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4)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4)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4)     

不死玄帝234 取珠

夏周國,商虞鎮。
  天還未亮,月亮西斜,仍舊散發著清冷的光芒,這個偏僻的小鎮仍舊在熟睡中,到處都很安靜。
  突然,一道瘦小的身影奔跑在街道上,噌,看似要摔倒,實則跳躍而起,掠過街道邊的矮墻,輕盈的踏上房頂。
  小院中的看家狗,睜開了眼睛,喉嚨里發出警告的低音,警惕的看向房頂,可是……那里什么也沒有。看家狗四處望了望,生物的本能告訴它一切安好,它低頭,又重新趴下。
  身影悄然踏過一個個的屋頂,快速穿過這個小鎮。
  片刻后,商虞鎮三里外的山丘上,一團光華籠罩著。黎明前最后的月華被聚攏到了這里,使得周圍的天空暗沉了許多,越發顯得這邊光亮。
  月華中間,盤腿坐著個女童,頭梳丫頭髻,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的,到處是補丁,卻也漿洗的干干凈凈。
  她閉著眼睛,擺出五心朝天的姿勢,天地間的月華便如流水般,在她天靈蓋匯聚,鉆入體內。
  猛然,這些月華停頓。
  遠處蒼茫的霧林中,被吸引來一團如霧般的月華,這團月華很稠,仿若有了實質,像一團漿糊,擠進了女童體內。
  良久,月光隱去,太陽將要露面。
  林岱終于睜開了眼睛,漆黑的眸子中,清冷的光芒一閃而過。
  “努力這么久,終于把霧林中的月之精華,引出來一部分。陰冥決,也有所小成了。”
  林岱喃喃自語著,聲音有著不一般的滄桑。
  本不是這個世界的,奈何一朝夢醒,身處他鄉。四年的苦練,終于有了保命的資本!林岱嘴角露出一絲淺笑。
  她翻身而起,還是那道小小的身影,輕盈的奔跑著,玄奧的步伐下,每一步的距離都是相等的。
  只一刻鐘,便從三里之外的山丘,來到了商虞鎮的邊緣!
  路邊有粗壯的樹木,林岱卷起袖子,露出一截藕臂,揮拳爆喝:“千拳!”
  這顆剛成年,才碗口粗細的樹木,轟隆倒在了地面上。麻利的肢解了樹木,捆好了,背上背著,身后拖著樹干。
  小小的身影完全被木材遮擋,步伐不再輕盈,在刻意的偽裝下,變得略有些踉蹌,仿若一眨眼,林岱便會連柴帶人,一起摔倒在地上般。
  剛起來開門的壯漢看到這一幕,雖然習以為常,但還是忍不住問道:“岱兒,要不叔幫你背回去吧?”
  林岱搖頭。
  這一世,六歲喪父喪母,之后的日子,都是靠她背柴活過來的。
  起初,是吃力。
  可是慢慢開始修煉陰冥決,吞噬的月之精華越多,身體也逐漸發生了改變。
  四年過去了,清冷的月華在體內有規律的運轉著,瘦弱的四肢,有種瑩潤之感。雖然看著仍舊瘦弱,可如今,她的力量比壯漢還大,這些木柴簡直是小兒科。
  故意踉蹌的步伐,是為了不顯得妖孽。
  商虞鎮在夏周國的邊境,地理偏僻,中心只有一條東西街貫穿整個小鎮,兩邊是商鋪,在往后,才是居民住的房子。
  太陽懶洋洋的冒出一點,林岱卸下柴木,坐在街道邊上。她是個賣火柴的小女孩,哦,不,是賣柴的姑娘。
  正無聊,隔壁的牛蛋眼睛紅紅的過來了:“岱姐,你騙人。”
  林岱把嘴里的枯草吐了,“我怎么騙人了?”
  牛蛋在身后藏著的手露出來,聲音哽咽道:“都腫了。”
  “噗。哈哈哈哈。”牛蛋的手腫的紅彤彤的,真跟牛蛋子一樣,在清晨的太陽光下,還泛著光澤,“這么有型?跟你名字一樣,煮了還能吃,大補。”
  牛蛋才八歲,覺得大兩歲的林岱無所不能,是心中的榜樣。如今被自己榜樣給輕笑了,“男子氣概”受到了挑撥,小臉騰一下紅了。
  “林岱你騙人,我要跟你決斗!”
  緊緊的捏著拳頭,語氣肅然,頗有一番架勢。
  “決斗?”林岱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一胳膊摟住牛蛋的頭,手指在他額頭上輕輕一點,“直接叫林岱,連岱姐都不喊了?嗯,長能耐了。”
  林岱是活了幾百年,身為修煉者,動作自然而隨意。
  但是牛蛋卻漲紅了臉,被人這樣摟著,之前撐起的氣勢,全部泄了,聲音又重新帶了哭腔,“岱姐,你說的,只要拳頭對著樹,把它想象成自己的敵人,每天揍它,就可以成為強者。大臭欺負我,我把那棵樹當成大臭,可是……”看著自己腫脹的手,悲憤道:“岱姐欺負我!”
  終于把騙人兩字,改成了欺負。
  “噗。”林岱再次忍不住笑出聲音,牛蛋把自己的理論付諸行動了,然后手就成了那樣。
  是千拳。
  笑過后,林岱認真的盯著牛蛋:“你看著。”
  她腿微微彎曲,全部的力量都下壓,蓄積在小腿肚處,當到達一定的臨界點后,力量猛然彈起,從腰到胳膊發力,拳頭驀然出擊,“千拳!”
  擊中目標后,借著反彈的力量迅速收拳。
  發力、揮拳、收拳,一套動作下來,既充分調動身體的力量爆發,又防止被自己的力道震傷,好一個借力使力!
  “看懂了沒有?并不是要你去砸,死砸是沒有用的!”
  牛蛋張大了嘴巴,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被林岱現場揮拳的石頭,中間凹陷個拳頭印!
  “別愣著,再仔細看一下。”林岱教導著牛蛋,重新擺一遍姿勢,囑咐著他,是哪個地方應該使力,“記住了,以后你家的樹就是你的仇人,什么時候打倒了它,你就能成為強者。”
  牛蛋懵懵懂懂的點頭,但仍舊顧慮道:“岱姐,我真的可以成為強者么?為什么爹爹說,只有根骨奇佳的人,才能成為強者,其他一輩子都是凡人,要背著鋤頭下地干活。我不想種地,好累……”
  啰啰嗦嗦,小小年紀,童年的夢想。
  林岱一巴掌拍在他頭上,“信岱姐的,準沒錯,趕緊去練吧!”
  鎮上人做飯的掃地的,出門買菜的,聽了這句話,全都笑了。
  陳海也在行列中,戲謔道:“你又在騙孩子。”
  “我沒有騙!”林岱堅定道。
  “揮拳頭打架,一輩子只是莊稼把式,永遠成不了強者。強者是修煉者,是需要根骨的,可惜,我們商虞鎮……”陳海嘆息著。
  可惜商虞鎮好久沒有修煉者了。
  根骨,呵呵,就連牛蛋八歲,也明白只有擁有根骨,才可以成為強者,縱橫大陸。
  林岱自然也清楚,可是她搖搖頭,對于這套理論,始終解釋不清楚。
  本來就是兩個世界的差異。
  她的世界里,幼童有承受能力后,便可開始鍛煉身體,強身健體。一直堅持下去,會成為拳腳風云的武者,一拳碎山河。或者鍛煉時沖擊經脈,貫通本源,這樣便可吸收天地精華,成為靈者。
  無論哪一種,修煉都是一步步,在痛苦中前進,是需要汗水的。
  而在這個世界里,他們不用承受鍛煉身體、沖擊筋脈的痛楚。但卻要求測試根骨,一個人根骨合格后,才能由師門牽引天地靈氣,貫通他的本源,開始修煉。
  “哎,這里雖然少了修煉的痛苦,可是制約了不少人。”
  能否修煉,都系于飄渺的根骨上,這里沒有“努力便會成功”的說法。
  以上的話不能說,那便不說!
  陳海覺得林岱是固執己見,倒是身旁一華衣青年,對林岱有了興趣:“小姑娘,是誰告訴你,對著樹砸……額,對著樹揮拳,就可以成為強者的?”
  “還用人告訴?每天砍柴,越砍身上越有力氣,這不就是強者之途?!”最淺顯的道理,也是真理。
  “額。”華衣青年撓撓頭。
  一個身著襤褸的姑娘,小麥色健康的臉蛋上,一點紅唇,說的幼稚,卻也有幾分的道理,讓南宮永心里很是糾結。
  “這姑娘,真固執。”陳海是商虞鎮最有錢的,街邊一半的店鋪,都是他家的。或許因為不用在烈日下勞作,所以不同于鎮上老者,陳海面色紅潤,出奇的,沒有老年人的神態,不知情的會以為他是中年人。
  南宮永呵呵一笑:“有意思的姑娘,以后長大了,會更好玩。”
  陳海抬頭看向南宮永的側面,復雜的心思從眼眸中流過,手上的琉璃珠轉動的更快了,良久,心中有了計較。
  一上午的時間,林岱賣光了柴,得到了三十個銅板。
  回到了自己家中,站在小凳子上,燒火,有模有樣的開始做飯。
  不久,小廚房內飄出了一陣香味,林岱端著碗出來,坐在房屋門檻上,吸溜著面條。
  院門處,一個腦袋探進來觀望著,厚厚的胭脂,也遮擋不住她一臉的褶子,“喲,我的乖侄女,真是越長越漂亮,眨眼就變成一朵花兒了。”
  林岱皺眉,她怎么來了。
  自己爹爹還有個弟弟,按著這個世界的規則,對這個女人,是應該喊一聲嬸娘的。
  這個女人來了,準沒好事。
  林岱眼睛抬也沒抬,“什么事,說。”
  林婆娘笑臉貼了個冷屁股,面前只是個孩子,更讓她悻悻然。之前笑容瞬間無影無蹤,甩甩帕子道:“我呢,是看你十歲了,在這個鎮也不算小了,應該找個婆家嫁了,你爹娘不在世,所以……”
  www.booksrc.net域名被墻,更換.CC域名,請大家牢記,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