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5)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5)     

不死玄帝1116 一絲反派雷

“對了,我們修雷之人,若是有可能盡可能的多吃一些鳴鷺。【舞若小說網首發】”牛闖說道。
  “哦?為何?”趙易不解地看著牛師兄。
  牛師兄不厭其煩的解釋道:“我們修雷之人,平日需要以雷鍛身,吸收若干外界雷電,久而久之,內火便旺,內火一旺便容易沖動,所以在雷鳴谷一言不合及開打也是常有的事,不過雷鳴谷不允許在門內私斗,但凡想交手,一是出雷鳴谷,二則是向長老高明,上比武場!不過后者頗為麻煩的,而且有時候長老不會同意,所以大家一般都約到雷鳴谷外一決高下,生死也是全憑本事!”
  趙易點了點頭,表示明白,沒想到修雷還有這等不妙之處,不過有鳴鷺如此妖鳥,倒也不懼什么內火。
  隨即,牛師兄帶著趙易來到了美味大殿。
  美味大殿內的人并不多,或者可以說少,只有幾十人,遠不及任務大殿那樣人頭攢動。
  牛闖看出趙易狐疑之色,解釋道:“美味大殿的東西可不便宜,一份簡單的烤肉動則需要上千塊仙石,而規的則需要上萬,不是一般弟子能夠來享用的。”
  “哦,原來如此。那鳴鷺需要多少仙石?”趙易好奇問道。
  “鳴鷺是敗火的絕佳東西,又難以捕捉,一只鳴鷺就高達三萬仙石,若是個頭大一點的,還不止!”牛闖說道。
  “這么貴!”趙易暗吃了一驚,一只鳥就值三萬仙石,真的不是一般的貴!
  “嗯,別看這么貴,還是有價無市,我們快走,別去晚了,沒了。”牛闖說道。
  當即,二人來到買賣的窗口,牛闖也是老熟人,那負責買賣的弟子一見牛闖走過來,立馬喜笑盈盈的喊道:“牛師兄,今天想吃點什么?”
  “你說呢?有鳴鷺當然是鳴鷺了。”牛闖說道。
  “牛師兄,你來的剛巧,正好還有一只,不過個頭卻是不大。”那師弟說道。
  “就剩一只了?”牛闖皺了皺頭,顯得有些不高興。
  “是阿,牛師兄,本來我打算給你多留幾只的,可是你也知道我就這點權利,除了收仙石,其他都做不了主。”那師弟一臉無奈。
  “一只就一只吧。”牛闖也是一臉無奈,隨即付了兩萬五的仙石,因為這只鳴鷺個頭真的有點小。
  鳴鷺裝在透明的砂鍋中,一眼就能看到鳴鷺,去了羽毛的它看起來跟老母雞相差無幾。
  牛闖接過透明的砂鍋,遞給趙易,“給,說好請你吃的。”牛闖要全部給趙易。
  “額,要不一起吃?一人一半?”趙易說道。
  “這可不行!”牛闖來搖頭道。
  “為何?”趙易不解的問道。
  “對了,還沒跟你說如何吃鳴鷺。”牛闖說道:“吃鳴鷺只能一口吞下,不能咀嚼,否則敗火的功效就會大打折扣,所以這鳴鷺只能你一個人吃。”
  “哦,原來如此。”趙易恍然大悟,但是這么只鳴鷺趙易有些不太好意思收下,畢竟自己跟牛師兄才初次見面,如此貴重的鳥還是不要,便是說道:“牛師兄,我才剛入門,尚未開始修煉雷法,這鳴鷺還是你自己吃吧?等日后我修煉了雷法,需要敗火,再吃也不遲。”
  “唉,師兄既然說請你吃鳴鷺就一定說話算話,而且你現在吃才是最好的時機,等你內火旺盛再吃已晚!”牛闖堅持說道。
  趙易退卻不掉牛師兄的美意,只能將鳴鷺收下,放進仙寶戒中。
  “走,回去,基本上都帶你了解到了,你回去先將這鳴鷺吃了,再修煉那兩門仙法,若是有什么不懂得,可到我的屋舍去問我。”牛闖說道。
  “多謝,牛師兄!”趙易初來乍到,得牛闖如此照顧,心中不慎感激,暗暗記下這份情。
  出了美味大殿,二人直東院。
  牛闖回了自己的屋舍,趙易也回到自己的三十三號屋舍,不過回去的時候卻偶見三十二號屋舍的顏如冰顏師姐,趙易喊了聲顏師姐便避的遠遠地,深怕這個顏師姐興起拿自己練她剛學會的雷法。
  顏如冰見到趙易像是有話說,可是趙易避的快,已經到了屋舍門口,她就沒有多說。
  趙易祭出令牌,屋舍的門自動打開,趙易急步走進。
  可是剛一步踏入,一記閃雷便轟了過來,直接擊在趙易身上,頓時半個身子焦了,整個人呆在那里。
  而這時,又是一記閃雷轟擊來。
  全身麻木的趙易卻是動彈不得,眼看著閃雷就要轟在身上,趙易只覺一股吸力,自己直接被吸出了房間。
  良久,趙易緩過神來,見到顏如冰笑盈盈的看著自己,不由一。想到方才那股吸力應該是顏如冰打出的,趙易還是很禮貌地感謝道的:“顏師姐,多謝出手相助。”
  “我美嗎?”顏如冰貿然的問了句。
  “額?”趙易一愕,詫異地看著顏如冰,不明白她這是何意思?勾引自己嗎?但是趙易卻是發現自己竟管不住自己的嘴,不由自主的說道:“美!”
  “趙師弟,既然我美,方才為何躲閃的那么匆匆?原本我是想告訴你第一次進屋舍的時候得小心里面的閃雷,而以你現在的實力,怕是還無法承受住屋里的閃雷!”顏如冰淡淡說道。
  “阿,有這事?”趙易輕訝了聲,詫異問道:“顏師姐,那我豈不是進不了屋舍?”
  “應該如此,除非你愿意每時每刻被劈焦!”顏如冰笑著說道。
  “這個……真的這樣嗎?”趙易皺著眉頭問道,顯得不太相信,甚至覺得方才可能是顏如冰暗中在拿自己練雷法。
  “不信你可以自己試試。”顏如冰一眼就看出趙易的心思。
  趙易怔了怔,決定再試試,反正有顏如冰在場,就算被劈也有她拉自己出來。
  當下,趙易一腳跨進屋舍。
  可是下一秒,一記閃雷,轟的一聲,半個身子又焦了。
  “靠,竟然是真的!”趙易心中暗罵道,又被劈了!
  而暗罵這片刻,又是一記閃雷,另外半邊身子也焦了。
  趙易驚呼,“顏師姐,救我。”
  顏如冰看著趙易,愣愣地就是不動,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咔擦……咔擦……咔擦……”
  一連五六道閃雷劈來,趙易渾身麻木,動彈不得,最后還是因為最后一記閃雷威力太大,將趙易轟了出來,不然他還得在里面挨劈!
  顏如冰就這樣靜靜的看著趙易,不為所動,也不說一句話。
  良久,趙易漸漸恢復知覺,嘴角動了動,不滿地問道:“顏師姐,你方才為何不拉我出來?”
  “你不是不相信嗎?不讓你多劈幾下,你哪會相信。”顏如冰一副認真地樣子說道。
  趙易嘴角抽了抽,暗道:“女人果真不能得罪。”
  “好了,我還有事,你好自為之。”顏如冰轉身要走。
  “等等,顏師姐。”趙易叫住顏如冰。
  “還有何事?”顏如冰問道。
  “顏師姐,如何才能進屋?”趙易問道。
  “哦,這個阿,多挨劈極幾下,習慣就好。”顏如冰輕描淡寫的說道,隨即轉身離去。
  趙易嘴角抽了抽,這算什么回答?問了等于沒問。
  又過了些許功夫,趙易渾身恢復知覺,掙扎著爬了起來,不過看著這間屋舍卻是望而生畏,不敢越過門檻半步,仿佛門檻那一邊就是雷池一般!
  不能進屋舍,趙易只能在門口坐下,自己這算有家不能歸嗎?
  趙易心中好一陣郁悶,但轉眼一想雷鳴谷修煉的特性便釋然了,好像永遠都是在挨雷劈,這屋舍中的雷電如此之威,絕對是修煉的好地方,難怪之前言小可和牛闖師兄都說過資源,原來屋舍中的雷電就是資源。
  想到這,趙易內心也就不糾結了,反而有些興奮,東院是資源最好的院子,自己雖然排名三十三,最后一間屋舍,但絕對要比南院第一間屋舍的雷電資源要好,倒正好可以用來修煉。
  只不過現在趙易的實力還很低,無法承受屋舍中的雷電。
  不過趙易并不著急,他相信不出幾天自己就能用上屋舍內的雷電資源。
  暫時無法進入,趙易干錯坐在門口修煉起劫雷功。劫雷功總共分三個境,第一境雷動驚鳴、第二境雷波洶涌,第三境雷鎮如山!
  雷動驚鳴,是說運轉劫雷功,體內內雷會發出真雷一般的雷鳴之聲。
  雷波洶涌,是說運轉內雷,如波浪一般洶涌。
  雷鎮如山,就要高明一些了,內雷凝聚,一經使出,宛若大山壓來!
  雷云步李明沒有急著去修煉,而是全心撲在劫雷功上面,他現在需要進屋舍,修煉劫雷勁能讓自己的肉身更具備抗雷性。
  趙易靜心凝神,趙易劫雷功上面的描述開始修煉第一境,雷動驚鳴。
  體內內雷躁動,在趙易強大的仙意下開始凝成一團,聚于趙易掌中,一掌拍出雷電躍出,發出雷電驚鳴之聲。
  “額?這就成了?”趙易啞然,他才只嘗試一遍就成了?這劫雷功不會是騙人的吧?
  趙易納悶,仿佛嘗試了好幾遍,發現還真就是這樣,雷動驚鳴。
  帶著疑惑,趙易開始修煉第二境,雷波洶涌!
  內雷分散,在趙易體內竄動,但在趙易強大的意念控制下,一條條內雷乖乖聽話。
  最終,內雷凝聚,形成一條長脈,一經運轉,便如波濤一般洶涌。
  “這……又成了?“趙易這回真的是啞了,又成功了?
  反復嘗試了好幾遍,自己體內的內雷真如劫雷功上面描述的那些特征。
  趙易暗中嘟囔道:“低級仙法就是低級仙法,一練就會,難怪牛闖師兄說其實沒什么用,看來真的作用不大。”
  趙易對劫雷功已經徹底失望,但這功法還需要練,畢竟自己沒有什么攻擊仙法。
  第三層,雷鎮如山!
  嘗試了一遍,內雷凝聚,隨著意念的催動,打出體內,但卻沒有劫雷功上描述的那樣,宛若大山一般的氣勢,只有爆鳴與波涌。
  “這……失敗了?”趙易暗暗驚訝了聲,竟然失敗了。
  趙易又嘗試了好幾遍,都沒有成功,宗覺得在打出內雷的那一瞬間,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仿佛內雷不夠使一般。
  這時,趙易恍然大悟,自己練習劫雷功第一第二兩個境界之所以那么迅速,一遍就成功,原因是體內的內雷強大的一道程度,可以直接施展出這兩個境界,所以一練變成,而卻不足以達到第三境,所以練不成。
  “看來還得多被雷劈幾下。”趙易暗暗說道,只不過他現在還渾身焦灼,不太想在挨劈,打算等好些。
  “對了,都忘了牛師兄贈的鳴鷺,先將它吃了!”趙易這才想起仙寶戒中的鳴鷺。
  當即,趙易取出裝著鳴鷺的透明砂鍋,鳴鷺雖然不是很大,但也有母雞大小,這一口吞下,是不是不太好?
  趙易皺著眉頭,不過牛師兄再三叮囑,他也不能卻了牛師兄的美意,浪費了鳴鷺的藥效。
  當即,只見趙易嘴一張,鳴鷺從透明砂鍋中飛出。
  趙易修煉過天地法相術,肉身可大可小,只見趙易突然之間變成一巨人,一口就將這母雞大小的鳴鷺吃下,隨后又便會自己。
  其實達到仙境,就算沒有修煉過天地法相術,也可以自由控制肉身大小。
  吃下鳴鷺,趙易只覺得胃部一熱,一股暖流從胃部散開,流經全身,他知道這時鳴鷺鳥燉的湯。
  鳴鷺雖然跟母雞似,但實際味道卻比母雞不知鮮美多少倍,這也許是趙易目前吃過最鮮美的東西了,畢竟是仙鳥。
  吞下仙鳥,趙易席地而坐開始煉化這鳴鷺。
  仙人的消化力很強,只不到一個時辰,一整只鳴鷺就完全被趙易煉化吸收。
  只見趙易緩緩舒了口氣,只覺渾身一陣清爽,而原本被雷電劈焦的肉身也徹底恢復過來,宛若嬰兒皮膚一般細嫩,最為重要的是趙易覺得內心一陣平和,仿佛什么事都不能引起他的怒意。
  “不錯,鳴鷺果真能夠敗火,現在渾身一陣清爽,仿佛沒有半點污垢,更沒有半點負面情緒,對修煉而言倒是一件大好事!”趙易暗暗說道,心中對牛闖的感激之情更深。
  “好了,既然肉身已經恢復,就再試試這屋舍中的雷電,總不能有屋不能歸吧?”趙易暗暗說道。
  不過這一回他倒不像之前那么莽撞,直接跨進去,而是走到門檻便伸進一只手臂,不出意料,一雷電砸來,趙易再次渾身一麻,整條手臂焦了。
  不過還好只是一條手臂,并不是半身,比上一回好多了。
  一記閃雷之后,趙易并未縮回手臂,而是繼續挨劈。
  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被劈了兩次,肉身的抗雷性又提升了,還是只因為伸進一條手臂的緣故,被劈的效果減弱?
  不過不論怎么樣,都可以繼續修煉。
  承受了六記閃雷,趙易覺得自己的胳膊越來越失去知覺,他知道這差不多就是自己的極限了,便退了兩步,將手臂從屋中抽了出來。
  整條手臂通體發黑,焦土一片,還散發著淡淡的焦味。
  不過仙力一轉,整條手臂頓時煥然一新,仿佛重生了一樣。
  手臂恢復,趙易并不急著繼續挨劈,而是盤坐下來修煉。
  挨劈的的過程肉身進了不少雷,可是煉化為己所用。
  轉眼,三天過去了,趙易從修煉之中清醒過來,他體內的內雷增加不少,但依舊不能施展劫雷功第三境,雷鎮如山!
  趙易也不著急,反正自己有屋舍這樣好的資源,只要自己肯吃苦,用不了多久就能練成!
  趙易繼續將手臂伸進屋內,繼續挨雷劈,繼續吸收外雷。
  如此往復,足足過了有一個月的時間,趙易發覺自己肉身的抗雷性越來越強,僅僅伸一條手臂進屋內,雷電已不能造成多大的傷害,他決定向屋屋內跨進半步!
  對,半步,不是一步!
  因為趙易還不確定自己的肉身已經能完成承受屋舍的閃雷,若是貿然進去,被劈的肉身失去知覺,又沒有人經過,就只能一直呆在屋內。如此這樣,肯定是要活活被劈死的!他可不相信自己還有那么好的運氣,雷電將自己劈出屋子。
  所以只跨了半步!
  一腳跨入,一腳在外面,趙易嘗試著威力。
  “轟……”
  一聲悶響,趙易早有心理準備,畢竟之前承受過,但這一記閃雷劈下來趙易還是渾身一顫,麻木不已,但卻還在趙易的承受范圍內。
  趙易覺得,以他現在的肉身抗雷性應該還能至少承受兩記才會徹底失去知覺。
  “轟轟。”
  連續兩擊雷劈,趙易的半個身子幾乎失去感覺,在徹底失去感覺之前,趙易將跨入屋內的那只腳挪了出來。
  他不愿意冒險,再多劈一下也許還會有知覺,但若是失去知覺就麻煩大了。
  見好就收,趙易一直都很明白這個道理,該貪的時候就要貪,該收的時候一定要收!
  不然很可能自己把自己弄死。
  半身失去知覺,趙易運了幾分仙元,調息良久恢復過來,隨即開始將進入體內的新雷煉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