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5)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5)     

不死玄帝378 力祿

這個叫白浪飛的修士和趙易等人一樣也是從分宗過來的修士,而且幾人正好撞上了,只是此人看上去不是那種很好交流的人,字里行間之中都透露出一股危險的味道,樂正平和范福兩人都不愿意和此人有過多的交集。
  也只有趙易這個另類敢和他搭訕,而且他對于范福的勸說也并沒有放在心上。
  白浪飛之所以看上去很危險,無非是因為他那隱約透漏出來的實力,在這實力之下只有弱者才會感到不安,趙易心中絲毫不懼怕的原因是因為他覺得自己有能力和這個白浪飛抗衡,甚至是勝他一籌。
  既然有這信心,那又何須懼怕。
  “我很想知道你的名字,因為你是我來總宗第一個提起興趣的修士。”白浪飛依然手持紙傘,踏著虛空一步步向著趙易走來。
  這時候趙易看見在白浪飛的那紙傘之上畫著一朵鮮艷的梅花,嬌艷欲滴,仿佛是鮮血染成,不,那不是好像,上面的一朵朵梅花就是鮮血。
  “染血畫梅,這人殺人還殺出雅意來了。”趙易心中想到,不過旋即又拱手道:“我也想見識見識天道宗其他分宗的高手風采,在下趙易。”
  “很普通的一個名字。”白浪飛很隨意的敷衍了一句,他這時候腳步一停忽的向著一側望去。
  在崖壁之上又有一扇界門出現了,在那界門出現的上方一排石刻的數字擺列其上。
  七百八十。
  很明顯,這是天道宗第七百八十個分宗的界門,如今出現卻是意味著會有修士從那分宗來到總宗。
  趙易這時候目光一動看向了那個白浪飛,這個人似乎說過,只對排行一千名以內分宗的修士感興趣,不過用他的話來理解就是只要感興趣就要殺掉。
  “有趣,我倒要看看這個白浪飛會不會真的動手殺人,正好我也可以看看他的實力,來之前我就聽說了這新人剛到天道星要經過一次考核,同樣的這考核也會把一部分修士淘汰掉,如果我沒有猜測錯的話這短時間和我一起出現在這里的人縱然不是敵人,也絕難算的上是朋友。”
  “天道星也沒什么特別的,如果不是在那里呆膩了我才不會想到來這里,這里可不是什么好去處,還不如我們分宗來的自在。”一個女子抱怨的聲音響起,這女子婀娜妖嬈,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美婦的嫵媚,讓男人不僅蠢蠢欲動,只是和曼香公主哪種嫵媚不同的是這女子的氣質之中帶著一股妖邪的感覺,有種帶刺玫瑰的感覺。
  “得了吧,分宗混的再好也上不了臺面,只有來到了天道星才能見識到那些稱霸寰宇的強者,我聽說天道宗有近萬分宗,每天都能源源不斷的輸送各個分宗的天才人物,一代強者,你不覺得和這樣的人爭斗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么?”說這話的是一位男子,此人身材高大,濃眉大眼,英氣逼人,卻是有著一副好相貌,只是這相貌之下總是帶著一絲玩世不恭的笑意。
  “看來其他分宗的人比我們先到了,哈哈,先認識一下,我叫力祿,和諸位一樣也是從分宗過來的修士,今日相見既是有緣,待會兒還希望我們之間能相互扶持一番,畢竟天道星的新人考核可不是那么好通過的。”
  這個男子倒像是一個自來熟,一見面就打起了招呼。
  “客氣了。”范福拱手道:“聽閣下口味似乎知道不少總宗的事情,我等幾位朋友沒來片刻,對這里人生地不熟,不知閣下口中的考核是什么?還望閣下不吝告知、”
  力祿咧嘴一笑:“這個很抱歉,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天道星的考核是什么,每隔幾年都會變動,上一次考核的規矩我到是知道。”
  “不知是什么規矩?”范福依然十分感興趣的詢問道。
  力祿說道:“上次的規矩就有點血腥了,凡是到來的新人都需要殺死另外一個新人才能入宗,嘖嘖,聽說那幾年死去的新人足足有上千人,以至于最近來總宗的人都變少了,不知道今年的規矩有沒有變。”
  說著他一雙眼睛又打量了一下樂正平,趙易,以及那個手持紙傘的白浪飛,似乎在思考著這幾個人當中哪個人最好殺死。
  而在看了幾眼之后他的目光首先從那個瞎子白浪飛身上移開了,隨后又很快的撇過了趙易,最后目光停留在了范福和樂正平兩個人的身上,
  范福頓時一頓,心中大驚,沒想到天道星還有這等殘酷的考核,殺死另外一個新人才能入宗,這么說來豈不是要直接淘汰一半的人數,而且從目前的這些人來看似乎也只有自己和樂正平兩個人實力稍弱。
  若是動手,那自己兩人絕對是第一個要被擊殺的對象。
  想到這里,他手腳就一陣冰涼。
  這才剛來總宗就要遭遇這等兇險之事,性命都要丟掉,此番前來簡直是和送死沒什么區別。
  “樂兄,如果這個叫力祿的修士說的是真的那么我們這次只怕在劫難逃了,怎么辦,現在界門已經被收起來了,我們就算是想會去也回去。”范福帶著一絲驚慌向著旁邊的樂正平傳音道。
  樂正平倒是比他要鎮定的多:“不用太過擔心,誰知道這個修士說的是真是假,也許他是故意說出這么一番話來借此摸清我們的實力,你難道沒有看見趙易和那個白浪飛都一臉平靜,沒有絲毫驚慌么?你若是表現的太過慌張,只怕一眼就要被或這個人看透。”
  他在任務殿執事多年,自然清楚這種手段。
  雖不是很高明,但是在不同人的手中卻能發揮不同的作用。
  “他難道真是借機打探我們的實力?”范福一時間驚疑不定了,心中對這個自來熟的修士頓時也起了警惕之心。
  力祿將眾人的神色盡收眼底,然后頓了頓笑道:“這個規矩希望今年不會再用了,不然和你們這些高手交手我可沒有太大的把握。”說完又是一副十分為難的樣子。
  不過他這話卻是沒有亂說,這里的四個元神境修士,有兩個人讓他十分的忌憚。
  趙易和白浪飛。
  他心中嘀咕道:“我來的應該算是早的吧,什么時候其他分宗冒出了這么多的高手,難道是排行前百名分宗的修士?”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