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4)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4)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4)     

不死玄帝323 太硬了

見到這兩人斗了起來,趙易倒是頗感興趣,在他看來這兩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狗咬狗一嘴毛,死了哪個都無所謂,當然他更希望季元正死掉,畢竟這個修士對自己的威脅比較大
  只是事與愿違,拓跋鋒和季元正相比實力還是差一截,縱然是季元正受傷也不是其對手。
  此刻,季元正含怒出手,一指落下想要直接將拓跋鋒點死。
  只是他手指剛一伸出去整個人就定在了原地一動不動,那股澎湃的法力也瞬間平息了下來,沒有一切就好像是暫停了一樣。
  “你們這些后輩還真不把我放在眼中,難道是我一直沒有出手的原因?哼。”那聲音發出一聲冷哼,但是這一哼卻好像是一記悶雷一樣在所有人的腦海之中炸了起來,讓人知覺眼前一黑腦袋嗡嗡直響。
  “噗!”
  季元正和拓跋鋒兩個人似乎受到了比其他人更多的傷害,直接一口鮮血吐出整個人齊齊后退數步,尤其是季元正原本就蒼白的臉色此刻更加蒼白了。
  僅僅一哼之下就讓所有人無力反抗,這等實力有多強。
  想到這點的修士心中無不一顫。
  “你們要記住,我要殺你們易如反掌,不要把我的話當做耳旁風,按照我先前說的去做好處少不了你們的,如若不然下場你們是知道的。”那聲音說道。
  這時候眾人腦袋才漸漸清醒過來,聽到這個人說的話哪還敢有其他的意見,一個個都默不作聲了,不敢再和拓跋鋒一樣肆意妄為了,先前的一些念頭都熄掉。
  拓跋鋒眼中帶著一絲恐慌之色,他沒想到這個裝神弄鬼的人居然有如此實力,剛才被那一弄自己的元神立刻萎靡不振,一身的實力至少削去了七成以上,盡管看起來沒什么事但是卻已經是外強中干了,任何一位元神境初期的修士只怕都能戰勝自己。
  “還愣在這里什么,你說你要第一個去嘗試,我先前已經答應了,不要給我磨磨蹭蹭,浪費時間。”那聲音之中透漏出一絲不滿。
  拓跋鋒咬了咬牙,索性豁出去了立刻大步走了出去,既然這個無名的強者不殺自己,那么自己就干脆依了他,如果能拿到這些法力丹倒也不虧,之后再找個時機脫身離去,也好過在這里受罪,有了這筆資源到哪不能獲得愜意無比。
  思考之間,他已經來到了這一塊幾丈高的頑石面前。
  如果不是那聲音說這是一堆法力丹,只怕沒有一個人相信這玩意會是丹藥。
  不過以那個人的實力而言沒有理由騙這些人。
  “一不做二不休,拿儲物戒全收走,此番不死,以后天道宗就是我楚王朝的天下,不,我可以不回天道宗直接回楚王朝好了,用這筆資源打造一個修行之人組成的帝國,然后橫少其他諸國,稱霸這個世界。”
  拓跋鋒思緒橫飛,想到了直接的皇圖霸業,他目光堅定起來手掌一動欲將這塊頑石裝進儲物戒中。
  怎么沒動靜?
  他剛才明明已經收取這塊頑石了,按理說這東西現在已經在自己儲物戒中才對,怎么還在地上一動不動。
  “怎么回事,儲物戒居然收不掉。”拓跋鋒臉上露出驚容,忍不住驚道。
  其他人聞言立刻都詫異了,還有東西不能裝進儲物戒中?
  那聲音繼續道:“你出手的機會已經沒了,現在輪到那個叫季元正的修士了,給我退到一邊去,這東西與你無緣。”
  拓跋鋒渾身一顫,心中涌現出千萬個不甘,但是他也沒有忤逆這個聲音,只是鐵青著臉轉身離開了。
  誰都沒有料到這塊頑石還有這等奇效,不能被裝進儲物戒中?
  “今日的帳之后再和你算。”季元正走上前去路過拓跋鋒身邊的時候殺意凜然的傳音道,隨后他看著這塊頑石臉上露出沉思之色,他就知道這寶物沒有那么容易得到,從剛才來看很顯然是拓跋鋒的儲物戒對其無效。
  “看來這東西裝不進儲物戒中,如此說來這東西已經在這里根深蒂固了,不能全部拿走,只有拿走一部分了,哼,這個拓跋鋒倒是幫了我一點忙,如果剛才不是他第一個上只怕我也和一樣用了儲物戒,最后白白失去一次動手的機會。”
  季元正臉色一正,隨后伸出手掌匯聚法力毫無花哨的隔空拍去,想要將這塊頑石擊碎,到時候撿取地上的碎片打包全帶走。
  只是他想到的一個辦法。
  其他人見到季元正出手也都明白了他再想什么,都覺得這個辦法是最正確的。
  “連儲物戒都收取不了的東西想要摧毀,只怕是沒那么容易。”趙易看在眼中心中暗暗想到。
  果然,隨著季元正的一掌落下,那如實質一般的法力在轟到這塊頑石上之后頃刻之間就潰散的一干二凈,就好像拿了一塊豆腐往巖石上丟一樣,豈能把巖石給砸碎。
  “我全力一擊居然都撼動不了分毫,這是法力丹,還是一塊煉器用的頑石?”季元正眸子微微一縮,不由的僵住了。
  “看來這東西沒那么容易摧毀。”楊義目光閃動,和其他人一樣心中不斷的思索對策。
  那聲音再次響起:“已經試了兩人了,看來這堆資源你們拿不了,其他人可以上前一試,你們能拿走多少就能得到多少。”
  “我就不信了,還真對付不了一塊石頭。”當即就有元神境修士按耐不住,按著一柄下品道器的大刀走上前來,然后匯聚全身法力對著這塊石頭便是一刀斬下,以一件下品道器的鋒利程度切金石就和切豆腐一樣,對付這丹石應該不成問題。
  “鏗~!”
  伴隨著精鐵撞擊的聲音響起,這位修士手中的下品道器竟直接脫手震飛出去,那道器砍過的地方連一道痕跡都沒有。
  “這可是下品道器啊..”那修士看著被震的失去知覺的雙手聲音有些顫抖道。
  “這也太太硬了吧,這真是丹藥凝聚而成的?”
  “收不走,擊不碎,斬不開,看來我注定是得不到這筆資源了。”有修士心如刀割的說道,雖然他還沒嘗試,但是從先前三位修士來看已經足以說明一切了。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