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5)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5)     

不死玄帝227 先下手為強

“多多,怎么不穿你那套新買的裙子?黑色背心裙加小外套,很好看的啊。”
  去公司上班,好友兼同事安鳳蘭一見到李多多,就靠過來問。
  那套裙子,是李多多與安鳳蘭一塊逛街時買的,購買時安鳳蘭就說李多多穿那套很好看,說好了今天上班就要讓衣服“上市”,結果今天自己沒穿來,安鳳蘭自然要問。
  “唉,別提了,現在我看到那套衣服就會隔應得慌。”本來很喜歡的衣服款式,但是現在一想到那套衣服,李多多就覺得自己的右眼珠疼。
  “怎么了?”安鳳蘭問。
  “我作了一個夢,夢到我去相親了,碰到一個‘慘絕人寰’的帥哥,氣氛正好,我以為他要kiss我了,結果……”
  “大嬸給你介紹相親對象了?讓你滿意到作春夢也夢到對方了?”
  李多多今年已經快滿30了,公司里的黃大嬸很樂于替人牽紅線,說是李多多長得很漂亮,又是個大好人,作為大齡剩女太可惜了。得知她目前沒有男友,就很熱心的推薦過幾個人選。
  李多多便趁著周末的時間,去參加相親。
  “不是春夢,是惡夢,他把我的右眼珠挖了,替我換了一顆別人用過的眼球。”
  “臥糟,不是吧!你怎么會做這樣的夢啊?那多臟啊!你夢到的是醫生?”
  “是不是醫生我不知道,不過他是用手指直接摳我的眼睛的。”
  “哇靠,那一定是非法行醫!”
  安鳳蘭不愧為李多多的閨密好友,聽到同樣的事情,都只會關注同樣的問題。
  “就是嘛。我也覺得他是非法行醫……不過話說回來,你怎么不問我眼睛痛不痛?痛死我了你知道不。”
  夢境就是這樣,無論在作夢的時候有多么的真實,多么的恐怖,一旦回到現實中,夢境中的一切就會慢慢的淡去,變遠。只需要一杯咖啡的時間,人就能忘卻昨夜的夢。
  李多多飲下安鳳蘭沖泡給她的咖啡之后,再談起昨夜的夢,便覺得那些事仿佛是別人的事情一般遙遠。
  正在聊著,組長過來命大家去開會。
  “多多,安鳳蘭,過來開會了,今天有一名新同事到。”趙光志經過李多多與安鳳蘭的身邊時,眼睛往下一掃,飛快的掃過兩名女同事的臀部。
  “我敢打賭,他剛才yy了我們一下。”安鳳蘭瞪著趙光志離去的背影,撇撇嘴對李多多說。“真不幸被分到他這個組,天天被他吃豆腐。”
  “我以為你習慣了呢。”李多多道。
  李多多與安鳳蘭一起進入這個公司兩年,進來之后便與趙光志是同組,原來的組長離職后,趙光志因為會拍上級馬屁也拍得響的原因,加上他的業績還不錯,就被公司的領導提拔為本組的組長。
  李多多的工作是一名房產經紀人,也就是賣二手房的。她的公司在這個城市,算是規模最大最正規的二手房交易之一。
  這個公司將其下負責銷售的經紀人分為五個小組,每個小組互相競爭,月底時以小組的業績來評優劣。獲得第一銷售業績的小組,整個小組成員的當月整體薪資會被提升20%作為獎勵。而小組內貢獻最多的人,還會獲得額外的紅包獎勵。
  當然,這些獎勵還不包含他們每月所應領取的底薪和提成,以及副利等各方面。
  這些獎勵制度,刺激著每一個小組的成員。每個人都想進入銷售業績最好的小組,為了不影響和降低小組的總業績,每個小組的組長也都想盡辦法的為自己的小組找來最優秀的組員。在組員的優勝劣汰的更替中,一些小組幾乎每隔數月便會辭去舊人,招進新人。
  但不論怎么招,每個小組的規格都是5人制,包含組長在內。
  “咦,怎么會有新人來我們這一組呢?我們組并沒有辭掉人啊。”安鳳蘭奇怪的道。
  李多多所在的銷售組為3組,成員有:組長趙光志,組員李多多、安鳳蘭、沈成、楊欣。除趙光志以外,四個組員的銷售業績都相差不遠,因此,三組的成員也一直很穩定。要么大家一起沖第一,要么大家一起呆在中端,進新人和走舊人的事,似乎都是別人組的事。
  “聽說來的人是實習的,不算正式組員。”安鳳蘭答。
  “實習生?為什么突然要招實習生啊?”
  “我也不知道。”
  公司里有專門的會議室,哪個小組需要開會,便可提前向秘書長申請。趙光志申請了會議室的使用,除了楊欣以外,大家都到齊了。
  “楊欣還沒到?”趙光志站在主講位上,睨著眼看著眾人。
  李多多以為他為了擺出組長的架勢,接下來要對未到場的楊欣一番訓斥,不料他卻很快的偃旗息鼓,聳聳肩裝作很大方的道:“這個楊欣也真是的。算了,大概是路上堵了,我們不等她了。接下來,我向大家介紹我們的一位新同事。”
  “哇靠,他怎么這么輕易就放過了楊欣?”李多多忍不住向安鳳蘭耳語。
  “多多你不知道,在你不在公司的這幾天里,楊欣的變化可大了呢。估計他現在是對楊欣另眼相待了。”安鳳蘭竊聲回應。
  李多多今天上班是她向公司請假兩天,加上清明節放假的三天一共五天回鄉掃墓之后返回來上班的第一天。是以公司里面有一些變化,她還不知道。
  “什么另眼相待?”李多多問安鳳蘭。
  “大家鼓掌歡迎,我們的新同事——穆楓!”
  李多多和安鳳蘭在臺下私語,怎知趙光志竟然會突然念出“穆楓”兩個字。李多多便像是遭遇了觸電一樣,猛的抬起頭來。
  將目光轉向會議室的門口,有人從外面拉開了推拉玻璃門,一步跨了進來。
  “你!”
  李多多騰的一下站了起來,瞪直了眼睛盯著新進來的同事。
  穆楓?穆楓!
  怎么會是他!難道她作的那個,不是夢嗎……
  ********************
  在夢中是相親的男子,卻突然出現在現實生活中。如果過程很愉快的話,李多多也不妨將之稱為“緣分”。可是,那場夢卻是一場惡夢,一看到穆楓的那張臉,李多多就覺她的右眼深處傳來絲絲的疼。
  “多多,你沒看錯吧?真的是他嗎?你夢到那挖你眼睛的相親者就是他?”安鳳蘭驚嘆著道:“我還以為他是醫生呢。對了,你確定你從來沒有見過他?也許你在哪個地方見過他,對他一見鐘情了,因思成夢……”
  “安鳳蘭,我確定,我從來沒有見過他。我第一次見他,就是昨天晚上的夢里!”李多多肯定的道。原本以為醒來夢中的事便離她遠去,沒有想到這個夢卻延續到現實中來了。李多多手心冷汗直冒,難道那個夢,是一個預知的夢?
  穆楓到最后終會傷害她嗎?
  挖眼換眼的情節,只是一種征兆?還是一個具體的事實?
  “多多,這是我替你從人事部拿來的穆楓的檔案,你看看。”見李多多自從見到了穆楓之后,便一直神色不對,臉色蒼白。安鳳蘭從來沒有見過李多多被嚇成這個樣子,她想到的唯一幫助好友的辦法,就是去打探一下穆楓這個男人的背景。
  “多多,你不是經常作夢的嗎?你不是早已習慣了?為什么這次會嚇成這樣。”安鳳蘭悄悄替李多多拿來了穆楓的應聘檔案之后,又替李多多再泡了一杯濃咖啡給她定神。
  “鳳蘭,我以前做過的夢雖然很多,可是沒有哪一次的夢像昨晚的那么真實。我的眼睛到現在還疼!還有,我以前做過的夢里面,也沒有哪一個人……”李多多咽了咽口水,“沒有哪一個人,能出現在現實里的。”
  這才是李多多感到害怕的原因。雖說李多多平時并不迷信,但有些東西,是科學無法解釋的。你可以相信,也可以不相信。李多多現在就傾向于“相信”,這是她的直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