趙易不可思議的看著長針,它絕對不簡單。
  只見那拿著長針的仙人一陣得意,哈哈大笑道:“趙易,這長針可不是簡單的一根針而已,上面涂著能令人神經感知放大一萬倍的藥劑,別說狠狠扎你一下,就是蚊子輕輕叮你一下,你都感到劇痛無比。”
  “竟還有如此藥劑?”另一位仙人吃驚地問道。
  “這要是將這藥劑抹在仙寶之上,只要稍稍砍對方一刀,那便是劇痛無比阿!”另一個仙人說道。
  “趙易,你是順從還是不順從?”拿著長針的仙人嘿嘿笑問道。
  趙易哼了哼,眉頭皺都不皺,一副你要來便來的架勢。
  “讓你骨頭硬!”拿著長針的仙人一聲冷喝,拿起手中的長針再次扎進趙易的手指,一陣鉆心之痛再次來襲,趙易疼的一身冷汗,但就是哼都不哼。
  “讓你骨頭硬,讓你骨頭硬!”拿著長針的仙人一陣惱怒,手中的長針頻頻刺出,趙易的內心一揪一揪的,疼的渾身的肌肉都繃了起來。
  一炷香之后,趙易的十根指頭變得千瘡百孔,渾身的衣服也被汗水浸濕,但是趙易就是沒有低頭。
  “哈哈,你這藥劑聽起來雖然牛逼,但看樣子沒有什么效果阿,還是讓本仙試試,讓這小子知道什么叫做內傷拳!”一位散仙說道。
  拿著長針的仙人氣不過,又狠扎了趙易一陣,以泄心頭之憤。
  “輪到我了!”要施展內傷拳的仙人當仁不讓的說道,當即轟向趙易的胸膛。
  “砰!”
  趙易只覺胸口一沉,一股磅礴的巨力鉆入臟腑,臟腑頓時炸開,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那施展內傷拳的仙人得意洋洋地問道:“趙易,滋味還行吧?從不從?”
  “噗。”趙易噴了口血水,濺的對方曼滿臉鮮血。
  “你……”施展內傷拳的仙人勃然大怒,喝道:“找死!”大喝著帶著滿腔怒火向趙易砸去。
  “砰……”
  又是一拳,趙易的胸膛被轟陷了下去,又是幾大口鮮血噴出,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服不服?”施展內傷拳的仙人大喝道。
  “呸!”趙易再次吐了口血水。
  “找死!”施展內傷拳的仙人勃然大怒,欲想再轟出一拳,但卻是被身后的仙人攔住,只見他虎著臉問道:“干嘛?”
  “再打下去趙易會死的,你別忘了公孫長老的話!”那位仙人提醒道。
  施展內傷拳的仙人只能強忍著沖動,收回拳頭,他可不想因為自己一時的怒氣,將趙易打死,到時候可是要自己填命!
  內傷拳將趙易折磨的半死,顯然不能再繼續嚴刑拷打的了。
  這些仙人也不敢拿趙易的小命開玩笑,甚至有一位仙人還傳了一縷仙氣為他療傷,深怕趙易一不小心死了。
  趙易哼哼冷笑,也不客氣,借著這一縷仙氣療傷。
  轉眼,兩天過去了,趙易的一身傷勢漸好。幾位散仙繼續開始折磨趙易,趙易也真是骨頭硬,面對這些散仙的折磨,硬是不低頭。
  如此過了有差不多二十天,距離滿月之夜只剩下幾天的時間,黑金大狗不免有些著急。
  雖然以他的實力可以輕易殺死一位犯人當做祭品,但是水池中的巨妖不一定就吃那個祭品,已黑金大狗的直覺,水池中的巨妖很可能會向他下手,而且可能性相當高。
  黑金大狗感覺很不好,但沒有主人的命令他又不能擅自離開地牢,萬一這個時候那條龍出現了,可就不好說了。
  趙易的肉身千穿百孔,可以說自打出生都沒受過這樣的罪。俗話說殺人不過頭點地,現在他面臨的可比滿清十大酷刑還要殘忍。
  不過作為男人,就應該對自己狠一點,趙易一一將這些苦都扛了下來。
  這幾位散仙也是一陣頭疼,見過骨頭硬的,但沒見過這么硬的,這個趙易真的是茅坑中的石頭又臭又硬,他們能想到的刑罰都試過了,但是就是不奏效。
  他們也是拿趙易沒轍,只能苦苦的哀求道:“趙易,你就降了公孫大人吧?你說你降服了,有什么不好?吃香的喝辣的,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而且還能拜入玄離門學習深奧的仙法,何樂而不為。”
  “就是就是,我要是你我就降服了。”
  “趙易,你若是降服了,我這輩子給你當牛做馬,絕不反悔。”
  趙易看著這些散仙的嘴臉,哼了哼,根本搭理他們,只一個人靜靜地坐著調息。
  轉眼,月圓之夜來臨,地牢中的那方水池生出異狀,池水不停地翻滾,仿佛煮開的水一般沸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