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2)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2)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2)     

不死玄帝299 膽小怕死

花了兩天時間結果卻發現要來的地方只是一片荒蕪的崖壁之下這不由讓眾人心中有些失望,還以為是什么洞天福地沒想到竟是這鬼地方。不過饒是如此眾人心中也不免一陣期待,因為越是平凡的地方往往會隱藏更大的秘密。
  “趙易,這里就是你口中的機緣之地?看著一點也不想,這里和其他的荒山沒什么區別。”拓跋鋒狐疑的看了趙易一眼,之前兩人之間鬧了矛盾說不準還真有可能把所有人往其他地方帶,隨便找個地方敷衍了事。
  “這里是不是有機緣我也不能保證,得看運氣了,我也是第一次來,以前這里呂陽飛和王忠寧來過,現在呂陽飛死了,我想這里的情況得問王忠寧了。”趙易毫不猶豫的將這出頭鳥的任務丟給了王忠寧。
  這廝心術不正,不給他弄點麻煩還真對不起他。
  隨著趙易這么一說,其他人的目光立刻就轉移到了王忠寧的身上。
  “趙易說的不錯,你以前和呂陽飛來過這里,現在要怎么做我想你明白,不要試圖欺騙我們否則后果會如何我可說不準。”拓跋鋒直接冷聲說道,他對趙易客氣那是因為他忌憚趙易的實力,但是對這王忠寧卻一點都不畏懼。
  季風此刻一副看戲的樣子站在旁邊,似乎一點也不管自己的事情。
  王忠寧此刻心中暗罵道:“這個趙易當真是可惡這時候了還不忘陰我一下,明明是他帶著這些人來這里尋找機緣的,到了緊要關頭把我退了出去,這大門能再次打開還好說如果打不開的話只怕是所有的怒火都要轉到我身上了,到時候就算是不死也要脫一層皮。”
  不過想是怎么想,但是已經成為眾矢之的他也不得不站出來。
  “我當日的確和呂陽飛一起來過這里,在這座荒山上有一座無形的門戶,只要將其打開就能通往另外一個世界,在那里有無窮無盡的資源和寶物,就算是中品道器也隨處可見。”王忠寧說著有意無意的看了趙易一眼,他在給眾人示意,如果得到了中品道器的話沒有必要那么忌憚趙易。
  “只是當初我等匆匆離去的時候并沒有得到太多的機緣,心中早有故地重游的想法,只是我當初也是懵懵懂懂才進入其中,如今想要再次打開這扇大門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如果失敗了還請諸位見諒,倘若僥幸成功了那么里面的資源我等任取。”王忠寧先是十分客氣的說道。
  拓跋鋒說道:“既然如此那就別再廢話了,打開大門。”
  “這個自然,我知道大門所在的位置,但是要想打開需要鑰匙,也就是這個呂陽飛的妹妹呂雉。”王忠寧目光一移然后隔空一抓將呂雉抓到手中,接著提起她就往這座屏風一般的山峰中間飛去。
  “大門的位置就在這里,當初我走的時候記的清清楚楚,呂雉既然你說你身上有鑰匙我想不要再浪費時間了,打開大門。”
  呂雉恨恨的說道:“我呂雉不蠢,一旦我幫你們打開大門那我的價值就沒了,到時候還不是要死在趙易的手中,這事情我是不會做的,除非你們幫我殺了趙易,只要趙易一死我立刻就幫你們打開大門。”
  “放肆,居然還敢提出這個無理的要求,你還以為呂陽飛仍然在為你撐腰么?別忘記了你現在只是一個罡氣境的修士,我們捏死你就和捏死一只螞蟻沒什么區別,識相的話就老老實實按照我說的去做,如若不然定要讓你受盡百般折磨,千般痛快。”王忠寧怒喝一聲然后一巴掌對著呂雉甩了過去,直接將呂雉抽的臉頰腫起。
  這個女人當真沒看出來么,這里哪個人愿意和趙易交手,現在和趙易翻臉就是找死,呂雉這么做是要害死所有人。
  故此,王忠寧想都沒想直接就狠狠的教訓起來了這個呂雉,算是間接的討好趙易,而且想來其他人也會反對。
  趙易見此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呂雉這樣做簡直就是自討苦吃,不過別看她現在這么可憐,孤立無助的樣子實際上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如果當初在呂家的時候不是她一門心思想弄死自己,自己豈會鐵了心的要殺她?
  那事后活下來的呂洪力他也沒有報復的想法
  再說了,呂家那么多人大部分都死在王忠寧和呂陽飛的手中,真正死在他手中的根本沒有多少。
  小紅也是跟著趙易過來的,她現在見到呂雉這樣也沒有半點憐憫,心中只有痛快。
  “既然她嘴巴這么硬不肯說,我到是有一個法子,呂雉現在才罡氣境而且還沒有開始觀想元神沒有元神烙印,不如等到晚上拓跋鋒你來個元神出竅試著控制一下她,這樣一來不就什么問題都解決了么?”季風說道。
  拓跋鋒微微皺起了眉頭:“我的元神雖然達到了夜游的境界,但是想要控制一位罡氣境的修士很是傷神,說不定幾年的苦修就會浪費,你說的這么輕巧怎么你不來試試,而且用元神操縱修士也是有風險的,一個不慎被操縱之人就有可能得失魂之癥瘋瘋癲癲的,到時候如果沒有成功事情反而會變的更加的麻煩。”
  “非常時候行非常之事,做與不做看拓跋鋒你自己的決定了,另外不是我不想出力,而是實在是有心無力,你也知道我現在還沒有到元神夜游的地步,做不到用元神控制他人,若不然的話我到時愿意試一試。”季風輕笑道。
  拓跋鋒冷哼一聲:“站著說話不腰疼,等你真成為了元神境中期之后只怕也不會答應這事情,王忠寧,既然她嘴巴這么硬那就先折磨她一番,如果還不肯說那我就親自動手。”
  “也只有這樣了。”王忠寧點了點頭然后屈指一彈,幾到勁力迸出直接落到呂雉的身上瞬間就將她的身體貫穿出一個個血洞,不過這傷勢雖然看上去很重但是卻沒有傷及要害。只是這痛苦卻是一點都不作假。
  “門開不開?”
  呂雉慘叫連連,渾身都在顫抖立刻就哀求道:“別動手了,我打開門就是了。”
  “嗯,那最好。”王忠寧滿意的點了點頭,心中有些詫異,沒想到這個呂雉是個外強中干的貨色,早知道如此就應該多給她一點苦頭吃,免得不聽話。
  “看來呂雉還是沒有變,在呂家的時候那么怕死,在這里還是那么怕死。”趙易搖頭道:“因為怕死她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