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4)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4)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4)     

不死玄帝1115 鳴鷺

“哦?這是為何?”趙易不解地問道,石壁上明明寫著領取一門仙法。
  “長老交代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跟你提前完成任務有關吧。”章虎說道。
  “應該是這樣,你是近百年東院新加入的弟子,而劫雷功與蓄雷勁道、好友雷云步都不是什么高深的仙法,讓你選兩門也無關要緊。”牛闖喃喃說道。
  趙易了然,折算重點培養了嗎?呵呵。
  隨即,章虎取出張條子,金底,上面烙著印記,寫著山坳任務完成,領兩門仙法。
  趙易接過,向章虎師兄道謝,章虎不敢托大,絲毫沒有師兄的架勢。他雖然是天仙之境,但趙易是東院的弟子,又得到長老看中,日后必不是池中之物!
  “好了,章虎,我就先帶趙師弟領獎賞了。”牛闖說道。”
  “是,牛師兄。”章虎說道。
  隨后,牛闖帶著趙易來到藏經大殿。
  藏經大殿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夠進的,只有憑借趙易方才得的金底條才能進入。
  守護藏經大大殿的弟子見到趙易遞過來條子,不由一愣,山坳任務完成,領兩門仙法。起先他是一愣,以為這條子是假的,但稍后一驗證,卻是是真的。
  這才想起是怎么一回事,笑著問道:“你應該就是趙易吧?”
  “師兄,師弟正是,師兄你認識我?”趙易好地問道。
  因為藏經大殿并不能隨意進入,較是牛闖這樣的存在也只能在外面守著,沒有牛闖的介紹,趙易自然不知道此人是誰,心中一陣怪,為何此人認識自己?
  “呵呵,我也是東院的,你叫我葉師兄吧。”那看守任務大殿的弟子笑著說道,“聽說新加入東院的弟子不同一般,這一得見果真如此!不過師弟你實力尚淺,一定要好好修煉,切莫荒廢了修為。”
  “是,葉師兄,師弟謹遵教誨。”趙易說道,原來這守藏經大殿的弟子也是東院的弟子,難怪知曉自己,只是不知道他排在多少名。
  “好了,我帶你去領仙法,這三門仙法你可有了解?要不是師兄給你一一闡述?”葉師兄也是和善。
  “葉師兄,不必了,來的路上牛師兄已經跟我說過一遍了。”趙易說道。
  “哦,沒想到竟是牛師兄送你過來的。”葉師兄微微震驚,隨之問道:“趙師弟,那你可有什么想法?想取哪兩門仙法?”
  因為藏經大殿仙法都是按類別放的,所以問清選什么,就可以直接去架子上取。
  趙易微微沉思,說道:“一門劫雷功、一門雷云步吧。”
  “好。”葉師兄應了聲,隨即帶趙易去取這兩門功法。
  劫雷功法與蓄雷勁都是攻擊仙法,沒有必要一下子選擇兩個攻擊仙法,而蓄雷勁一擊之后便萎了,再選雷云步也是半點施展的空間都沒有,倒不如劫雷功和雷云步組合,能攻能守!
  當然,如果只有一次選擇的機會,趙易會選擇劫雷功。
  選好兩門仙法,夜師兄指著大殿內一處空處,那里有數十個供人盤坐的蒲團,說道:“趙師弟,你且去那里記下這兩門仙法,藏經大殿內的仙法是不允許帶出去的。”
  “好。”趙易應了聲,走到那邊坐下,開始記憶仙法。
  這兩門仙法都是書狀一樣的存在,并不像下界所用的玉簡之類的東西,不過這仙書可不是一般的書籍,并非紙質的,而是與剛才同行字條一樣的金底的一種獨有的紙。
  翻開劫雷功,趙易細細閱讀起來,只見劫雷仙書上的文字仿佛活了一般,隨著趙易的閱讀化作實體進入他的大腦,只讀了一遍便是將它完全記住。
  趙易暗暗吃驚,“好神,這劫雷功的仙書頗厚,前前后后加起來不下于十萬字,但閱讀起來確實像仙識烙印一樣烙在記憶中,而且一字不錯。”
  放下劫雷功,趙易閱讀起雷云步來。
  前前后后花費了有一炷香的時間,趙易完全記下,將仙書還給葉師兄,說道:“葉師兄,我記下了,書還給你。”
  “好,記得好生修煉,一年一度較量還剩下三個月,到時候切莫弱了我東院的威名。”葉師兄提醒道。
  “是,葉師兄。”趙易應了聲,從藏經大殿出來,牛師兄還在外面等候,趙易一陣告罪,“牛師兄,真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無妨,走,我帶你去美食殿,讓你嘗嘗我雷鳴谷獨有的美食,絕對是仙界一流!”牛闖笑呵呵地說道。
  “美食?”趙易一愣,詫異地看著牛闖,問道:“師兄,我們達到這樣的境界不是早就可以通過吸納仙氣補充身體所需嗎?”
  “這個自然,但我們雷鳴谷的美食殿可不一樣,不僅味道鮮美,能滿足口腹之欲,而且頗具功效,能加速修行,與之吸收仙氣修煉無兩樣。不過美食殿的東西可不便宜,我也是半年才舍得吃一次,今天權當是為你這個師弟接風洗塵了!”牛闖呵呵笑道。
  口腹之欲,趙易并不強烈,但是能提升修為,卻是有些誘惑,隨即跟著牛闖去了美食大殿。
  美食大殿名如其聞,老遠就能聞道一股香味,牛闖貪婪的吸一口香氣,一臉興奮:“趙易,今天你有口福了,有鳴鷺,那可是不多見的仙鳥,我也是好幾年前才嘗過一次!”
  “哦?鳴鷺?那是什么鳥?”趙易好問道。
  “我也說不清楚,反正不是我們這邊常見的鳥,實力不強,但味道鮮美,而且吃了之后心平氣和,特別適合性子急的人食用。”牛闖說道。
  “哦?”趙易微微一詫,笑著問道:“牛師兄,你性子如此平和,不會是因為吃多了鳴鷺吧?”
  “額,這個……還真被你猜對了。”牛闖一臉不好意思的說道。
  “阿……真的阿!”趙易一驚,沒想到竟被自己猜對了。
  “兩百年前,我的性子很急,得罪了不少人,偶然的一次機會吃了鳴鷺,發現心中那團燥火逐漸降了下來,后來每有鳴鷺必吃,久而久之,脾氣就變成現在這樣了。”牛闖解釋道。
  趙易點了點頭,表示了然。
  “走,吃鳴鷺去!像你這樣新加入的弟子要多吃。”牛闖說道。
  “哦?為何?”趙易不解地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