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30)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30)      第三章勾心斗角(11-30)     

不死玄帝230 呂陽飛脫困

黃真坐在電腦前,看著屏幕上某修真論壇,大罵著。
  蠢貨,馬陰藏相,絕對是練偏后的功相。這名為“無名氏大俠”的網友,還真是不可理論。
  黃真為八零后,父母離異后跟著爺爺奶奶過。
  幾年前在省師范學校畢業,后參加招聘考試,在一所偏遠鄉中學任教。
  大學期間,同宿舍幾位大俠全是氣功迷,修真迷。
  黃真受幾位舍友的影響,愛上了煉氣修真。
  在網上看了幾本道藏,跟舍友學了幾手氣功功法,也就開始了修煉,每天晚上都要打坐、入定、煉氣。
  幾年下來,也略有效果。每次入靜后,丹田都有發熱感,氣脹感,也出現過那種所謂陰神出竅的功景。
  但黃真覺得,那可能是自己入靜時間過久了,也可能是因為睡著了,所以產生了那種類似功景的夢。雖然這樣,但黃真卻更加沉迷到修真里了。
  這不,在網上開罵了。
  原來,這幾年,黃真也一直在思考修真功法問題,在網絡發達的今天,修真煉氣的功法在網絡中能查出一大堆。
  黃真試著用各種不同的功法進行修煉,不管是意念、氣功、丹道周天都試過,可效果也就是前面所說的樣子了。
  在黃真的心中,認為可能是現代空氣質量太差,也可能是因為這些功法畢竟是網絡大眾貨,沒有真傳的原因,所以效果也就一直這樣子了。
  于是,起了自創功法的心思。這不,經過若干思考,終于想到了一種功法。
  本著方便各位道友的心思,通過二指神功的辛苦,終于把功法帖完成,剛傳到這個修真論壇,就碰到以前的宿敵無名氏大俠,立刻把他的功法批得完無體膚。于是,網上bbs中,就開始了罵街。
  黃真認為,人體是天地中最完美的形態,修煉中,但凡出現身體發生形變,都是出了差錯的原因。修真,應當以人為本。
  因此,修煉的時候,不應當只修煉丹田,全身各處都應修煉,把全身每個細胞都當成丹田來修煉,如此才能達到最大程度的強化。
  才能做到肉身大成,不生百病,不侵寒暑,減緩身體老化,達到延年益壽,進而達到其他不可知的地步。
  關了電腦,黃真在床上雙盤好,心中氣還不增消盡。良久,心才平靜下來。想到別人不相信,那我自己來練。
  黃真寧心靜氣、放松全身、聽息,吸取宇宙深處的先天真氣進入體內。不知不覺中,黃真已經進入那種玄之又玄的境界中去了。
  就在黃真進入修煉之后,在距黃真不知道有多少位面遠,高出多少個層次的某個界面內,一個神色頹廢,眼神疲倦的中年大漢嘆了一口氣(有讀者說此人是盤古,不是哦!),自言自語道“這個想法不錯!嗯,還需要經過百世的輪回,才能修補完整靈魂上的缺失,我現在幫你一把,希望你到時候也能幫我一把,否則,我只好選擇放棄了!”
  說完這句,此人用悲憫的眼神從銀河系中掃過。看著銀河系中的各種形態的智慧生物,搖了搖頭。
  隨后,此人一指點出,一道灰蒙蒙的光線穿過無窮的距離,無數的空間,徑直射向黃真。
  幾個小時后,黃真意識回轉,準備散內丹中之先天真氣進入全身各處細胞中。哪知異變驟生,黃真只覺得內丹突然急塌,瞬間內丹已經變成一個小點,
  同時,在丹田中有一個黑洞形成,黃真只覺得一陣意思模糊,感覺進入了一個無底深淵,一股強大的吸力拉著自己往下掉,隨后,黃真徹底暈過去了。
  修真界南部,宋國的南部,十萬大山邊緣的仙龍山。傳說此地原本并沒有山,一天,天火盡降,電閃雷鳴,從天上掉下一條巨龍,落地后化為這仙龍山。
  若是有人能從天上看下面,可以看到巨大的仙龍山確實也有點像龍形。當然,具體是否真的是因為巨龍落地而形成的山脈,也已經無法考查了。
  仙龍山連著十萬大山,這里是南荒之地。因地處南方,一年只有春夏兩季。氣溫常年極高,極少有溫度低于十度以下的日子。
  這里山高水惡,有高達數里的山頭,也有著數條水流湍急的河流,從山谷之中穿過。畢竟處于熱帶地區,雨水充配,所以山中樹木生長旺盛,各種高達數十丈,數人才能合抱的古樹隨處可見,各種野果雜樹也很常見。
  山中有著各種惡獸兇蟲,虎豹犲狼,極其危險。凡人進入深處,少有能活著走出來的。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山中的一些奇花異草,名貴中藥,能夠得以安全生長,達到比較長的藥齡。所以吸引了許多膽大有本事的凡人,來此險惡之地采藥。因此常常能在這仙龍山的邊緣深處,看到采藥的凡人的身影。
  在仙龍山的左側,有一條深谷,谷底是一條水流湍急的小河,這谷兩側山高萬丈,崖壁直上直下,崖壁光滑,并無雜草雜木。此谷兩側太過于危險,凡人幾乎不可能下到谷底。
  在山谷的底部有一石洞,洞外一片狼藉,可以明顯看到有爆炸的跡象。進入洞中,可看到此洞由一個主洞和四個側洞室組成,洞中有一些石桌、石床及石椅之類的。而在主洞中的地上,正躺著一個的血肉模糊之人。
  迷糊中,黃真覺得全身巨痛,好像全身骨頭都折斷了一樣,微微動了動手指頭,剛想睜眼,卻又感覺一陣頭部被撕裂的痛楚襲來,頓時,黃真又“幸福”的暈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