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5)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5)     

不死玄帝280 自動請纓

對于封印在這冰層之中的機緣趙易覺得在短時間內是沒有辦法得到,因為他化不開這個冰層,但是這次的進來能得到一件中品道器還算是很不錯,沒想到這里的這個聲音會幫助自己,還以為這個聲音只懂得算計別人。
  “在天道宗人其他的元神境修士只怕是還弄不到一件中品道器,現在我手中有一件憑借著現在的實力雖不敢說可以媲美元神境后期的修士,但是擊敗元神境中期的修士卻是沒有任何的問題,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是一件中品攻擊型道器,如果是防御性道器的話我現在打十個都沒有。”趙易心中想到。
  攻擊型道器雖然能增加戰力,但是遠遠比不上防御型道器有用,真正和別人動手的時候有一件防御型道器絕對可以讓你利于不敗之地。
  既然能不敗,難么就一定可以取勝。
  “明日飛來峰之行有這件道器相助我想局勢會對我比較有利,雖說內宗的修士比較看重權勢但如果我的實力足夠強,權勢也不管用,那個季風倘若真想逼迫慕青結為道侶也得看看我手中的這把刀夠不夠鋒利,我可不會管你是不是宗主的子嗣。”趙易看著手中的黑煞刀心中想到。
  沒有多停留,他很快帶著這件中品道器離開了界門世界。
  才剛一出來屋內的小紅就迫不急的走了過來道:“趙大哥找到呂雉的行蹤了,那個武幫的什么千云公主已經派人傳來了消息。”
  “武幫?沒想到小小一個幫派居然也能有如此靈通的消息,不過這事情我已經知道了。”趙易說道。
  小紅說道:“呂雉投靠了那個什么宗主的兒子,趙大哥你有沒有想到什么好主意對付他們?實在不行就算了吧,呂陽飛已經死了,一個罡氣境的呂雉對我們而言夠不成威脅,而且現在的呂雉不管對內宗的哪個人來說都沒有了利用的價值,就算是想要對付她也不急于一時,很快她就會成為喪家之犬,到時候等她沒有了依仗我們再下手也不遲。”
  “這事情沒你想的那么簡單,你還是不要管了,我會去處理的。”趙易說道。
  小紅正色道:“不行,我現在已經成為了元神境修士了,有些事我可以自己做主,對付呂雉我可以幫忙,如果趙大哥相信我的話你可以把呂雉交給我處理,我保證在幾個月之內將其殺死,絕對不會再放她跑了,現在呂雉還不知道我和你的關系,她還以為我是她忠心耿耿的婢女,所以我可以很輕易的就接近她,以我現在的修為一旦讓我找到機會她必死無疑。”
  聽的出來,她很急迫的想要證明自己能力。
  其實小紅比誰都清楚,雖然現在自己已經成為了元神境高手,但是畢竟是屬于趙易的女人,如果不能展現出價值和作用,以后只怕是免不了落個被拋棄的下場,當然這個拋棄不是指趙易會做負心漢直接將她趕走,而是隨著修士走的路越來越遠,所接觸到的事物越來越多,最后一些老舊的東西就會被遺忘。
  這是大勢所趨,不是人為可以改變的。
  小紅的打算很簡單,那就是陪著自己最心愛的男人盡可能的走更遠。
  “說話這么硬氣,是不是上次還沒有把你教訓夠?”趙易瞪了她一眼;“我說了這事情沒有你想想中的那么簡單,呂雉一個人牽扯的東西太多了,幾乎引來了天道宗所有有頭有臉人的關注,你區區一個元神境的女人能做什么?”
  身為上一代宗主的女兒慕青在天道宗的權勢之下都無力反抗,險些就要成為了別人的道侶,小紅要是攙和進去豈會安然無恙。
  “那你最起碼也得把我帶去,如果有是事情的話我還能起到一點作用。”小紅依然不死心的說道。
  趙易說道:“你剛才也說了呂雉還不知道你已經是我的人了,所以我打算暫時把你潛藏起來留作后手,萬一我真的弄不死呂雉你再出手,如何?”
  小紅想了一下,只得有些無奈的點頭道:“好,我聽你的,那你一切小心點,現在我們已經不是在呂家了,沒有必要為了一些舊仇去拼死拼活,我還沒有給你趙家留后呢,如果你有了什么事情我以后只怕是沒有臉在地下見伯父伯母了。”
  說著有閉著眼睛靠在了男人的胸膛上:“你明天去內宗今天晚上如果沒什么事情的話我陪你睡,那個曼香公主就別叫她了,這個女人一臉狐媚指不定什么時候就會紅杏出墻,給你戴綠帽子,玩玩就行了別太照顧她,這種女人是得不到她真心的,她只是在拿身子換資源,和那些青樓女子沒什么區別。”
  趙易只是笑了笑并沒有說話,實際上曼香公主給人的感覺的確是不怎么放心,但實際上這只是她的外在而已,其實心中對自己還是很忠心的,不然早就被轟出去的,只是女人看人的眼光和男人不同,現在和小紅解釋只會適得其反。
  “好,我知道了,不過你也別對曼香公主成見太深,她只是一個罡氣境修士而已,你現在可是元神境高手這心胸得大。”
  小紅忽的抓到男人的手摁在胸口,然后說道:“我的心胸可不大,哪怕成為了元神境修士也一樣。”
  “可是也不下嘛。”趙易調笑道,手掌大肆的把玩著這盈盈一握的軟峰。
  小紅沒有半分抵抗而是瞇著眼睛輕輕哼了哼顯得頗為享受:“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就喜歡大一些的,不然也不會看上那個曼香公主,別人都挑年紀輕的,你倒好直接找來一個寡婦,當初我們村頭的那個寡婦勾引你也不見你真把那寡婦給辦了,現在改變口味了?”
  “還有這事情?我都差不多忘記了。”趙易有些心虛道,這具身體的原來記憶他可繼承的不多,許多都已經遺失了。
  “就知道你會這樣說,裝傻充愣。”小紅微微睜開眼睛,然后順著男人的意思跪坐了下來,螓首低下細細的品嘗著那寶物,她知道男人就喜歡這樣,不過她也不討厭畢竟服侍過不止一次了,早已經是熟能生巧。
  翌日,趙易很早就離開了府前往了內宗,這次他就算是讓小紅來她一來不了,昨晚不知道被修理的有多慘,險些就死在了他手中,最后還是看其苦苦求饒的份上放了一馬。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