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4)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4)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4)     

不死玄帝275 轟走

聽到趙易的話楊開頓時一怒,猛地一拍案幾:“好大的膽子,你是什么人居然敢這樣和我說話,轟我出去?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膽,我可是在為天道宗的宗主辦事,你得罪了我就是得罪了天道宗,以后你休想在天道宗待下去,我看無知的人是你才對,不要以為你也是元神境修士就可以攙和這件事,我告訴你,你還不配。”
  趙易嗤笑道:“我配不配不是你說了算,我再重復一遍慕青已經是我的道侶了,不會同意做那個季風的道侶,叫他死了這條心。”
  “好,很好,沒想到這節骨眼上還有人敢公然和天道宗的宗主作對,你叫什么名字?”楊開怒道。
  “記住了,我叫趙易,以后報復的時候別找錯人了。”趙易說道。
  楊開冷笑道:“原來你就是得了獵妖比試第一,并且斬殺了呂陽飛的趙易,倒是聽說過你的名頭,還以為你是一個聰明人,沒想到也是一個蠢貨,明知道我的背后是天道宗的宗主還敢如此放肆,我不管你是不是慕青的道侶,總而言之我要告訴你,她做季風的道侶要做,不做也得做,你如果要橫插一腳的話只會是落個橫死,現在你要是離開的話我可以當這事情沒有發生過,季風也不會在意慕青的紅丸是不是還在。”
  “閉嘴,我慕青要和誰做道侶是我的事情,那個季風想要和我結為道侶簡直是癡心妄想,一個胸無大志的紈绔子弟有什么資格染指我?”慕青亦是冷喝道:“趙易已經說了帶著你的東西滾,我是不會答應這事情的。”
  楊開怒笑道:“慕青姑娘昨天你還答應好好的,沒想到今天就變卦了,看來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這個趙易而起,很好,今天的事情我會傳回去,我倒要看看這個趙易還能快活多久,他的確是修煉快沒有錯,但是在天道宗卻沒有任何的勢力,對付這樣的人簡直就是手到擒來,今天本以為不會有什么事情發生所以下聘的就只有我一個元神境修士,不然的話今天就能把趙易擒回去,讓他給宗主磕頭賠罪,我們走,明天再來。”
  “不送。”慕青說道。
  楊開哼了一聲,帶著屬下便匆匆離去,他也不笨,自己勢單力薄不宜在這里起沖突,不然吃虧的只會是自己。
  “站住,東西帶走。”趙易說道。
  楊開戲謔道:“慕青遲早會收下的,今天姑且留在這里,免得下次來的時候再帶上,哼,不知所謂的東西,等死吧。”說完重重的一甩衣袖。
  “我說讓你帶走你就帶走,廢什么話。”趙易此刻的心情也不太好,目中精光一閃直接動手,隔空一抓那些所謂的聘禮在法力的宣泄之下好像一場流星雨劈頭蓋臉的就落到了楊開的身上。
  “不好。”楊開臉色驟變,急忙運氣法力抵擋,但是他發現這些飛來聘禮的上面說夾帶的法力實在是太強大了,完全不能抵擋。
  “轟轟..”
  一連串的巨響出現,楊開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被跌飛了出去,在地上滾了幾十圈方方才重重的撞在一塊巖石之上停了下來。
  趙易飛出殿外冷冷道:“今天只是給你一點教訓,回去給那個季風傳個話,讓他最好不要打慕青的注意,否則呂陽飛就是他的下場,當日我還是一個罡氣境的時候就敢和元神境修士對著來,現在你覺得我會怕他不成?”
  “呸。”楊開吐了口血痰掙扎的站起來哈哈大笑道:“好,好一個趙易,居然敢讓我滾出來,這恥辱我不會放在心上的,因為你活不過明天了,我不會為了一個死人斤斤計較。”
  說著在屬下的攙扶之下急沖沖離去,生怕再一次被這趙易轟上一次。
  這一下就險些要了性命,如果趙易惱羞成怒再來一擊只怕是真的無法活著離開飛來峰了,所以也不敢繼續刺激他了。
  趙易見其逃似的離開了臉色微微緩和了下來:“到是一個識時務的人,不過狐假虎威也得看什么地方,倘若這里是天道宗之外一個呼吸的時間我就能斬了他,豈會說這么多的廢話。”
  “趙易,這次把這個楊開打跑了可算是徹底得罪了季風那些人了,雖然天道宗的宗主不會出手,但是以他們的勢力想要對付你還是很容易的,萬一明天來十個八個元神境修士那可怎么辦?”慕青擔憂道。
  “放心,我會處理,這事情你不要管。”趙易說道,不過說實話他心中也沒有什么更好的注意,只是這話不能當著慕青的面說。
  慕青說道:“如果真要動手的話我不知道能靠著父親的名聲能請來多少人幫忙,但是我會盡力而為。”
  “我先離開一趟,明天再來你這里,既然要對付我,那我也不能坐以待斃,我倒要看看這個季風有什么能耐。”趙易說完也沒有遲疑直接掠走,準備去想想對策,而在他往外宗去的路上忽的有一位元神境修士似乎發現了他,遠處疾呼道。
  “趙易,等等。”
  “嗯?”趙易身形一滯。
  王忠寧急沖沖的飛了過來:“趙易,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已經找到呂雉。”
  趙易說道;“這的確是個好消息,只是來的有些時機不對,不過你找到了呂雉和我說什么?難道出什么變數了。”
  王忠寧尷尬笑了笑:“什么事情都瞞不過你,的確是出了點變數,這個呂雉我雖然找到了但是卻不敢對付她,她已經投靠天道宗宗主了,現在就在宗主的二子一個叫季風的元神境修士的山峰上,你也知道這事情和宗主扯上了聯系不太好下手,鑰匙的事情只怕是難了..”
  “又是季風。”趙易臉色微微一動,還真是冤家路窄,先前那個楊開就是季風派來下聘的,剛剛被自己轟走,沒想到那個呂雉也跑到季風那邊去了。
  只是仔細一想卻又理解了,呂雉在面對拓跋鋒,王忠寧等元神境修士的追殺肯定是要找一個勢力極大的人才能保住她,而在天道宗內有這個資格的人除了天道宗的宗主之外便沒有其他人了。
  “難怪呂陽飛死前會說呂雉會投靠一個自己不敢得罪的人,原來他指的就是天道宗的宗主,這下兩件事跑到一起來了。”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