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26)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26)      第三章勾心斗角(11-26)     

不死玄帝237 佛宗

顧夢顏最終還是出院了,她花了一天的時間弄清楚了現在的自己和之前在醫院里那一男三女之間的關系,男人名叫顧建軍是顧夢顏的親生父親,昨天站在他身邊的中年女人是張穎,是顧夢顏的后媽,和她發生爭執的女人是張穎和顧建軍的大女兒叫顧思思,另一個長的看起來頗為可愛的叫顧可可,是張穎和顧建軍的小女兒。
  也就是說,顧夢顏和顧思思以及顧可可是同父異母的姐妹。
  顧建軍是一名小公司的職員,張穎則是自己在經營一家服裝店,顧思思今年大專剛剛畢業正準備找工作,而顧可可還在一所三本類的學校讀書。整個家庭收入一般的不能再一般,但是張穎還有兩個女兒顧思思和顧可可卻都很喜歡奢侈品。
  顧夢顏坐在自己的房間里看著鏡子中的面容,再看看她今天翻了很久才翻到一件她勉強覺得還算能上身的這一身白色t恤和牛仔短褲,她有些受不了地扯了扯干燥地頭發對著鏡子自言自語道:“天,這顧夢顏究竟是怎么把自己弄成這個鬼樣子的,膚色蒼白,身材扁扁平平一點曲線都沒有,一柜子里就幾件衣服還都是前幾年的款式!老天,為什么我會重生到這幅身體里來!”
  還在自言自語,洗手間的門就已經被人敲響了,門口傳來顧可可不耐煩地聲音:“顧夢顏你好了沒有我還得化妝出門呢!”
  顧夢顏煩躁地將耳朵捂上,走到門邊將門推開來走出去。
  顧夢顏困走到了房間,剛剛在床上坐下來顧夢顏就聽見了洗手間里傳出了一聲夸張的尖叫聲,剛想出去看個究竟就看見了顧可可憤怒地沖進自己的房間。
  “顧夢顏你洗完澡之后不會擦地板嗎!地板那么濕你想摔死我嗎!”顧可可站在房間門口憤怒地罵道,手中的牙杯就這樣直接朝顧夢顏砸過去!
  不偏不倚正好砸到了顧夢顏的額頭上。
  “啊!”顧夢顏揉著自己的額頭惱火地看向顧可可,從小到大養成的性格習慣讓她沒有猶豫地就脫口而出地對著顧可可罵出去了:“你是不是活膩了?”
  聽見她的話顧可可愣了愣,難以置信地說道:“我活膩了?我看是你不想在這個家呆了吧?我告訴你回來之前必須把洗手間的衛生做好不然看我讓爸媽怎么收拾你!”
  “什么?你開玩笑吧?讓我打掃衛生?”拜托,她從小到大連掃把都沒摸過好嗎!怪不得這個顧夢顏看起來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一定是被操勞成這樣的。
  “我會和你開玩笑嗎?別逗了,不是你打掃衛生難道是我打掃嗎?對了,爸媽今晚會提早下班,你早點把飯做好了等他們回來。”顧可可丟下話就踩著自己那雙前兩年的名牌高跟鞋出門了。
  什么跟什么?打掃衛生?做飯?為什么這些字眼聽起來覺得很陌生,這都是以前傭人會做好的事情她怎么可能會做。
  而且聽顧可可的意思是以前這個家里的活都是顧夢顏做的?這顧夢顏就算看起來好像在這個家里沒什么地位,不過她也太孬了吧?但是想到顧建軍的樣子也就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他那么軟弱女兒還想在這個家有什么地位呢?
  過了幾秒鐘,顧夢顏的腦袋一轉露出了一臉自信地笑容,不就是打掃衛生嘛,為什么非要她做不可?打電話找人來做不就好了嘛!
  顧夢顏因為自己想出了這個辦法而覺得自己簡直是太聰明了,她興高采烈地掏出手機撥通了家政公司的電話叫來了家政公司的人來家里打掃衛生。
  三個小時候,顧家已經被顧夢顏叫來的家政公司的清潔員打掃地干干凈凈,雖然這顧家和顧夢顏一直住的私人別墅沒法相比,不過看著家里變的干凈整潔了顧夢顏也覺得心情好了不少,但是顧夢顏房間里有很多已經舊了的家具還有擺設她真的沒有辦法忍受,特別是那一張看起來又土又舊的木床,如果以后要她都躺在這張床上睡覺的話,她一定會每天晚上做噩夢的!
  看著打掃好衛生正準備離開的清潔員,顧夢顏黑黝黝地眼珠子一轉,笑著叫住了清潔員:“請等一下,我想問問您能幫我把我房間里的那張床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擺設都搬去丟了嗎?”
  “您要把家具丟了?”家政人員是一個年輕地小伙子,剛剛從農村出來工作沒有多久,一聽顧夢顏說要把這好好地家具丟了他就覺得可惜了,忙勸道:“小姐這好好的家具您丟了多可惜啊,要是您不喜歡您也可以叫收二手家具的人來把它們收走,這樣子多少還可以拿到一些錢。”
  “還有這么好的事?這么破的家具也有人要?”顧夢顏露出了詫異地神情來,不諳世事的她哪里想到這些又土又破的家具還能再賣錢。
  小伙子看著顧夢顏一臉難以置信地樣子,笑了:“您真逗,這種事情您都不知道嗎?這些舊家具當然能賣錢,而且來收的人還可以幫您把它們搬走。對了,我有一個朋友就是干這個的,小姐您要是真的要賣的話有需要我可以幫您聯系他。”
  顧夢顏知道現在她已經不是曾經那個身價上百億的李氏千金了,而且自己現在也不知道顧夢顏到底是做什么的,有多少錢能用,身上還是多放些錢好,而且換新家具也得要錢吧!
  沒有多想,顧夢顏就對小伙子說道:“那就麻煩你現在幫我聯系你的朋友吧!既然能還錢的話,把我房間里能搬走的家具都搬走吧!”
  “這些東西您都不要了嗎?”小伙子有些吃驚,不過又想到了面前的這位小姐的房間顯然比自己剛剛打掃地另外幾間房里的家具要差的多就也覺得合情合理,他熱情地對顧夢顏說道:“那好,我現在幫您聯系他讓他現在就讓公司的人來搬走!”
  半個小時后,收二手家具的人就到了,不過因為家具太舊這些家具加起來也就賣了不到三千塊錢,但是看著那些礙眼地家具從自己眼前消失顧夢顏就覺得心情好多了,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把整個家都全部重新翻修一遍!
  就在搬家公司陸陸續續地把家具往樓下搬的時候,辦完事情的張穎回來了,她注意到了這些家具都很眼熟,拉住了一個搬運工問道:“這些家具是從哪里搬下來的?”
  “就是樓上的503室。”
  “什么?”張穎聽了之后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她也不顧腳下踩著十公分地高跟鞋就往樓上沖,等到她到樓上的時候,搬運工正從顧夢顏地房間里搬走了最后一張家具床頭柜。
  看著空空如也地房間,張穎一下子就惱了,她走到了優哉游哉地坐在沙發上地顧夢顏面前憤怒地說道:“這是怎么回事?他們這是把你房間的家具搬到哪里去?”
  “搬到哪里去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把它們都賣了。”顧夢顏聳聳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這些家具會被搬到哪里去。
  “賣了?你賣了它們你房間里的家具怎么辦?沒有床你晚上要睡哪里?”張穎用她高八度地嗓音問道。
  “賣了當然是要買新的。”顧夢顏理所當然地說:“不過,沒想到這些家具還能賣錢,雖然只有不到三千塊!”
  “什么?你說你要買新家具?”張穎一下子就怒了:“你哪來的錢?這些家具才賣了不到三千塊,你還敢說!你知不知道換一套新家具要多少錢?你哪里來的錢換家具?”
  “新的家具我剛剛已經在網上訂了一會就會送來,我聽說上網買比較便宜。”顧夢顏也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況不可能像以前那樣花錢,所以便上網買了家具,沒有想到比她想象中的還要便宜,她看著張穎氣呼呼地樣子卻露出了一臉燦爛地笑容說:“還真的挺便宜的,你們要不要考慮把其它家具也都一起換了?”
  “一起換了?”張穎覺得自己地胸口有一團怒火在燒著,她直接用手指用力戳向了顧夢顏地腦袋說道:“顧夢顏你是不是上一次暈倒之后撞壞了腦子撞傻了?你知不知道換一套家具要多少錢啊?”而且,除了她房間里的家具其它家具都是去年剛剛換的,她干嘛要換!
  張穎怎么看都覺得面前的顧夢顏好像從這一次醒來之后性格就完全不一樣了似的,難道是因為真的是之前她們做的太過分,兔子急了也開始咬人了嗎?
  “你有點素質行不行!”顧夢顏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氣勢凌人地說道:“我不過是覺得這些家具一點品位都沒有覺得網上家具便宜建議你一下而已,你不愿意就拉到,居然動手動腳的,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誰啊!”
  “呲——”張穎聽見了忘了自己現在身份一時脫口而出地顧夢顏露出了嘲諷地下笑容:“你是誰?你不就是一個親媽跟別的男人跑了沒人要的拖油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