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4)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4)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4)     

不死玄帝241 好運不斷

聽到秦塵君的聲音,秦興澤的面容上迅速的浮上了一抹奸猾的笑容。這秦塵君名義上是他的三弟,可是朝野上下都知道,這秦塵君也不過是皇帝當年風流的孽種罷了。
  半年前,這個孽種卻不知道從哪里冒了出來,并且取得了皇上的信任,在相認的時候,皇上竟然就要給他封王。
  幸好太子聰明,看穿這個孽種有些癡傻,不能成大事,所以便攛掇著皇上賜了他一個極富有諷刺意味的封號:雍王。諧音便是庸王,以諷刺自己這個所謂的三弟。
  不過秦塵君卻仿若絲毫不在意一樣,欣然受了。
  讓太子驚恐萬分的是,雖然這個孽種看起來有些癡傻,卻在皇上面前十分的得寵,并且在短短的半年時間內拉攏了不少朝臣,其中就有身為丞相的鳳德元。
  秦興澤為了巴結太子,親手設計了秦塵君和鳳晗玉。
  按照他們的推斷,這鳳丞相嫡親的女兒死在了秦塵君的身下,不管原因是什么,兩人之間必定有所嫌隙。
  光是這樣想著,秦興澤心里就是一陣興奮。
  可秦塵君的個子比秦興澤高上一些,他站的位置也十分的巧妙,此刻就算秦興澤伸長了脖子,也是看不見房間里的任何情況的。
  “二哥,你一大早來三弟的房間門口探頭探腦,意欲何為?若是三弟上陳給父皇知道,只怕父皇要不高興了。”秦塵君扁了扁嘴,看上去就像一個被欺負的孩子。
  秦興澤連忙揚了揚手中的圣旨,笑道:“三弟莫急,如今三弟已經是弱冠之年,府里卻無嬌妻美眷照料,大哥和二哥深感焦慮。唯恐對三弟簡慢了,偶然得知三弟竟然鐘情于鳳丞相的大小姐,所以大哥特別頒下這圣旨,想要為三弟娶得如花美眷。”
  秦塵君皺了皺眉頭,臉上委屈的表情更甚了,甚至“悄悄的”看了鳳丞相一眼,道:“二哥誤會了,三弟和鳳大小姐并無私情。二哥可不能如此說,有損鳳大小姐閨譽。”
  秦興澤臉上的笑容更甚了,心里卻狠毒的想著:這傻小子裝起傻來還果真是有一套,人都已經死了,還惦記著什么閨譽。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這傻小子藏得深啊。
  一旁的鳳丞相心里也是十分的不舒服,看著現場那兄友弟恭的兩人,故作憂愁的道:“二位王爺明鑒,小女鳳晗雙雖然已經是二八年華,可在這京城中也是有名有姓的小姐。若是此事傳揚出去,只怕……”
  鳳丞相人老成精,深知有些話不說出來的效果比說出來更好的道理。而他心里卻是在想著,姑且看光王想要玩什么花樣。
  秦興澤偏著頭看了看愛女心切的鳳丞相一眼,朝著鳳丞相拱手道:“整個泰安城的百姓們都知道,鳳丞相是最心疼自己的女兒的了。本王也不敢輕易的褻瀆鳳大小姐的閨譽。只是這如今鳳大小姐已經和雍王生米煮成熟飯了。這圣旨若是不宣讀,只怕鳳大小姐的閨譽果真就毀了。”
  鳳丞相氣的臉色雪白雪白的,顫抖的手指著秦興澤道:“光王,老夫敬你是王爺,時時處處讓著光王。可光王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毀掉小女的閨譽。老夫和你勢不兩立,等圣上還朝,老夫定要啟奏圣上,請圣上做主,為小女討個公道。”
  秦興澤看著鳳丞相那胡子氣的一吹一吹的,心里甭提有多高興了。連忙趁機道:“丞相大人,若是沒有十足十的證據,本王也不會信口雌黃。這雍王就在眼前,鳳大小姐就在雍王的房間中。丞相大人若是不相信,盡可以請雍王將路讓開,本王這就隨丞相大人進去,以證明本王所言非虛。”
  秦興澤一邊說著,一邊得意的看向秦塵君,似乎等著在看好戲。
  丞相卻也不含糊,朝著秦塵君拱了拱手,毫不客氣的道:“雍王,老夫向來覺得雍王憨厚實誠,老夫也不愿意相信雍王會做出此等強擄良家婦女的事情。不過既然光王信誓旦旦的說了,老夫為了小女的閨譽,只好得罪雍王了。”
  秦塵君面有難色的看了看丞相,又看了看光王,目光在兩人的臉上流連了許久,才開口道:“丞相大人,并非小王信口雌黃,在鳳大小姐的確不在本王府中。”
  秦興澤搶先一步說道:“三弟你這就不對了,丞相大人一顆慈父心腸,二哥看了都十分的動容,三弟向來以仁德標榜自己,此刻為何不讓丞相大人一探究竟呢。是真是假,一看便知。”
  秦興澤話音一落,就猛然出手將秦塵君推開了。秦塵君早有準備,一個閃身,秦興澤就踉蹌著沖進了房間內。
  “你……”秦興澤吃了一個暗虧,卻無法發作,只得恨恨的瞪了一眼秦塵君,然后對著丞相扯出了一抹勉強的笑容,道:“丞相大人,這邊請。”
  在秦興澤得意的進入房間的時候,并沒有看見鳳丞相和秦塵君相互交換了一個放心的眼神。
  鳳丞相拱了拱手,道:“王爺先請。”
  秦興澤也不客氣,抬腳就往里面走去。卻迎面走出來一個穿著粗布衣裳,梳著少女發髻的女子。那女子低垂著頭,并看不清容貌。不過瞧著那身段和體型倒是和鳳大小姐沒有什么差別。
  秦興澤心里一驚,這鳳大小姐怎么沒死。事到如今,也只能順坡下驢了,雖然心里有些疑惑,可表面上卻還是得意的道:“三弟,眼前這人不就是鳳大小姐嗎?這人證物證俱在,三弟你這無法抵賴了吧。”
  鳳丞相卻冷哼了一聲,道:“光王玩笑了,老夫身為丞相,哪里會讓自己的女兒穿的如此寒磣。光王這是在嘲笑老夫虐待自己嫡親的女兒嗎?”
  秦興澤這才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子,雖然身段和體型與那鳳晗雙差不多,可細看起來確實形容稍小。而那一身粗布衣服,定然也是出身寒微的人家才會穿著的。
  秦塵君也在此刻略微有些慌忙的跑了進來,十分緊張的將那女子拉在自己的身后,擺了擺手,道:“二哥,你弄錯了。這女子,并非是鳳大小姐。鳳大小姐的確不在雍王府。”
  那秦興澤并不甘心,意味深長的繞到了秦塵君的身邊,笑瞇瞇的對那垂著頭的女子道:“姑娘,本王是光王,也就是你身邊這人的二哥。你若是有什么委屈,盡管告訴本王。本王一定會為你做主的。”
  那女子卻一直低著頭,只能看見她小巧的腦袋輕輕的搖著。而一只小手卻因為緊張用力的拉著秦塵君的衣服下擺,一副見不得生人的小家子氣。
  秦興澤對付這種沒有見過世面的人可是最拿手了,隨即冷笑了聲,大喝道:“大膽賤婢,本王問你話呢。”
  那女子卻哆嗦了一下,雙腿一軟就跪了下來,顫抖而小聲的回答道:“民女……民女……民女并無什么委屈。”
  秦塵君聽到那女子聲音皺了皺眉頭,昨夜里分明記得這女子聲音圓潤而飽滿,怎的今日卻十分的粗啞,難以入耳。
  那秦興澤聽到這女子略顯粗啞的聲音,心中好奇心大作,仍然冷聲道:“抬起頭來。”
  那女子戰戰兢兢的抬起頭,發絲滑落,一張丑陋的面容便出現在了秦興澤面前,饒是秦興澤見多識廣也被嚇得倒退了一步。
  只見她膚色黝黑,在左臉上一塊巴掌大的黑色胎記看起來尤為猙獰恐怖。
  秦興澤抬頭看了看秦塵君,竟然從秦塵君的臉上捕捉到了一絲“嬌羞”的因素。
  心生一計,盡量的放柔了聲音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子跪著倒退了一步,依舊顫抖著道:“民女賤名字,恐污了尊耳。”
  秦興澤想著她這樣的裝束和性子,也知道她的出聲必定不高貴,指不定她的名字比她那張臉還更加的駭人。
  想到這里,秦興澤心里又平衡了一點,步步引誘道:“本王問你,昨夜,是你侍寢的嗎?”
  秦興澤這話說的十分的篤定,從一進來的那一刻起,他就聞到了空氣中那種靡靡的味道。雖然十分的不屑,可為了大計,還是不得不忍住。
  見到那女子嬌羞的點了點頭,秦興澤這才哈哈大笑的拍了拍秦塵君的肩膀,道:“三弟,二哥恭喜你了。”
  秦塵君一頭霧水的道:“敢問二哥,喜從何來?”
  秦興澤指著地上那名女子道:“三弟,咱們雖然是皇家,可卻也不做那等辱沒女子名聲的事情。你如今已經要了人家清清白白的身子,若是不將人家娶過門,豈不是讓世秦皇室蒙羞。眼下父皇不在,大哥和二哥就為三弟做主了,擇日明媒正娶了這位姑娘吧。”
  一旁的鳳丞相的臉皮狠狠的抽了抽,眼前這名女子,可實在是不敢恭維。一面也在著急,鳳晗玉喜歡雍王,若是雍王果真娶了眼下的這名女子,那自己的女兒還指不定要鬧成什么樣子呢。
  昨夜發生的那些意外,丞相也不敢讓鳳晗玉知道,只是讓鳳夫人給她穿好了褻衣,等著她自動醒來。她手臂上的守宮砂還在,就證明她沒有被欺負。鳳丞相還特別囑咐了鳳夫人,千萬別說漏嘴了。
  讓丞相和秦興澤都意外的是,秦塵君竟然還笑著對秦興澤拱了拱手,道:“如此,那就有勞大哥和二哥了。到時候,一定要請二位哥哥來雍王府喝杯水酒。”
  秦興澤大聲笑道:“這是自然,大哥和二哥一定會為三弟準備一場盛大的婚禮。”
  那秦興澤的笑聲還未落下,就聽到一個低低的聲音,道:“啟稟光王,民女不愿嫁入皇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