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2)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2)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2)     

不死玄帝236 人妖

李翎夏緩緩地睜開雙眼,頓時一陣酸痛感襲遍全身。空氣中彌漫著消毒水的氣味,映入眼前的是一片雪白的墻壁。
  醫院?自己居然還活著?
  她明明記得自己丟下了那一大群纏人的家伙上了去紐約的飛機,可是飛機在空中失事了啊,她還記得保鏢和傭人焦急驚恐的尖叫聲以及她失去意識前的那聲巨響!
  那么她是獲救了嗎?李翎夏動了動,手背上嚯地傳來一陣微微地刺痛,她看向手臂上的針管以及剛剛還沒來得及完全退去的刺痛都提醒著她這一切并不是夢。
  是飛機被及時營救了吧?李翎夏松了口氣,劫后余生讓她忍不住彎了彎嘴角她自言自語地嘆道:“呼——居然還活著,真是太美好了!”
  看了一眼四周的環境李翎夏有些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睛,天,這是什么鬼地方?飛機是在荒島降落了嗎?她現在住的是鄉村醫院吧!怎么會這么破!
  不行,其它的事情之后再說,她必須先找個人把自己弄出去才行。就在李翎夏看見了小圓桌上的電話時,電視機里傳來了讓她目瞪口呆的聲音。
  “下面我們播放的是本臺的最新新聞,原本今天早上飛往美國紐約繼承李氏集團的李家唯一的血脈李翎夏所乘坐的私人飛機在今天早上十點五十分發生空難。此消息一出對李氏集團的內部及股票都帶來了巨大的震動和影響,而由李翎夏的爺爺李箏留下來的巨額財產目前由誰繼承還不得而知——”
  李翎夏地大腦‘轟’一聲,一片空白,耳邊只有‘李氏集團大小姐李翎夏也在今天早上登上了此班飛機目前已確定遭遇不幸’這一句話不停地回放。
  確定遭遇不幸?那她現在是怎么回事?變成一縷魂魄嗎?李翎夏伸出手來掐了一下自己的臉頰。會痛!她還活著啊!
  那為什么——
  她的視線落在床頭的醫療單上。
  姓名:顧夢顏,年齡:23。
  顧夢顏,顧夢顏……
  她明明還活著新聞里播放自己已經死了的消息,她明明就是李翎夏而病床上的醫療單上卻寫著顧夢顏的名字,李翎夏的大腦突然竄出了一個她不敢想象的可能性,猛地從床上坐起來,拔掉了手背上的針頭就要起身。
  門外走進來的年輕女人看見她這樣子驚叫了一聲罵道:“喂顧夢顏你在干嘛!你瘋了嗎?”
  李翎夏的腳步頓了頓,在來的女人面前停了一下,可是對方臉上并沒有其它的變化依舊不停地呲罵著。
  李翎夏用力地推開她沖進了洗手間。一張蒼白的臉出現在鏡子當中,真的和她猜的那樣鏡子中的這張臉對李翎夏而言完全陌生!
  李翎夏依舊有些不敢相信重生這種狗血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她再一次扭了一下自己的臉,可是明顯的痛感告訴她這一切都是真的!她居然真的重生了!而且還重生成了令我一個人!
  李翎夏一瞬間覺得自己的雙腿有些發軟,她將手撐在洗手臺上,不知道怎么形容現在的心情,疑惑、慶幸、迷茫全都交雜在了一起。
  不過這些情緒很快就讓她壓制了下去,在走出去面對剛剛那位年輕女人之前恢復了平靜,至少臉上的表情看起來是這樣的。
  看來,她以后就要以顧夢顏的身份活下去了!
  一邊朝病房走回去她一邊就在思索著剛剛那位年輕女人和這具身體主人的關系,依照年齡來看似乎更像是朋友,但是她剛剛的態度似乎很不好,完全不像是朋友,那等等進去了該怎么稱呼人家?
  最后顧夢顏是決定還是以靜制動。
  一推開病房的門就看見剛剛那名年輕女人一臉高傲地坐在沙發上,見她進來冷哼了一聲,罵道:“顧夢顏你倒是好了吧,活蹦亂跳地都敢推我了?我看醫生說你操勞過度什么的全是誤診吧!沒事就出院別在這里浪費家里的錢!”
  年輕女人的身上散發著濃烈的香水味,一聞起來就是廉價低劣的香水,顧夢顏有些反感地皺了皺眉。不過雖然女人說了很多廢話,但是她還是從這些話中搜索到了重要的信息,她說浪費家里的錢?那么兩個人應該是親人吧?
  既然是親人家里怎么會是這種態度?顧夢顏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沙發上的人,一頭金色的大波浪披散在肩頭,身上是深黑色的豹紋抹胸裙將她玲瓏有致地身形凸顯了出來,不過顧夢顏實在是不喜歡這個人,雖然一般人看起來會覺得她似乎性感動人,但是對于見慣了各色美艷動人的千金小姐的她而言根本沒有辦法入她的法眼,而且那張妝已經濃到看不清她本來面目的臉實在是讓顧夢顏喜歡不起來。
  “喂,你不說話是什么意思!”年輕女人氣憤地推了一下顧夢顏。
  顧夢顏并不是本尊,從小到大就被人捧在手心里都怕摔了的李家大小姐哪里有人敢這樣對她,條件反射地,顧夢顏抬起頭來冷冷地瞥了女人一眼。
  “你——你這什么眼神!”一瞬間年輕女人被顧夢顏的眼神嚇到了,她可是從來沒有見過顧夢言敢抱怨什么,更別說是這樣帶著強烈地警告的眼神了。
  顧夢顏倒是沒有考慮這么多,她只是覺得此刻忍無可忍,看著面前的人怒意滿滿地警告道:“你是什么態度我就是什么眼神。”
  管她是誰,反正惹本大小姐不開心了為什么要和她客氣!她的人生可是沒有退縮和忍讓這種字眼。
  “顧夢顏你——”
  “吵什么吵!”年輕女人的話被門口傳來的尖銳的女聲打斷了,顧夢顏朝門口看去就見到一對中年男女和一個看起來年齡約莫十八上下的女孩子正站在門口。
  年輕的女孩子身穿粉紅色的上衣和粉色的蓬蓬裙,白皙的肌膚,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高挺的小鼻子、粉色的櫻桃小嘴,是一幅標準的可愛的長相。她身邊的中年女人倒是一幅看起來想要盡顯貴婦裝扮的樣子,和顧夢顏剛剛爭執的年輕女人很是相似,不僅僅五官像就連那種硬要讓自己氣質看起來高貴優雅的氣場都是如出一轍,可惜氣質這種東西并不是人想裝就能裝出來的。他邊上的男人倒是長的普普通通一點出彩的地方都沒有,看起來五十歲上下,穿著一套黑色的西裝是前年某個名牌的產品,但是顧夢顏只要一眼就看出來這是高仿的,不僅僅是男人身上的西裝,另外三個女人身上也是或多或少參雜著很多的假貨。
  年輕女人見到來人,一下子就往那邊靠去,指著顧夢顏對男人說道:“爸媽,你看看顧夢顏,我見她醒來沒事就讓她出院不要在這里浪費爸你辛苦掙來的錢。”
  男人臉上露出了為難的神色,看了一眼邊上露出不滿的神色的妻子,對著顧夢顏說道:“思思說的也對,夢顏既然你醒了等等就和爸爸去辦出院手續吧,現在這醫院貴咱們就別再這呆了吧?”
  這又是什么可笑的話?顧夢顏簡直是詫異于這個面前自稱是身體主人父親的話。那個叫思思的就選算了,目前身份不明,可是他不是這個叫顧夢顏的父親嗎?女兒剛剛醒來他居然就因為舍不得醫藥費而要讓她出院。
  想一想,從小到大她那一次磕了碰了整個李家上下不是就和大動蕩一樣!而她現在覺得這具身體一點力氣都提不起來,頭也暈乎乎的一看就知道還很虛弱,他作為父親怎么能夠讓她這樣出院?
  真是替這個叫做顧夢顏的不值得,顧夢顏努了努嘴毫不猶豫地說道:“我還沒有好,我不出院!”
  男人聽了她的話怔了怔,似是不相信女兒會這么說。看了看邊上正翻著白眼的妻子,他說道:“夢顏別讓爸爸為難——”
  看來面前的這個人真的是身體主人的父親,但是他邊上的女人看起來又不像是會擔心身體主人的樣子,難道是后媽?還有這個父親看起來也太軟弱了吧!
  見顧夢顏不說話,男人又握住了顧夢顏的手哀求:“夢顏就當做是爸爸求求你,這醫院咱們住不起,我們出院好不好?”
  顧夢顏不太習慣陌生了的觸碰,不著痕跡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看著面前的中年男人覺得他既可憐又可悲,出不起醫藥費?那他邊上的這個女人為什么還一身名牌?
  想到這個她對男人的同情稍縱即逝,堅持著說道:“要讓我出院就讓我的主治醫生來告訴我,確認我沒事可以出院我就答應出院。”
  “這——”男人看了看邊上的女人,眼神中是詢問的意味。
  女人瞪了男人一眼,對著顧夢顏怒道:“好你個顧夢顏!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我和你爸不付住院費,你拿什么錢住院?居然敢威脅我們,我告訴你你今天要是不出院就別進家門了!”
  “混賬!”從小到大沒有人敢這樣兇過顧夢顏,生氣地她毫不猶豫就脫口而出地怒斥出聲。
  顯然女人對她的話很是不滿,兩人的視線在空氣中交匯迸發出憤怒地火花來。
  之前和顧夢顏吵架的年輕女人皺著眉頭看著顧夢顏,她搖了搖女人地手臂踮了踮腳尖湊近女人耳邊輕聲說道:“媽,我怎么覺得顧夢顏看起來和平時有點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