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26)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26)      第三章勾心斗角(11-26)     

不死玄帝235 南海行宮

叮鈴-叮鈴-
  鬧鐘拼命地在關小月耳邊催促!
  啊,煩死了!
  迷迷糊糊地從被窩里探出腦袋,瞅了眼手機上的時間,已經早上七點零五分了,鬧鐘已兩次重復響鈴。
  一看自己睡過頭了,關小月頓時清醒過來,她從床上蹦起,洗漱更衣、收拾手提包、檢查公文包,最后換上小高跟出門,前前后后花了不到五分鐘。
  等電梯的時候,她將一頭散發束成馬尾,心里默默祈禱能趕上三分鐘后的一班公交車。昨晚整理資料到十一點,好不容易能上床睡覺,半夜卻被貓的慘叫聲驚醒了兩次。這樣的情況還是第一次遇上,她偶爾看到有人牽著寵物狗出去散步,卻不記得有人養了貓。
  電梯門打開了,一身米色運動服的千夜從里頭走出來。她禮貌地打招呼,對方只是清冷地嗯了一聲,從她身邊走過。
  趕時間的關小月也不在意,匆忙進了電梯,可當看跟前的按鍵數字全是亮起的時候,心里不禁燒起一股怒火。
  “這家伙,跟小喵比起來,真是太差勁了。”
  這種情況從來沒有發生過,而且剛才除了千夜外,并無他人。關小月判定這種無聊又惡搞的事情是他所為,也就此對他的人品下了最初步的定論-即便昨天他好心幫她攔住了滾落的硬幣。
  電梯至少還得開開關關的上十八層樓,然后才會從頂層往下,到了十層以前,又是一輪的開開關關。低頭看手機上的時間,要任電梯這般折騰,她肯定是趕不上即將到達的公交車了。到了十一層,她出了電梯,拎著沉甸甸的公文包拐進緊急出口的道梯道,飛快地往下走……
  總算趕上公交車了,關小月大汗淋淋地坐在位子上,透過車窗看那幢漸行漸遠的公寓大樓,柳眉輕鎖。
  今天是她十九歲的生日,一大早就遇上這么惡搞的事情,真是影響心情。
  起床晚了,沒能更提前地到公司做會議前的準備。阿伶已經在會議桌上擺好了瓶裝礦泉水,關小月放下提包就往會議室里送資料,阿伶搭了把手,和她一起擺放資料。
  “今天這會議很重要,客戶很快就來了,見你沒來,我心里都沒底了。”阿伶瞄見關小月額頭上還滲著汗珠,知道她是一路趕著來的。
  “別提了,昨晚好不容易整理好資料,才上床睡了沒多久就被貓的慘叫聲嚇醒,醒過來就很難入睡了,早上鬧鐘響了兩次愣是沒聽到。”關小月苦著臉,“最可氣的是新搬來的鄰居太邪惡了,把電梯按鈕全按過一遍,害我爬樓梯。能趕上公交車,已經很萬幸了。”
  “新鄰居?”阿伶可是關小月家的常客,她知道那層樓只有一套空房,不禁吃驚。“你是說那套鬧鬼的房子有人搬進去了?”
  “嗯。”關小月點點頭,糾正道,“是死過人沒錯,鬧鬼的事別跟著瞎說,我住隔壁沒發覺有什么不對勁的。”
  “可你不也說了那屋子的男女主人怨氣未散嗎?”阿伶也知道關小月家里是干什么的,對她說的那些鬼鬼怪怪的事深信不疑。
  關小月白白眼,壞笑。“小笨蛋,我就隨便說說而已。”
  阿伶正想埋怨關小月拿瞎話嚇唬她,瞅見姐姐宣雅從外面走了進來,立即就收聲了。
  “準備好了?!”宣雅走進會議室,見一切準備就緒,舒了一口氣。關小月做事勤快認真,她還是很放心的。不像她的妹妹阿伶,大多時間就只知道玩兒。
  這次會議就像宣雅姐所說的非常之重要,新上任的年輕總裁龍宇參加了這次會議。關小月還沒回‘拓海’上班前,在學校就常在報紙上看到關于這位龍太子的各種緋聞,那些赤手可熱的嫩模女星,多少都能和他沾上邊兒。昨天在洗水間,她還聽到喜歡八卦的女同事在議論那個叫麗薩的大胸花瓶秘書最近得寵,氣焰越來越囂張了。
  關小月和絕大部分女人一樣喜歡八卦新聞,但她為人內斂,自然不會真的去湊熱鬧,閑著沒事就到處散播。不管新任總裁是個怎樣的人,只要不欠她薪水,讓她能夠維持現在的生計,那就夠了。
  下班回家,關小月在小區里的超市買了生日會需要的食材,回到家就昏天暗地的忙了起來,七點鐘,邀請的幾個同校好友如約而來,因為聽說關小悠也會來,阿伶沒帶上她的新任男友。
  關小悠和關然一樣,都是關小月的家人,實際上卻沒有任何血緣關系。關然是關家的獨子,比他倆大五歲,是哥哥。至于關小月和關小悠到底誰比較大,那就弄不清楚了,他們是同一天被關爸關媽在郊外撿回來的‘野孩子’,身世至今成謎。從小他倆就在輩分上爭,一直爭到關小月上大學,因為關小悠借錢總不還,關小月借機占了便宜,要求關小悠叫她‘姐姐’,沒錢還的小悠只好委曲求全。
  阿伶對高高帥帥的關小悠情有獨鐘,可關小悠對她不冷不熱的,認識了兩年,兩人的關系依舊只停留在普通朋友上,阿伶天性貪玩,縱使她交了n個男友,關小月還是看得出來她對關小悠心思未死。
  關然快遞的生日禮物也準時到了,關小月開門簽收的時候,一只白色的波斯貓從隔壁半掩的門里溜了出來,竄到她的腳邊,用長滿柔順長毛的身體撒嬌地蹭她。關小月將簽單給了快遞員,收了禮物,蹲下身子去撫摸小貓的頭,貓兒舒服的喵喵叫。
  小貓睜著水汪汪的藍眼睛看她,兩只小耳朵軟軟暖暖的。看著模樣乖巧可愛的小貓,關小月忍俊不禁地放下手里的禮物,將小貓抱進懷里。抱起小貓,她才發現它的前左肢上捆著繃帶。
  “你受傷了呀?!”突然想起昨夜貓的慘叫聲,莫非就是這只受傷的小貓發出的?關小月心疼地摸摸小貓的頭,小嘴微嘟,“你這主人怎么搞的,都沒好好照顧你。小喵也是,肚子餓了也不管,太不像話了。”
  咳-
  隔壁門中,傳來一聲輕輕的咳嗽。關小月抬頭見千夜倚在門口,淡漠地看著她,顯然她的話都被他一字不漏地聽到了。
  關小月吐吐舌頭,訕訕地將懷里的波斯貓還給它的主人。
  “小月,你在和誰說話呢?”屋里的阿伶跑了出來,探出半個身子,當瞅見隔壁家的千夜時,口水已流到胸口上了。關小月窘迫地將失態地好友推進屋里,不好意思地沖千夜笑笑,也退進屋里,嘭地就關上了門。
  “嘩喔,那帥哥就是你說的新鄰居?”阿伶臉上流露出色色的神情,摟住關小月的一只胳膊,“介紹給我當男朋友吧?”
  “拜托,別見一個愛一個的,那家伙……很差勁的。今天害我差點遲到。”關小月離開纏著她的阿伶,走進客廳。朋友們都等著她吹蠟燭切蛋糕呢……
  曲終人散,表現上看似快樂的關小月,心里卻別有一番滋味。
  送走朋友們,關小月好不容易將喝醉的關小悠拖到客房的床上。躺在床上的關小悠握著她的手,一次次祝她生日快樂,又一次次承諾很快就還借她的錢……關小月默默地陪在他的身邊,直到他的呢喃越來越輕,最后轉成均勻的呼嚕聲,她才到客廳去收拾殘局。
  有人敲門。打開門,關小月很意外地看到千夜端著一碗鮮紅的櫻桃站在那里。
  “這個碗還給你。”千夜將滿滿一碗櫻桃遞給她時,她才發現那是昨晚小喵端走的那只面碗。見到關小月用迷惑地眼神看碗里的櫻桃,千夜解釋道。“小喵承蒙你的關照,這是謝禮。”
  關小月還沒來得及開口道謝,千夜已轉身離開,進隔壁門時想到了什么的又停了下來,微微側過臉,薄唇微勾:“祝你生日快樂!”
  關小月一怔,隨著她嗯地一聲,隔壁門輕輕地帶上了。
  屋子收拾干凈了,洗了個熱水澡的關小月斜臥在客廳的沙發里,陽臺的拉門被她完全敞開,正好可以看到陽臺外星辰閃爍的夜空。
  其實不用挑明,關小月也知道關然這幾年為什么總是避著自己。他們是兄妹,不管有沒有血緣關系,始終是一家人,除了這層關系,其它的都是不被允許的。
  阿伶曾經自嘲的對她說過,為了不讓自己太想念關小悠,她會將飽和的感情分出去,一點一點的,也許有一天遇上了一個可以取代他的人,她就不會像現在這么難過了。
  關小月覺得這是阿伶在為自己的花心找借口,可仔細想想,每次她和關小悠在一起時看他的眼神,那是很認真的卻也很無奈的。
  關然完美的存在,是她內心給予的。
  “事實上,隔壁的千夜都比他帥。”關小月咕噥,瞄見桌上那碗鮮櫻桃,不禁面色微燙。
  一個新鄰居的心思都來得更真摯,她還能對關然奢望什么呢?
  生日快樂,關小月!
  她對自己祝福的同時,也下了一個決定。
  www.booksrc.net域名被墻,更換.CC域名,請大家牢記,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