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2)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2)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2)     

不死玄帝489 想到法子

對于趙易身上的秘密林蘭越發的好奇了,如果不是確定趙易是一個貨真價實的新人,她甚至都以為趙易是某個大勢力重點培養的弟子,要知道普通的新人就連一枚上品法力丹都拿不出來,而趙易光是買個女修士,喝一次酒,就用掉了。
  有丹還不算,自身的潛力和實力也是遠超常人,更最讓人感到無語的是這還不算,在趙易的身上還隱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愣在那里做什么,還不趕緊過來,這里的空間裂縫已經在自我修復了。”趙易催促道。
  林蘭恍然回過神來:“抱歉,剛才想別的事情去了,我這就過來。”
  她看了看周圍,發現沒有人發現這里的秘密便急急忙忙的飛進了這個空間缺口之中。
  趙易一進這個空間之中,認真的掃看了一下隨后臉上便露出了驚色。
  這個空間不大,只有方圓一里只有,在這空間的中心是一個巨大的巖漿池,猩紅如血一般的巖漿汩汩的從空間之外流淌了進來,盡數匯聚在了一個巨大的池子之中,但是在這池子的中心卻生長著一朵巨大的紅色蓮花。
  沒錯,是一朵盛開的血色蓮花,這蓮花之上燃燒著一朵朵猩紅的火焰,微微的晃動著,給人一種妖異的美感。
  因為這朵蓮花的存在整個空間之中都充斥著一股芳香,這芳香似乎是某種靈丹妙藥,趙易只是吸了一口便覺得元神法相有增強的感覺。
  “這香味之中居然蘊含著源氣以及增強元神之力的力量。”林蘭也感覺到了這變化,她盯著這朵巨大的蓮花道:“這朵蓮花肯定是隱藏在這里的天材地寶,它的存在絕對比絕品道器要珍貴,也許是傳說中的靈寶。”
  說到靈寶二字,她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在修行界中靈寶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這東西連真皇境高手都見不到,更不用說擁有了。
  至于價值,本源珠與之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趙易冷靜到:“別幻想了,我們連巖漿之中的本源珠都沒辦法取走,根不用說得到這朵蓮花,你可別腦袋一熱給我弄出什么事情來,這東西先放這里,我最重要的目的是找本源珠。”
  他沒有因為什么靈寶而蒙蔽頭腦,雖然他知道這東西很珍貴,但是和虛空令一樣,太過珍貴的東西往往不是一件好事,說不定會引起什么禍端。
  林蘭戀戀不舍的收回目光,她說道:“我自然也知道這東西不簡單,如果正是靈寶的話,這朵紅色蓮花應該有自己的意識,要想得到它只有靠強大的實力降服,不過我們現在得不到但是以后就不一定了,等實力強大之后我們可以再來這里一趟,反正這東西放在這里也不會跑掉。”
  “你還不糊涂。”趙易說著,目光轉移到了這生長出紅蓮的巖漿池中。
  這個空間的所有巖漿都匯聚到了這里供這紅蓮生長,想來這本源珠出現的機會將會大大的增加。
  他想的果然沒錯。
  很快,趙易在流淌的巖漿池中看到了一枚本源珠,不,不止一枚,好幾枚本源珠,都分散在巖漿池不同的地方,那赤紅色的寶珠耀眼無比,不斷的在巖漿之上起起伏伏,就像是一個熟透了的果實惹人摘取。
  林蘭此刻對本源珠已經有些麻木了,她有些無奈道:“這里的確有不少本源珠,可是撿不回來也是白搭,趙易你有沒有什么好主意?我是沒法子了。”
  “別急,正在想,反正此地也只有我們二人,有足夠的時間思考對策。”趙易屹立在半空中皺眉思索起來。
  林蘭也不打擾,目光四處游走,仔細的打量著眼前這朵血紅色的蓮花,似乎過過眼癮也是好的。
  可是約莫一個時辰之后她有些厭煩了。
  “趙易,眼下反正也無人,不如把界門打開我們去里面休息一番吧,這一路上爭斗拼殺的也夠辛苦的讓我好好服侍服侍你,反正辦法一時間也想不出來。”林蘭眸子一轉,抿嘴一笑,將衣襟敞開主動的靠在了男人懷中,
  她覺得自己很有必要緊緊的纏住這個男人,當然在她心中也越發中意趙易。
  正在思索中的趙易眸子一亮:“剛才你說什么?界門?”
  林蘭嬌聲道:“是啊,去界門,難道在這里?這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到時候我身子一軟往哪趟?”
  “我想到一個主意了,界門之中的寒氣連不滅赤炎都能熄滅,若是能利用好那股寒氣的話說不定能熄滅一部分的巖漿,然后奪得本源珠,我早該想到了。”趙易拍了拍腦袋,不禁為自己的粗心感到無語。
  將懷中的林蘭往旁邊一推,他取出了界門,然后打開。
  立刻一股寒氣涌了出來。
  林蘭一個踉蹌不由感到有些無奈,自己都主動獻身了,居然被直接推開了,這要是放在平時那面子絕對丟了一干二凈,免得不了一陣發怒,可是面對趙易她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幽幽的看了一眼,然后又靠了過去說道:“只是那冰巖散發出來的寒氣根本不足以熄滅一片地方的巖漿,除非將那些冰塊切開丟進這巖漿之中方才有可能。”
  “有道理。”趙易飲血槍出現在手中,然后飛入界門之中對著那幽藍色的寒冰一劃。
  可是長槍剛一沒入這寒冰之中立刻就被凍住了,同時這寒氣順著長槍傳來,他頓時感到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寒意,這股寒意讓他迅速的松開了飲血槍。
  剛一松手,上品攻擊道器飲血槍就被一層寒冰覆蓋。
  “里面蘊含的寒氣太驚人,想要切開根本不可能,這還只是隔著器物,如果沒有器物剛才拿一下我就一件成了冰雕。”趙易臉色有些難看道。
  一方是炙熱的巖漿,一邊是冰封一切的幽藍寒氣。
  本來若是能讓這一熱一冷混在一起,那么奪到本源珠將不是什么難事。
  “若是兩這兩塊地方連接在一起的話會怎么樣?”趙易又想到了一個辦法。
  他當即將界門挪到離巖漿及近的地方縮短兩個地方的距離,當然也得小心界門不能碰到這巖漿之上的熱氣,不然怕會被融化。
  而隨著一番擺弄之下,界門已經和巖漿池靠的非常近了,之前刺入冰巖之中的飲血槍此刻成了一個橋梁,連接著冰火兩個世界。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