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2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25)      第三章勾心斗角(11-25)     

不死玄帝238 辯論險勝

林岱清楚林婆娘的意思,她是想著自己長大了,能賣個好價錢了。
  當下站起來,“多少錢?”
  林婆娘道:“一百兩。”
  說完后林婆娘反應過來了,中了這丫頭的圈套,把底細給漏出來了!
  “咳咳。”林婆娘掩飾的咳嗽了聲,走進小院,看看破敗的屋子,蔑視道:“陳老爺保的媒,嫁過去后吃喝不愁,別的姑娘求都求不來的,你就知足吧,山村的丑丫頭,還有幾分奢望……”
  陳老爺,剛才碰到的陳海。
  林岱眼中的寒光一閃而過,順手抄起個斧頭,“你要是還想活命的話,就給我滾!”
  父母死后,第一次來看她,搬走了家中所有值錢物件,那時她沒有能力。
  這第二次主動過來,就是惦記著賣了她。
  林岱動了怒氣,冰冷的眼睛沒了半點溫度,她可不會任人拿捏!她是林岱!
  可是林婆娘不自知,仗著干農活的一身力氣,不把林岱這個“小孩子”放在眼里:“滾?死丫頭片子,我是你嬸娘,你還敢怎么著!”
  囂張的伸手去推,可是摸到了林岱,卻猶如摸到了一塊鋼鐵。
  “哼。”林岱身子一閃,林婆娘趔趄著,摔倒在了院子里。
  “你、你……”林婆娘一咕嚕爬起來,正要扯著嗓子教訓林岱,驀然,一把斧頭到了眼前。
  那斧頭,常年劈柴,刀刃處光亮光亮的,帶著一股兇厲之氣,林婆娘被嚇的愣在原地。
  林岱隨手揮出,斧頭順著林婆娘臉頰落下,削斷了頭發,長長的辮子墜地。林婆娘雙腿顫抖,股中淌出黃色液體。
  “以后別讓我再見到你!”林岱踢在她肥臀上,踹到了門口。
  屁股上的疼痛,讓林婆娘反應過來,自己還沒死,仍舊活著,不由得慶幸!回頭,林岱還拿著斧頭,林婆娘駭得三魂丟了一魂,跑著尖叫著:“娘啊!”
  “哎喲。”臀部一腳不輕,捂著屁股,連滾帶爬的離開了林岱的院子,“救命啊,救命啊!”
  外面是田間小路,林婆娘拐角撞到人身上,拉著他的衣服,藏到了其身后,聲音哽咽著:“救我……陳大老爺,你、你可得救救我!她不能嫁過去,她是個惡魔!”
  不是陳海,卻是陳家一級狗腿軍師:陳管家。
  林婆娘肥膩的身子,整個貼在了陳管家身上,惹得陳管家嫌惡的皺起眉頭:“這么簡單的事情都完不成,笨蛋。”
  眼神示意,身后跟著的兩個家仆,上來把林婆娘拉開。
  解放后的陳管家踏入到林家小院中,院門碰一聲關上,形成封閉的空間。
  林岱就站在院子中央。
  “不認識陳伯伯了?你這么小的時候,我還抱過的。”陳管家比劃了一下,大約不到一歲的時候,只是那時候這丫頭家父母尚在,他還不是如今的“陳管家”,他抱她是他的榮幸,幾年光景,風水輪流轉:“估計你也想不起來了,呵呵,剛才你嬸娘說話可能有些難聽,一百兩銀子,只是給她的跑腿費,想著是你長輩,結果鬧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我現在代表我家老爺,正式過來提親。”陳管家道。
  林岱默然不言,眼睛看著陳管家,卻透過陳管家,看向關的緊緊的院門,以及其身后的兩個壯實的仆人。
  太陽穴暴突,不是修煉者,卻是早上所說的莊稼把式。
  如此的夯實的力量,一個都能敵得過十個普通人!
  這就是所說的正式提親?關門,放狗。只要自己不從,肯定是強逼!
  陳管家道:“今天這媒,說的是為你,可是我們家也能得到好處。明話明說,今天你遇到同老爺在一起的華衣青年,是修煉者,他對你有興趣,而我們需要拉攏修煉者,保證生意。老爺是商人,要保證自己的利益。呵呵,林岱你很聰明,應該知道這對你來說,又何嘗不是一次機遇!”
  陳管家聲音加大了幾分,有種穿透力:“跟修煉者在一起,接觸可不是我們凡人的世界,他們的生活多姿多彩,是你想都想不到的!岱兒,你甘心一輩子窩在商虞鎮,嫁人生子,然后像你嬸娘一樣變成潑婦么?”
  九分真,一分假。
  假就假在,女子跟隨修煉者,那不是情深意切的夫妻,而是可以隨時提取、人體的能量儲存資源!在修煉者的世界里,稱這種人,為爐鼎。
  人體自身的能量,奇妙無比,肆意妄為的索取,導致索取方,也就是修煉者修為迅速增加,但同時,身為爐鼎的女人,要不迅速枯萎,要不在某一次被索取中,肉身爆炸,血骨無存!
  而且這個時間不會長久,半個月,一個月,亦或者長久的:一個季度。
  林岱親眼見過。
  她笑笑,道:“可以做仙人的妻子,這么好的事情?”
  陳管家掩藏心中的輕蔑,傻瓜,仙人的妻子,你沒那資格。嘴上卻道:“是啊,仙人可以帶你飛天遁地的。”
  林岱道:“既然有這么好的事情,怎么不讓三小姐過去。”
  三小姐是陳海的孫女,陳管家的主子,生的貌美,是商虞鎮的一枝花。
  陳管家這時才體會到了林婆娘的囧,這丫頭十歲,心思也太逆天了,這樣誆還誆不過去!
  他佯裝不耐煩,并帶著一點輕蔑道:“三小姐訂婚了。這不剛剛上午,南宮仙人對你有興趣,所以才找的你,要不然,你以為這么好的事情,能到你頭上?”
  南宮,原來那個華衣青年姓南宮!
  “我不想嫁。”林岱面露苦澀,為難道。
  陳管家壓抑著怒火,從牙縫里擠出:“為什么。”
  林岱驀然綻放出一抹笑容,紅唇皓齒,“因為你太丑,還有口臭。”
  驚愕。
  身后兩個壯實的仆人,想要笑,卻又不得不憋著,肩膀聳動著,壓抑著嘴邊的笑容。
  陳管家這時也反應過來了,自己被這個小丫頭給戲弄了!從開始,她就一直在裝傻!哼,從陳家崛起后,陳管家一直作威作福,哪里被這樣羞辱。
  不知好歹的丫頭!
  “今個兒我就帶你去試嫁衣,飛黃騰達后,別忘記了我老頭子!”
  兩個仆人立馬黑著一張臉,一左一右,去抓林岱。
  此時此刻,撕去了偽裝!
  “你們還真看得起我。”林岱露出一排牙齒,手上的斧頭一直沒有松開過,言語間,提起斧頭,爆發出力道,掄起來。
  兩個仆人嚇了一跳,紛紛后退,躲閃:“好大的力氣!”
  “我看你能支撐到幾何!”
  這樣做非常消耗體力,等力氣耗盡了,在他們眼里,林岱仍舊是待捕的羔羊。
  可是,真的會是這樣么?
  林岱輪轉的斧頭,猛然松開,趁著慣性,飛射而出。
  腳蹬地面,整個小小的身體,也猶如利箭一般,緊隨著斧頭飛射而出,直直的向陳管家的胸膛!
  驚駭!
  飛射的斧頭力道很大,兩個仆人拼了全身力氣,才在陳管家胸前攔截下,其中高個仆人的手臂,還被劃開一道,殷紅的鮮血瞬間沾濕了衣袖!
  林岱在空中,雙手緊攥:“千拳,暴擊!”
  陳管家額頭上瞬間冒出了汗水,拳風刮在身上,這種痛覺此刻異常清晰,陳管家眼睛如針芒般盯著林岱。
  那一刻,他伸出胳臂抵擋。
  那一刻,“砰”一聲,鋼與鋼的對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