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2)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2)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2)     

不死玄帝501 真皇高手

“回去天道宗之后你準備閉關修煉么?”路上,林蘭忽的問道。
  趙易回道:“你問這個做什么。”
  林蘭捋了捋鬢發,帶著一絲媚然的笑意:“我想去你的雙龍峰住上一段時間。”
  趙易笑道:“看來你是賴上我了。”
  雖然對于這有夫之婦的女子他動不了什么感情,可是身為男子天生就有征服女子的欲望,這次順帶能把林蘭弄到手,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別這么說,我只是一個人有些無聊而已,再者我現在的性命都被你控制著,以后我哪還敢和別的人接近。”林蘭說道。
  趙易回道:“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你放心,我還是那句話只要你乖乖的聽我的話我不會虧待你的,這禁制我握在手中也是刷以防萬一,你知道我太多的秘密了,我可不想以后你攀上其他的男子轉身就把我給賣了。”
  林蘭聽到這話不由的想到了前一位道侶,賀洪,當即有虛心的笑道:“哪會,你的實力如此強大,而且又潛力無窮,以后成為真皇境都不在話下,我只會忠心耿耿的侍奉你,怎么會有二心。”
  “現在沒有,不代表以后沒有,誰都有落魄的時候,雖然我不指望身邊的女人和我同甘共苦,但是只要不落井下石就行了。”趙易淡淡的說道。
  林蘭眼神閃爍不定,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有如此豁達的男子,隨后有些好奇道:“難道你不恨身邊的女人背棄你?”
  趙易笑了笑:“我只要足夠強勢自然有女人跟著,若是碌碌無為,身邊的女人自然會離心離德,我何必強求,至于感情,說實話你對我會有感情?”
  林蘭默不作聲,趙易的這話非常有道理,她的確是因為趙易的強勢才愿意依附的,而且對于趙易她心中也不是感情,而是一種臣服,這種臣服是來自于身心上,若是趙易是皇帝,她肯定是一個合格的忠臣。
  不過有句話說的好,良臣擇主而侍,若是趙易不在強勢,潛力耗盡,那么她肯定要脫離趙易。
  所以當小紅給林蘭下禁制的時候趙易欣然接受,一點想要阻止的意思都沒有。
  “回去之后來我雙龍峰吧。”趙易忽的又道。
  “知道了。”林蘭松了口氣,然后嬌聲回道。
  只是當趙易帶著赤牛剛剛跨過界門的時候返回天道宗的時候忽的感到自己的身上有好幾道強大的念頭掃過。
  “這是界門殿修士在檢查我們的身份,為的就是防范一些敵人混進宗門,不過別太在意,你我只有法相境的修為,他們不會檢查的太嚴。”林蘭說著亮出了自己身上的身份令牌。
  當即那幾道強大的念頭迅速退去。
  不過趙易仍然感覺有一道念頭盯著自己,或許是因為自己身上沒有天道宗身份令牌的緣故。
  “回紫楓山脈。”
  趙易也沒有太過在意,和其他進出界門的修士一樣向著界門殿外飛去。
  然而他還未飛出界門殿的時候卻看見門口一位法相境修士狼狽不堪的被人踩在了腳下,臉上滿是痛苦之色,仿佛受到了什么折磨一般。
  若是不認識的人到也罷,可是他卻認識這個修士。
  此人叫宗勝,前一日在落鳳山脈的時候想打劫趙易,結果一群人被趙易給殺了,就只剩下他一個,要不是因為赤牛的緣故這個宗勝估摸著也得死在他的手中。
  可是沒想到當初一別之后再見到他居然下場如此的悲慘。
  “趙易,你自求多福吧,云斷山脈的真皇境高手寇高不知道從哪收到消息說你身上有本源珠,所以來這里堵你,同時也要為你殺了那么多云斷山脈的修士報仇..”宗勝的一道念頭傳來,不過還未說完便慘叫一聲。
  這個臉帶戾氣的中年男子冷哼一聲:“剛才你在給誰傳音?”
  “沒,沒有。”宗勝哀嚎道,不知道在受著什么樣的折磨。
  趙易頓時目光一凝,隨后他便感覺到周圍的天地之力一陣波動,之后便法相那波動的天地之力一下子消失不見,自己好像一下子被人從這個世界上隔絕了一樣,某種特殊的力量充斥在周身,如同一把無形的枷鎖將自己牢牢的困住。
  “你就是趙易?給我過來。”寇高冷冷的說道。
  聽到這話很顯然,這個叫寇高的人早在一開始就一件發現了他。
  “此人就是真皇境高手?”趙易一下子變的無比的凝重,縱然是他的實力再怎么強大,可是他知道自己絕對不可能是一位真皇境強者的對手,在這樣的高手面前自己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
  沒想到這次在太古星上沒有遇到什么大麻煩,反而一回天道宗就遇到了麻煩。
  也不知道這個寇高是從什么地方得知自己身上有本源珠的消息,但是從眼前的情景來看應該不是這個宗勝在里面推波助瀾。
  若是此人真想報復自己也不會暗地里和自己傳音。
  “趙易,這個人是云斷山脈的真皇境高手,好像叫寇高,這下糟糕了,他居然在這里堵我們。”林蘭臉色大變,嚇的六神無主。
  趙易冷靜的說道:“他不是堵我們,而是堵我,你和赤牛先走。”
  林蘭聞言,連忙想要離去。
  “沒有我的命令你們一個都別想走。”寇高冷冷道:“都給我滾過來,”
  說著隨后一揮,一股無窮無盡的天地之力好像一座座大山一般向著趙易林蘭兩個人壓來。
  趙易立刻使出上品防御道器,身上的法力源源不斷的宣泄而出,試圖抵擋這股恐怖的力量,可是他發現這是徒勞的,自己的力量好像被壓制住了,根本離不開身體。
  “想要反抗,一切都是徒勞的。”寇高哼了一聲,隨后揮了揮手立刻將趙易和林蘭兩人擒到了眼前。
  “閣下是誰,你我應該素不相識吧,為何好端端的對我出手。”趙易冷靜的說道。
  寇高說道:“我想你心中非常明白,這里雖然是天道宗,但是我要弄死你也是輕松之極,不過我賣你們山主楚狂一個面子,今日不殺你們,但是我想要的東西你們卻得吐出來。”說著他大步走到了被禁錮的林蘭面前直接將其儲物戒取下,然后一道念頭掃過去直接將林蘭儲物戒中的元神烙印擊碎。
  “盡是一些垃圾。”他掃看了一眼隨后將林蘭的儲物戒丟在一旁,然后又來到了趙易的面前。
  很顯然他是要搜尋本源珠。
  不過像這樣明目張膽的強行掠奪,對于如果的天道宗修士也只是略微看了一眼并沒有人太過在意。
  修行界可是實力為上的世界,只要你有實力強取豪奪算什么。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