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4)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4)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4)     

不死玄帝267 強行逼迫

天道宗的內宗和外宗不同,雖然這里同樣也會屬于天道宗,但是比起外宗而言,這里完全是另外一個世界,一個真正修士的世界,想要在這里生存下去要么擁有不俗的實力,要么就只能依附別人,強者為主,弱者為奴,這就是內宗,等級觀念非常的森嚴,這也是為什么元神境修士會對罡氣境修士一臉不屑的緣故。
  楚王朝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一個世俗王朝,比起趙易走出來的那個天武國大幾百倍,雖然這只是一個沒有修士的王朝,但是因為楚王朝掌握著一國的資源,人才的緣故早在天道宗把分宗建立在這個世界上的時候楚王朝就已經立足于此了。
  所以發展至今,楚王朝在天道宗的內宗已經是一個龐然大物了,許多外宗修士都是從楚王朝走出來的,只是因為資源限制的緣故楚王朝在發展到一定的規模之后就不能再繼續擴充了,只有唯有原有的勢力,但是因為底蘊深厚的緣故屬于楚王朝一脈的元神境修士在內宗占了一個極大的份量,若非天道宗只是一個分宗,一些元神境修士后期的人會去總宗說不定現在的天道宗已經易主了。
  拓跋鋒身為拓跋一脈的當家人自然是擁有極大的權勢,不過饒是如此在他聽到九轉金身決這門修煉之法之后也不禁怦然心動。
  能十倍增加自身法力的逆天法門沒有哪位元神境修士不心動,倘若能得到那么實力將翻數倍,成為元神境當中的頂尖人物。
  “西門小凡,你所學的九轉金身決是交還是不交?”大殿內,坐在主位上的拓跋鋒聲音威嚴,帶著不容拒絕的口氣。
  此刻的西門小凡渾身有些狼狽,惶恐不安的站在大殿中央,她看著周圍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修士不禁感覺到了一股森然的寒意,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無意中透露出來的九轉金身決居然會讓整個楚王朝的修士都為之翻臉無情。
  “我雖然學了九轉金身決..但是這門修煉之法是傳不了外人的,你們都學過道術應該知道。”西門小凡輕咬著嘴唇說道。
  “拓跋鋒,西門小凡說的不錯,越是高深的武技和道術就越加難以用語言來傳授,必須通過玉牌才能學習,這還是一些比較容易學習的道術,倘若是那種珍貴無比的道術用玉牌都學習不了,必須通過一些特殊的辦法才能學習,譬如最常見的醍醐灌頂,直接用元神念頭傳授,以及把道術封印在某件能承受這強大念頭的寶物當中,西門小凡學了九轉金身決我想肯定得到了高人的念頭傳授,你現在要想讓她交出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一位西門一脈的元神境修士說道。
  西門小凡好歹也是他一脈的修士,如果這時候不施以援手難免讓其他西門一脈的弟子心寒,不過他也說的沒錯,當初西門小凡和皇甫俊,趙易等人就是得到了傳承才學會了九轉金色,而不是被人言傳身教的。
  拓跋鋒語氣之中的威嚴不減:“既是傳承,那必有傳承之處,西門小凡將那傳承之地說出來我可以放你一馬,否則我必將你交予我拓跋一脈的法相境高手,讓其摧毀你的意識強行掠奪法門,不過這樣的話你必定難逃一死。”
  法相境高手可以憑借著元神的強大直接占據境界低下的修士意識,知道想要的一切。
  皇甫一脈的一位元神境高手開口道;“整個天道宗法相境高手就只有天道宗的宗主一個,你拓跋一脈的確出過法相境高手,但是這樣的高手都已經去天道宗的總宗了,你想要請回來只怕是沒有那么容易,而且九轉金身決的事情干系重大一旦傳到了天道宗總宗那些人的耳中不知道多少法相境高手會聞訊而至,到時候整個楚王朝都將遭受滅頂之災,你這么做風險太大了,我不會同意的。”
  “九轉金身決我勢在必得,只要能得到這門發覺莫說這個天道宗分宗,幾百年后這偌大的星辰之海都將都我們的赫赫威名,這門法門我拓跋一脈是不會獨占的,一旦拿到定會分與諸位作為我們楚王朝的傳承之寶留下來,讓我們的子孫后代擁有威鎮寰宇的機會。”拓跋鋒淡淡的說道。
  此言一出,大殿中的所有人都為之心動。
  如果真能拿到這門法門的話犧牲一個西門小凡倒也值得,一個罡氣境的弟子換來整個楚王朝的千秋萬世這筆買賣豈有不做之理。
  “西門小凡拓跋鋒說的一點都沒錯,本來是一個人得到了機緣我們這些做長輩的是不會貪圖的,但是這事情實在是干系重大,你還是將那得到傳承的地方說出來吧,如果我們能找到這九轉金身決你也能安然無恙,非但如此我們楚王朝還會獎勵你一大筆的資源,要多少丹盡管開口,我們絕對不會虧待你的。”剛才那位的元神境高手開口道,他叫西門德是西門一脈的當家人,身份地位和拓跋鋒一樣,本來他是想幫一幫西門小凡的,但是事情都到了這份上如果自己一意孤行的話那絕對是損害了整個楚王朝的利益,很多元神境修士都不會答應。
  西門小凡此刻惶惶不安的說道:“得到機緣的地方我可以告訴你們,但是那里的機緣已經沒了,當初我得到之后就把那里給毀掉了,就算是你們去了也沒用。”
  她說的是實話,得到九轉金身決的地方的確已經毀了,所以現在會這門法門的人就只有當初趙易等人了。
  拓跋鋒微微皺起了眉頭:“殺雞取卵,你倒是做的夠絕的,不過我也預料到了這點,如果換做是其他人無疑之中得到了如此大的機緣肯定也會獨占,怎么可能放在那里供其他人分享,西門德,皇甫立你們也聽見了,既然是這樣那只有用一開始的辦法了,法相境高手我會去聯絡,不過想要從總宗返回這里估計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也許是十年,也許是二十年,在這段時間內我會在我的長興峰上劃出一塊地方將她囚禁起來。”
  “也只有這樣了..”西門德緘默了起來。
  皇甫一脈的當家人,皇甫立淡然道:“我沒有意見,為了我們三脈的未來也只有這樣做了。”
  西門小凡聞言頓時一臉死灰,囚禁十年,二十年這簡直就是生不如死,而且以拓跋鋒的手段自己連自殺的機會都沒有。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