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30)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30)      第三章勾心斗角(11-30)     

不死玄帝242 送珠

“師傅,我回來了。有好吃的嗎,餓死我了。”
  迎著漫天的晚霞,林巖大步走進玉清道觀。一進大門,林巖就感到家的溫馨,高聲嚷嚷起來。
  玉清觀主青陽子正在偏殿練功打坐,聽到林巖的聲音,緩緩散去功力,睜眼看見愛徒,哈哈笑道:“你個吃貨,知道你快來了,好吃的都給你留著呢。先給我說說,考的怎么樣?”
  二十年前,青陽子去濟州云游的時候,在路邊撿到了林巖。一晃二十年過去了,那個聰明伶俐又調皮搗蛋的小家伙,也長成了一個帥氣的小伙子。
  青陽子一直對林巖疼愛有加視如己出。不過,青陽子沒有把林巖留在身邊繼承衣缽,而是給林巖報了俗家戶口,送出去讀書求學。老道很清楚,讓林巖跟著他當道士太屈才了,應該博取一個更有前途的職業。
  再說了,這個家伙也不是安貧樂道的性格,根本禁不住紅塵滾滾的誘惑,肯定早晚要還俗。
  林巖今年從華南大學政治系畢業,參加了公務員考試,報考了濟州市委辦公室文秘職位。
  揚了揚手中的特快專遞,林巖嬉笑道:“師傅,我的本事你還不清楚,這種考試就是小菜一碟。一不小心,弄了個筆試全市第一。濟州那邊的通知來了,后天面試。”
  青陽子接過面試通知,掃了一眼上面大紅的官印,手捋胡須微微點頭,贊許地說道:“好小子,三百八十人報考,筆試能夠獨占鰲頭,有出息!我已經給你算好了,濟州是你起步的風水寶地,只要好好干,將來一定能夠飛黃騰達,入相拜將也未嘗不可。”
  師徒兩人聊著天,青陽子很快就準備好了晚餐。山中有的是野兔鵪鶉,青陽子手法不錯,熏蒸燒烤樣樣精通。林巖每次回來,青陽子都準備好美味佳肴,讓愛徒大快朵頤。
  林巖一邊啃著紅燒野兔腿,喝著老道自釀的燒酒,一邊添油加醋地說著山外的新聞。
  一壇燒酒喝光,青陽子有了幾分醉意,起身從床底下的樟木箱子里取出一個小包袱。
  青陽子愛憐地看著林巖,意味深長地說道:“巖子,你馬上就要自己出去闖蕩了,有些事情,師傅也應該給你交代一下了。”
  聽到老道這么一說,林巖心里頓時一動。師傅雖然仙風道骨,畢竟還沒有成仙。
  林巖心情坎坷地說道:“師傅,你老人家不會要圓寂吧。”
  老道苦笑著搖搖頭,說道:“巖子,你是道家弟子,說話辦事不能亂了門派。圓寂是佛門的說法,師傅死了那叫羽化成仙。不過,師傅道行還淺,羽化早著呢。”
  林巖松了一口氣,老道是他在這個世界上的唯一親人,可不舍得讓老道羽化飛升。
  老道打開包袱,里面是一套嬰兒服裝,上面放著一塊玉鎖。老道鄭重地說道:“巖兒,二十年前,我撿到你的時候,這是你的全部家當。玉鎖上面有個林字,我給你取名林巖。
  你是我在濟州撿到的,你很快就要到濟州工作,如果有緣,說不定能夠與家人團聚。”
  林巖擺擺手,動情地說道:“師傅,你就是我的親人,我不想與任何人團聚。”
  林巖自幼在玉清道觀長大,無拘無束,根本沒有任何父母家人的概念,老道就是唯一親人。再說了,父母既然狠心把自己給扔掉,又何必與他們團聚?
  老道自然明白林巖的心情,心平氣和地說道:“巖子,不是萬不得已,誰家父母舍得把孩子扔掉?萬事隨緣吧。師傅在玉清觀住了二十多年,也想出去云游云游了。”
  一聽師傅要出去旅游,林巖笑道:“師傅,等我發了工資,給你老人家買一個千里傳音器,無論你走到天涯海角,我們師徒都可以隨時聯系了。”
  老道自然清楚林巖說的千里傳音器是什么東西,苦笑道:“我一個百歲老道,帶一個西洋玩意,豈不讓人家笑話我道家不倫不類。哎,如果祖師爺的千里傳音秘技不失傳、、、、、、”
  林巖給老道斟滿酒,笑道:“師傅,你老人家好好修煉,爭取把祖師的千里傳音給發掘出來,那可是真正的環保低碳通訊方式,絕對沒有輻射。到時候,啥聯通移動的,想賺咱一分錢電話費都沒門。
  不過,你老人家已經修煉了百年,也應該悟透與時俱進大道了。你看人家佛門弟子,早就實現了辦公現代化,聽著mp3就把錢賺了。
  看看咱的玉清道觀,還沒有通電,晚上還要點蠟燭,典型的貧困地區啊!你老人家風水相術高深莫測,只要想掙錢,達官貴人還不把玉清觀大門擠破?
  青陽子道長成了大款,我也跟著沾沾光,弄幾身行頭武裝武裝,不用再穿地攤貨了。”
  青陽子抬頭看看林巖,一臉高深地笑道:“你小子是不是在外面有了相好,開始講究起來了?”
  一聽老道提起女人,林巖無奈地擺擺手,非常不滿地說道:“師傅,我是被你給害苦了,讓我練什么不好,非得練童子功!找女朋友?有那個心也沒有那個膽啊!”
  林巖從五歲開始跟著老道練功,修習道家內功秘籍《周天訣》。《周天訣》屬于童子功的一種,在沒有打通周身經脈之前,絕對不可近女色。
  按照老道的說法,一旦破戒不但多年苦練的功夫毀于一旦,對身體更有莫大的危害,重者縮陽不舉,修煉《葵花寶典》都不用自宮。
  青蔥少年時代,林巖沒有感覺童子功有什么束縛。到了大學,林巖開始意識到,自己上了牛鼻子老道的賊船!
  林巖身材高大,相貌俊朗,完全符合女生們白馬王子的標準。高中的時候,就有女生給寫紙條。
  從大一到大四,不知道有多少漂亮女孩對林巖進行倒追,其中不乏系花校花級別的。
  只是可惜,林巖有童子功在身,對自己的定力又有自知之明,哪里敢接招,對這些人間尤物只有避而遠之。
  四年大學下來,絕大多數同學都完成了從男孩到男人的蛻變,林巖卻始終是童男子一個,連女孩子的小手都沒有牽過。
  既然已經上了老道的賊船,想下來沒有那么容易。林巖對牛鼻子老道一邊抱怨,一邊在老道的指導下專心練功,爭取早日功成出關,了結變態的童子功。
  青陽子喝了一口酒,輕描淡寫地說道:“巖子,我忘了告訴你,其實,三個月之前,你就已經打通了全身的經絡,不用再禁忌女色了。”
  林巖差點把一口燒酒噴在老道臉上,痛心疾首地抱怨道:“師傅,我是你的親徒弟嗎?三個月啊,我至少能夠在大學里談一場戀愛,向那些小女生證明我是真正的男人!”
  大四的時候,一名系花對林巖瘋狂倒追。林巖不敢接招,找了種種借口進行婉拒。系花苦追不成,感覺很沒有面子,惱羞成怒,在女生中散步謠言,說林巖只是長了一副帥哥的皮囊,其實根本不算男人。
  按照小女生們演繹的版本,林巖之所以躲著女孩子,就是那活只有小蚯蚓那么大,羞于在女孩子面前顯擺。
  林巖是政治系學生會主席,經常參加活動,看著美女們怪異又可惜的眼神,林巖只有苦笑。等到貧道功成出關之后,一定讓你們見識見識什么叫猛龍過江。
  青陽子又喝了一口酒,哈哈笑道:“巖子,好飯不怕晚,天下的美女有的是,只是緣分未到。
  有了這十五年童子功,你小子將來受益無窮啊,可以體會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到了那時候,你小子就想起師傅的好了。”
  林巖發現老道笑的有點怪異,從來沒有這么猥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