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4)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4)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4)     

不死玄帝336 上品道器的威力

其他修士見到季元正抓到了呂雉,而楊義,清夫人兩位高手重傷,他們猜到季元正現在的狀態也不好,這時候截殺他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神武宗的修士,天道宗的修士,妖修,就像是聞腥的餓狼,嗷嗷叫的向著季元正撲殺過去。
  “神武宗和妖修對我出手到也罷,天道宗的諸位你們也要以下犯上?念你們無知我可以放你們一馬,只要你們幫我攔住神武宗的弟子,待我回道天道宗之后好處少不了你們的。”季元正見到那群人從四面八方沖來怒喝道。
  拓跋鋒冷冷道:“季元正你別做夢了,你以為你這個宗主很了不起么,這次的機緣本來是屬于我楚王朝的,可是因為你的兒子將這個消息給傳了出去結果讓我白白丟失了這么多的機緣,現在這一切我要從你身上拿回來,皇甫立,西門德,隨我一起將其擊攔下。”
  “拓跋鋒你這番話我記住了,待會兒我得到寶物之后定將你等殺的一干二凈。”季元正也放出狠話:“你們認為現在我重傷就可以把我截殺那就大錯特錯了,別忘記了我現在還有一件中品防御道器在身上,你們的攻擊我全部都能扛下來。”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連串的道術和武技的攻擊。
  所有的修士都開始對他出手了,不斷的施展自己最強的攻擊轟在了季元正的身上。
  但是讓所有人吃驚的是季元正的身上有源源不斷的法力涌出同時身上的那件中品防御道器光芒大盛,所有的攻擊落在他的身上連一點漣漪都沒有泛起,全部都被抵擋住了。
  “這。。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他還有這么多的法力。”有人驚道。
  拓跋鋒認真看了一眼,發現季元正的喉嚨不斷的滾動,很顯然從剛才開始他嘴中就在不斷的吞食著恢復法力的丹藥,只是所有人都沒有留意罷了。
  “老狐貍。”他頓時急了,因為馬上就要到防止寶物的地方了,再截殺不下來那一切努力都將白費。
  季元正雖然現在處于下風,但是他的爭斗經驗豐富,一開始楊義動手的時候他就將恢復法力,恢復傷勢的珍貴丹藥放入嘴中以備不測,而現在卻正好用上。
  有了法力的他憑借著一件中品防御道器的力量硬生生的扛下了這些人的攻擊。
  下一刻,他順利的來到了放置寶物的地方,他迅速環顧四周,見到那還沒有出現的趙易頓時大松口氣,將呂雉往地上一丟,立刻就抓取兩件寶物,打上了自己的元神烙印。
  這兩件寶物一件事上品攻擊道器,一件是中品道鼎。
  前者是一件大殺器,后者意味著無窮無盡的資源,他身為一宗之主比誰都清楚道鼎的重要性,至于最后一樣救命丹,對他而言反而不如道鼎來的重要,哪怕那枚救命丹的價值比道鼎還要大,只是對他而言不如直接拿了道鼎來的安穩。
  季元正抓著這柄晶瑩如玉的古樸寶劍,臉上露出了一絲猙獰之色,他盯著那些沖來的元神境修士毫不猶豫的就是一劍揮去。
  他不會什么兵器一類的道術,武技,但是寶劍之上一道道晶瑩的劍芒宛如長蛇,雷霆一般呼嘯而出。
  劍光所過無人能擋。
  一位元神修士知覺眼前光芒一閃,隨后雙目暗淡一顆大好的腦袋從頸脖上滑落了下來。
  有一位妖修正打算轉身離去但是還沒有飛出走遠身軀驀地斷裂成了兩截。
  還有修士運起法力護身使出下品防御道器,結果道器瞬間破碎,護身法力如豆腐般輕易的撕開,直接將其切割成了數塊,沒有一丁點的懸念。
  僅僅一劍揮下就有近十位元神境修士被斬殺。
  “這就是上品攻擊道器的威力么?太不可思議了,斬殺這些元神境修士就像是砍瓜切菜一般的輕松。”季元正目光閃動看著手中的寶劍,一股亢奮之色油然而生,然后又連連揮出數劍,又是好幾位元神境修士被當場斬殺。
  其他元神境修士愣了愣,隨后露出了恐懼之色,上品攻擊道器的威力已經超過了他們的想象。
  “逃!”
  剩下為數不多的修士腦海之中就只有這個念頭,那就是離開這座大殿,離開這里,回到自己的宗門去。
  只是神武宗的修士可以逃回宗門,但是身為天道宗的元神境修士往哪逃呢?
  季元正本來就是天道宗的宗主,這下可就真成了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回去只怕也是伸出脖子被一劍砍了。
  “宗主,饒命,宗主饒命。”好幾位天道宗的元神境修士齊齊求饒。
  季元正此刻生殺大權在握,哈哈笑道:“和本宗主作對,饒你們不得,都給我死在這里吧,拓跋鋒,你也休想逃走。”他目光看著轉身欲走的拓跋鋒,立刻揮舞了幾下寶劍。
  拓跋鋒知覺背后一股寒意襲來,他恐慌的回頭一看,只見一道晶瑩的劍光穿過了身軀。
  “噗嗤!”
  鮮血飛濺,身軀斷裂成了兩截,拋飛空中。
  在天道宗也算是一號人物的拓跋鋒就這樣死在了季元正的手中。
  “快走。”旁邊的皇甫立,西門德,王忠寧見此更加拼命的逃跑。
  “一個都走不掉。”季元正再次出手了,不管是求饒的同宗修士,還是那些逃跑的修士,只要能殺的他都毫不猶豫的殺了。
  看著先前那些對自己動手的元神境修士一個的死在眼前,心中的郁郁之氣一掃而空,整個人有些意氣風發,渾身上下就像是痛飲甘露般痛快無比,這時候他甚至覺得這里的一切都將屬于自己,沒有一個人可以和自己分享。
  殺了大部分修士之后,雖然還有幾個漏網之魚跑了,但是季元正也沒有去追,而是直奔楊義而去:“神武宗的宗主,這下你該上路了!感謝你剛才那一拳,沒有你那一拳我現在還得不到這般好處,哈哈。”
  說著連續幾道劍光飛掠而去。
  楊義無驚無怒,眼中也看不到恐懼,他說道:“季元正別得意的太早,別忘記了那趙易先你一步得到的寶物,我先走一步,也許你也快了。。”
  還未說話,他的身軀就已經被斬成了數快,就連手臂上的那件中品攻擊道器也被直接摧毀。
  上品道器的鋒芒當真是無人可擋。
  “趙易的事情不饒你費心。”季元正看著楊義的尸塊冷哼一聲說道,只是話雖如此,但是興奮之色還是不知不覺的開始消失了,取之的是一種不安。
  因為他想起來了,趙易似乎取走了一件上品防御道器還有那塊玉佩。
  那玉佩只要捏碎足以轟殺任何一位元神境高手,雖然季元正有一件防御道器,但是他不認為可以抵擋那一擊。
  想到這里,不安之色更甚了。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