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6)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6)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6)     

不死玄帝468 尋珠

“趙,好趙易,饒了我吧,我真不行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林蘭總算是支撐不住發出了求饒的聲音,同時整個人也癱軟了下來,再也無力迎合。
  她也算是徹底沒脾氣了,從開始到現在至少被征伐了一整夜,她都懷疑這個趙易到底是不是人,居然如此精力充沛,以前遇到的男人最多也就是一兩個時辰完事,而且這還算是比較好的,畢竟這方面的能力不是靠修為就能彌補的。
  趙易見其求饒,頓時也失去了興趣:“還以為你真想和我一戰到底,不過我也算是盡興了,這次就到此為止。”
  林蘭臉龐潮紅,有氣無力的喘著粗氣:“趙易,現在什么時候了,先前那個叫錢梁的修士不是說過第二天晚上叫你出發去尋本源珠么?”
  “已經傍晚了。”趙易坐在榻旁伸了個懶腰:“放心耽擱不了,再說了這事情該著急的是他而不是我,真到了時候也會喚人來叫我,不過看你這樣子似乎這次同行有點困難。”
  林蘭從背后又愛又恨的看了趙易一眼:“只要你不繼續我很快就會恢復體力,還以為你對我這種有過道侶的女子不感興趣,沒想到還是把我給占有了,怎么樣?我比起你身邊那個李南蓮要痛快的多吧。”
  “算是吧。”趙易說道。
  林蘭微微一笑,掙扎著坐了起來,趴在了趙易的背后:“那你打算以后怎么處置我?不會吃干抹凈就這樣算了吧。”
  “你賴上我了?”趙易頭也不回的說道。
  “如果我說是呢。”
  趙易微微皺了皺眉,他一開始只是想和林蘭來個一夜風流,至于其他的事情卻沒有多想,而且以林蘭的性格也不是那種想要依靠男人的女人,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敢和她相處一晚,不過林蘭的話倒也沒錯,雖說這女人有過道侶,算不上什么好女人,但畢竟也同床共枕過。
  “那件上品防御道器送你。”他想了想說道。
  林蘭眼睛一亮,毫無力氣的身子聽到這個消息立刻激動的直了起來,若是陪趙易一次能得一件上品防御道器那這筆買賣絕對是大賺特賺,要知道天道宗內那春樓中的頂級頭牌也值不了這價格,自己姿色,身段雖說不差,但畢竟底子不干凈。
  正想答應,可是不知道為何她腦海之中卻冒出了另外一個想法:“不能激動,我才陪了趙易一次他就舍得用一件上品防御道器補償我,他才不過法相境,根基薄弱,雖說有些錢財,但是這一件上品防御道器要那出來這可不是光是大方就能做到的,比起錢財,他更看中的是情分,我和他好上一次這無形之中便接下來一絲情分,他是想用這件上品防御道器斬斷這絲情分,好讓自己問心無愧,就和當日問我討要李南蓮一樣。”
  林蘭自認為也算是看人無數,她真正接觸過趙易之后才知道這個男人的魅力,如此重情重義的男子絕對可以在身心上徹底的占有任何一個女人。
  “林南蓮那個女修士倒是比我看的透徹,若是我要了這件上品防御道器這一刻開始我和趙易的關系絕對又要生分起來..再說了,趙易也是我遇到過最好的男人,自己雖和他做不成道侶,但是家花有家花的味,野花也有野花的味道,他雖重情義卻也和所有男人一樣比較風流,如此一來我未嘗沒有一絲機會。”
  想到這里,林蘭將身前的這個男人摟得更緊了,她本來就對趙易頗有意思,如今被征服一番之后更是好感頓生,此刻想通之后便嬌聲道:“這一碼事歸一碼,道器是我借你的那等回到天道宗之后我便還你,但是這事情卻是我愿意的,我可不是想借這個機會圖謀你的東西,我只有一個要求希望趙易你能答應,那就是以后允許我沒事的時候去你雙龍峰住上幾日。”
  身為一個女修士去趙易那里住,這含義自然再明顯不過。
  趙易立刻也明白了,他說道:“我可不喜歡和別的男人公用一個女人。”
  林蘭也清楚趙易的意思,當即道:“若是趙易你同意,以后我絕對不會去找道侶。”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吧。”趙易平靜的說道,他不把這個林蘭當做自己的女人,對于她有沒有過男人并不介意,只是這兩人之間的關系繼續下去也無所謂。
  林蘭聽趙易這么一說便知道事情有了商量的余地,以后這關系能不能維持下去估計就得看自己的表現了,畢竟向趙易這樣的男子不會缺女人,只要有丹女人大把的是,唯一缺的無非是信得過的女人而已。
  “那以后我可就要多多打擾了,以后若是需要可別憋著,我會盡量滿足你的。”她展顏一笑,然后腰肢一彎,半身伏在趙易的大腿上,螓首再次埋了下去。
  “你倒是不用吩咐。”趙易輕輕呼了口氣,用力的摁著她的腦袋,臉上再次露出放松之色。
  “砰!砰!砰!”
  不一會兒之后門外突然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趙公子在屋內吧,掌柜吩咐小的請趙公子到樓下一聚,說是時間到了,該出發了。”門外響起了小二的聲音。
  “就來。”趙易平靜的回道。
  小二道:“那不打擾趙公子了,小的告退。”
  “林蘭,該走了。”趙易說道。
  林蘭這才將螓首抬起,然后舔了舔嘴唇:“真是可惜,我才開始服侍你,現在就走是不是太不合時宜了。”
  趙易起身穿好衣物:“本源珠的事情更重要。”
  見其沒有留戀的意思,林蘭也只得迅速的穿好衣物,整理一下凌亂的長發悻悻的跟在后面。
  此時的客棧之中已經沒有了客人,只有之前見過的杜彥秋以及掌柜的錢梁兩個人,看來為了這次本源珠的事情這客棧也不打算開了。
  “玩物喪志。”杜彥秋看著趙易身后那一臉紅暈,走路嬌軟的林蘭,頓時戲謔道。
  趙易淡淡的回了句:“就怕老的玩不動。”
  杜彥秋哼道:“那是你吧。”
  “看你身邊也沒有女人,就知道你腎虛,不得不釀那種酒水來滋補。”趙易說道。
  “你..”杜彥秋頓時有些惱怒,男人最看中的無非就兩方面,一是實力,二是能力,被趙易這么一說是個正常的男人都會生氣。
  笑瞇瞇的錢梁此刻做起了和事老:“好了,好了,兩位少說一句吧,現在時辰已經差不多了,我也該行動了。”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