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5)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5)     

不死玄帝232 命不該絕

殘陽從西山上斜射過來,地面的一切都罩在一片模糊的玫瑰色之中。
  關小月拎著塞滿資料的公文包,歪歪斜斜地從公交車上走下來。因為手機里的通話內容,她臉上流露出淡淡的憂傷融化在玫瑰色的落日余輝里。
  “你真的不來給我過生日了嗎?明天我就十九歲了,從十五歲開始,你就從來沒在我的生日會上出現過……”關小月抱怨地輕輕嘟嚷,踩著小高跟‘嘎噠嘎噠’地邁著小碎步,聲響回蕩在寂寥的馬路上。
  手機另一頭的關然,一直不停地在道歉。
  “好嘛,好嘛。”關小月眼睛微垂,急急地制止關然,眼鏡片下分明閃爍著淚花。“工作最重要,寄來生日禮物也是一樣的。”
  尖銳的聲音抓住了她的耳朵,關小月驚惶地將貼在耳朵上的手機拉遠,隱約聽到打斗聲-關然正邊工作邊和她通話。還沒來得及跟對方道別,那邊已急急地掛斷了。
  呼-
  關小月鼓起腮幫子,拎著包也不看有沒有車子就橫穿過馬路,到達對面的小區。公寓大樓下停了一輛貨車,搬家工人正往樓上搬東西。
  咦?有新住戶搬來了?
  關小月走進大樓廳堂,習慣性地到右側的信箱區取信。上課的時候,她也就周末回來住兩天,只有在寒暑假期,這座遠離鬧市,被大自然擁抱的高級住宅區才成了她每天來回奔赴的‘家’。
  信箱里除了繳費通知單還是繳費通知單。
  “水電費、天然氣費、管理費……”關小月不得不將沉甸甸的公文包放在腳邊的地上,計算手里那一張張費用單-她已經拖了三個月沒有繳納這些七七八八的費用了。
  從小提包里掏出錢包,銀行卡里的最后一筆積蓄上個月已被‘騙’光了,現金也只剩下三百元大鈔和十幾塊零錢,還差一半的錢才夠繳費,一旦她把手里的費用繳了,那她這個月就只能喝西北風了。
  她長嘆一口氣,撥通手機。
  “喂-”
  “‘蟑螂’,你借我的錢怎么時候還?”
  “快了,快了。”
  “你個二貨,每次都這么說,你姐姐都快沒飯吃了。”
  聽到這樣的答案,關小月氣呼呼地將錢包連同各種繳費通知單塞過小提包里,未料一枚硬幣從沒合緊的錢包里掉了下來,從她的腳邊滾了出去。關小月邊罵手機里的關小悠,邊急急地去追那枚硬幣。
  “你周末打工,寒暑假打工,那錢嘩嘩的往你錢包里鉆,你可是學校里出了名的小富婆,怎么會沒飯吃呢?”
  “錢不都被你騙光了,你個小騙子,小無賴,姐打工是為了養自己,不是給你揮霍......”
  “我的好姐姐哎,那是投資,懂嗎?我可是給你利息的。”
  “p啊,你都投了好幾筆了,錢呢?別說利息了,你把原來借的能還我一部分就不錯了。”
  該死的硬幣,到底要滾多遠?
  關小月貓了幾次身子,都沒能捉住那枚跟她賽跑的硬幣,要不是她缺錢,讓它愛上哪上哪去。
  “還,還,馬上還……”
  “馬上是哪時候?再沒錢,我就要被斷水電斷天然氣了……”
  這無疑給關小月本就糟透的心情雪上加霜,嘴一扁,眼淚就快要掉下來了。
  忽然一只修長的大手攔住了前方滾動的硬幣,把關小月的眼淚給嚇了回去。抬頭看,竟是一個高挑的年輕男子,看著他,她的口水不自覺地流了出來。
  那男子細眉,高鼻,一雙琥珀色的眼眸,閃著睥睨萬物的神采,讓他看起來像只趾高氣揚的波斯貓,優美的櫻色薄唇輕輕上揚,帶了點囂張的味道,所有的五官在他臉上組合成了完美的長相。他的容貌如畫,根本就已經超越了一切人類的美麗。他只是隨便穿套白色的休閑裝,覺得就算是天使,也絕對不會比他更脫俗。
  “喂,你什么不說話了……”
  關小悠聽到手機這頭一下子沒了動靜,怯怯地喊了一句。
  “啊?……”察覺到自己失態,關小月不好意思地擦了擦口水,低聲對電話另一頭的關小悠喝道,“盡快還錢,聽到沒,死蟑螂!”
  掛斷電話,關小月推了推滑下鼻梁的黑框眼睛,沖那位將硬幣拾起的帥哥靦腆一笑。對方上前一步,朝她伸出拾起硬幣的手,關小月急忙抬手去接硬幣,連連道謝。
  “千夜。”帥哥身后的電梯突然開了,從里頭蹦出個棕發大眼的小正太,他直接就爬上帥哥的背,從他的肩膀上探出漂亮的小腦袋,巴眨的眼睛打量跟前的關小月。“好可愛!”
  “哈?”當關小月意識到小正太是在夸自己的時候,臉一紅,呆呆地笑了。
  “下來。”那個叫千夜的男人,聲音清冷而空靈,好似從遙遠的時空里飄來的一般。
  小正太吐吐舌頭,不甘愿地從千夜背上下來,他想到要緊事的指了指樓上。“搬運工把你那只細頸的水晶花瓶摔碎了。”
  千夜眉頭微蹙,轉身進了電梯,也不等小正太就關門上了樓。
  “你們是新搬來的?”關小月好奇地問按電梯按鈕的小正太。
  “嗯。”小正太點點頭,把目光落在那些依舊很賣力往旁邊貨梯里搬家具的工人身上,提醒他們小心點兒。
  關小月回到信箱區取被落下的公文包,折回時正好趕上從樓上返下來的電梯。
  “你幾樓?”關小月在小正太之后進了電梯,對方禮貌地問。
  “十樓。”關小月從锃亮如鏡的電梯門里打量旁邊的小正太,他不過十二、三歲的模樣,面容清秀俊美,棕色的頭發柔軟微卷,他的目光迷離,眼底似乎流淌著紫羅蘭色的光芒,透出頑皮的孩子氣。
  “真巧,我也是十樓。”小正太燦爛一笑,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我叫小喵,剛才那是我表哥千夜。初來乍到,請多關照!”
  “客氣了,若有幫得上忙的,一定的。”別看小喵挺調皮的,卻很有禮貌。不說關小月,任何人都會喜歡這樣的孩子。
  到了十樓,才出電梯,看到工人正往她隔壁的那間房搬東西,關小月先是一愣,然后不確定地問走在前頭的小喵。“你們住1010房?”
  “是啊,有什么問題嗎?”小喵回過頭,問。
  “哦……沒什么。”關小月搖搖頭,心里卻發虛。1010房前兩年出過命案,女主人因為男主人搞婚外情,被女主人半夜亂刀砍死,事后女主人從陽臺上跳樓身亡。這間房自始被認為陰氣重的不吉之地,不說低價轉賣不出去,租房的人一聽說這事,扭頭就走。她這間1011房在事前就被父親買下了,因為她在附近念大學,父親就干脆把這套房子送給她了。平時她膽子就不大,房子擱了一年她才搬進來的,也就是放假的時候來住一住而已。
  回到家里,關小月踢掉腳上的小高跟,光著腳邊從冰箱里拿冷飲邊將沉甸甸的公文包丟進沙發里。敞開的陽臺玻璃拉門外飄進千夜冰冷的聲音和工人頻頻的道歉聲,顯然心愛的水晶花瓶被摔碎了讓男主人很不爽。
  “剛搬進來就遇上這么不吉利的事……”關小月很信鬼怪那一套的說法,砸砸嘴,“估計是被地產中介的業務員忽悠了,不然誰要住進這房子里。”
  不管情況是怎么樣的,空了兩年的空房子終于有了人氣兒。
  仲夏之夜,舒服地吹著空調,關小月在廚房里忙著為自己下面條。吃完晚飯,她還有一堆資料要整理呢。
  面才吃到一半,就有人來敲門了。打開第一道門,她隔著防盜鐵門看笑嘻嘻的小喵,對方雙手合十,一付討喜地模樣。“姐姐,吃過晚飯了嗎?”
  “正在吃呢。”關小月手里還拿著筷子。
  “搬家累了一天,小喵肚子好餓,可不可以在姐姐這里蹭頓晚餐?”小喵藍色的大眼睛里閃爍出凄慘的光,看得關小月一陣心疼。
  “我可以給你下碗面,冰箱里沒什么可以吃的了。”關小月因為不能好好款待對方而臉紅。
  “好呀,那打擾了。”小家伙真的餓壞了,見關小月答應了,高興得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關小月給小喵開門,瞅了一眼空空的走廊。“你表哥呢?”
  “他累了一天,在沙發上睡著了。”小喵三步并兩步地進了餐廳,桌上還剩半碗關小月沒吃完的面,他已迫不及待地坐到位子上。
  關小月見狀,急忙關上門,趕在小喵之前把那剩下的半碗面挪到桌子的對面。“我馬上給你煮一碗。”
  “嗯。”小喵雖點頭,眼睛卻一直盯著那半碗面。
  關小月不禁心生憐憫,那個叫千夜的怎么搞的,再累也得給孩子叫份外賣吧?
  一碗熱氣騰騰的煎火腿面條上桌了,看著小喵狼吞虎咽地吃起來,關小月真擔心他會燙著。
  “真是不好意思,我今天才剛從學校搬回來,冰箱里剩下的那點吃的還是上個星期抽空買了一些回來填補的。”學校一放假,她就直接到‘拓海’公司的廣告部打工了,她剛上大學那會兒,托同班同學阿伶的福,假期借著阿伶姐姐宣雅的關系,她們進到公司打臨工一直到現在。拿的薪水高,事情自然也多。這不,才到公司,就有一堆資料等著她們來整理,這些資料明早開會得用,阿伶約了男友去看電影,經過宣雅同意,她就將資料拿回來整理了。
  “你下的面好好吃,不像千夜的,難吃死了。”小喵吃飽喝足了,摸摸小肚子,感激道,“謝謝你,要不是有你,我怕是要餓到明天早上了。”
  “客氣了。以后有需要,過來吃就是了。”關小月收拾碗筷,到廚房里去洗,小喵說要幫忙,被拒絕了。“一會兒我再煮一碗吧,你帶過去給你表哥。”
  “真的?!”聽到關小月這么說,小喵驚喜,“姐姐人好好哦。”
  “呵,一碗面的事情而已。”
  又煮了一碗面,小喵高高興興地端走了。關小月看看時間已過八點,也不敢耽擱了,立即進入工作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