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2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25)      第三章勾心斗角(11-25)     

不死玄帝369 此人惹不得

解決了一位元神境修士,趙易心中的怒火稍微平息了一下,他又看向樂正平和范福兩個人:“接下來輪到你們了,如果你們也無法將我的朋友醫治好,那么便是別有用心,另有圖謀,下場和剛才這個人一樣。”
  這話一出,兩人臉色頓時就變了,倘若這話是剛才說出口他們絕對不會放在心上,可是見識到趙易的實力之后就不一樣了。
  一擊就能轟殺一位元神境中期的修士,連道器都沒有使用,這實力已經超過了元神境后期太多了,他們也沒有信心能夠和此人抗衡。
  “賣身救夫,一個愿打,一個愿挨,我們既沒有強求,也沒有欺壓你碰頭,閣下卻抓著我們幾人不依不饒,未免也太過霸道了吧。”樂正平有些不悅的說道。
  “霸道?”趙易輕聲一笑:“天道宗之內不就是靠實力講話的么,如果你能打得過我你也可以霸道。”
  樂正平皺眉道:“就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為了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就要生死相搏很是魯莽,大家都是元神境修士有什么事不能坐下來談,這樣吧,這事情是我先前不對,我在這里給你陪個不是,大家就當揭過如何?”
  他寧愿損失一點面子也不想和眼前這個修士杠上,這太不值了,堂堂一個元神境中期的修士說殺就給殺了,這要是換做是其他人只怕下場也差不多。
  “治好了,此事才算是揭過,治不好那么你們兩個就留在這里。”趙易沒有改變主意。
  另外一位叫做范福的元神境修士說道:“閣下的這位朋友是肉身被人打壞了,現在生機已經差不多全滅了,想要施救的話很難,但是我可以幫他換過一具肉身,你看如何?”
  “能活命?”趙易問道。
  范福點頭頭:“活命不難,不過閣下的這位朋友才凝聚出元神烙印不久,想要換肉身也只能是肉身內沒有任何一點雜念的肉身,一般來說只有兩種人可以具備這條件,一是未出生的嬰兒,第二便是元神出竅的元神境修士。”
  “若是換了肉身還救不回來的話,你償命。”趙易冷冷的說道。
  范福聽到這話不禁額頭上冒起了冷汗:“十有八九能成,閣下不必太過擔心,倘若真的不成,閣下把我殺了我也無話可說。”
  “很好,既然需要一位元神境的肉身,那么就是你了。”趙易目光又移到了樂正平的身上。
  樂正平心頭一驚,不是吧,這倒霉事居然落到了自己身上?
  當即他就警惕起來,一副隨時準備要動手的樣子,雖然他可以元神出竅,可是那個人愿意平白無故的舍掉肉身,送給他人?再怎么說自己也是元神境后期的修士,境界比眼前這個人還要高上不少,沒有道理別人一句話就把肉身拱手相讓。
  趙易又道:“不過你若是能想到其他醫治我這位朋友的辦法,我可以不取你的肉身?”
  “看來閣下以為自己是吃定我了?”樂正平也不禁冒起了怒火。
  “怎么看那是你的事情,我只要結果。”趙易淡淡的說道。
  豈有此理!
  樂正平此刻就像要動手翻臉,他好歹也是一位元神境后期的強者,如今對這位元神境中期的修士如此尊重居然還不依不饒,咄咄逼人,這豈能忍。
  然而正當他要發怒的時候不遠處的人群之中卻又一人傳音給他。
  “樂正平你可要忍住,此人你斗不過,和他對著來那是自尋死路。”傳音的人是一個非常熟悉的元神境修士,王忠寧,他今日逛到任務殿附近看見這些一群人圍看不由湊了過來,卻不料見到了這樣一件事情。
  而處在事情當中的樂正平真是王忠寧的一位朋友,如今卻不得不勸說一番了。
  “王忠寧是你?你這話什么意思,他是什么人,居然被你如此推崇?”樂正平壓住怒火,反問道。
  “此人名叫趙易,不是我推崇他,而是趙易此人的實力的確很強,說起名頭來或許你壓根就沒有聽過,因為此人崛起才不過一兩年之內,屬于后起之秀,可是實力卻增長的極快,像你我之內的元神境修士和他斗簡直就是自尋死路。”王忠寧苦笑道:“剛才他不是出手過么,一擊就將一位元神境中期的修士給轟殺了,難道這還不足以看出什么東西么?實話告訴你吧,趙易的身上至少還有兩件道器,一件中品攻擊道器,一件上品防御道器,撇看那件上品防御道器不談,光是那件中品道器就足以致命了。”
  樂正平的臉色頓時凝重了起來:“中品攻擊道器我手中也有一件,可是他身上有上品防御道器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頂著一件上品防御道器就算是站在那里給我殺我都殺不死他。”
  “就是,還沒有打他就處于不敗之地,你說這時候和他翻臉不是自尋死路么?他現在只是一時怒意上頭,你必須避著點,等他的氣消了之后此事也就好處理了,損失一點面子沒什么,關鍵是不能把命給搭進去。”王忠寧勸說吧。
  “有道理。”樂正平冷靜下來之后不禁為自己捏了把汗,如果剛才自己真的按耐不住動手了只怕會后悔無比。
  “趙易,我想到辦法救你這個朋友了!”。
  他來不及多想,先穩住眼前這個人再說。
  趙易說道;“什么辦法,說!”
  樂正平說道:“我認識天道宗內負責煉丹的賈長老,他手中有很多珍貴無比的丹藥,有些丹藥能讓白骨生機,斷肢重生,就算是被人毀去了半個身子也能救的回來,我可以替你去求幾枚療傷的丹藥來意志這位朋友。”
  “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西門小凡,帶上皇甫俊,一起過去,能不能救回皇甫俊就看這一次的了。”趙易說道。
  西門小凡感激涕零道:“大恩不言謝,趙易你的恩情我們記下了,”
  “這事情也有我的一點責任,幫忙是應該的。”趙易回道,然后少掃了一眼:“兩位走吧,不要試圖逃走,天道宗內我都敢殺人,出了天道宗后那么我更能肆無忌憚的動手了。”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答應了那我就一定會做到。”樂正平義正言辭的說道:“走,我現在就去拜訪這位賈長老。”
  當即,他大步向前走去,完全看不出是被人脅迫的樣子。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