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2)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2)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2)     

不死玄帝564 費寶元

“什么?一拳轟碎章穩的肉身,而且沒動用一絲法力或者天地之力,完全是肉身力量!”陸元大驚。
  “真是個怪物,單單肉身力量竟能轟碎法相后期修士的肉身。若是再輔以法力,天地之地,那還了得?難怪之前他說曾斬殺過法相巔峰修士,看來此言非虛。”馬明暗道。
  “逃,不是此人對手!”陸元喝道,立即飛走,馬明緊隨其后,唯獨剩下可憐的章穩。
  看著倉皇而逃的陸元和馬明,趙易也懶得去追他們,只是吐了一口呼風術將章穩的元神法相吹散。
  稍后,趙易回到元神法相青龍下方。此刻,龍源丹吸收的差不多了,趙易將元神法相青龍收入金核,隨后向龍谷飛去。
  之前趙易怕翼鳥龍尋麻煩,所以非的很遠,現在飛回去需要好幾日。
  五日后,趙易來到龍谷山脈。山脈還像趙易走之前那樣一片殘垣,放眼望去,龍谷山脈聚集了很多散落的妖獸,有原本就是龍谷山脈的,也有附近來的,看起來一片混亂,時不時的發生打斗。
  “看這里一片混亂,也不知道那三只真皇遺種妖獸還在不在這里。”趙易喃喃說道,隨后向龍谷所在地飛去,要有龍血晶石估計就在剩下的半壁龍谷里。
  “吼……”
  隨著趙易靠近,在斷壁殘垣種尋找龍血晶石的妖獸頓時警惕起來,不斷的朝趙易發出吼聲。
  “嗯?這些妖獸好像在針對自己,連打斗中的幾只妖獸也停下來,而且在不停的向自己逼近。”趙易暗暗說道。
  這時,遠處一位修士看到趙易,見他身著天道宗衣服,提醒道:“這位同宗道友,且莫靠近,這些妖獸已將這里化為自己的領地,一旦靠近它們就會聯合發動攻擊。”
  “嗯?”趙易看著越來越多的妖獸向自己逼近,略微思索還是決定向后退去。雖說他現在有龍鱗鎧甲,但是此地少說有兩三千頭妖獸。若是合力一擊,怕是比真皇中期的強者全力一擊也不差分毫吧。
  飛回到同宗修士身邊,趙易感謝道:“多謝兄臺提醒,不知道兄臺怎么稱呼,這里現在又是什么情況?”
  “我叫費寶元,大家都喜歡開玩笑的叫我元寶,你也叫我元寶吧。”那個叫住趙易看起來有點憨厚的同宗修士自我介紹道。
  “元寶?好名字!我叫趙易。”趙易禮貌說道。
  “你就是趙易?”費寶元驚了一聲,顯得很吃驚的樣子。
  “嗯?有什么問題嗎?”趙易詫了聲,奇怪的看著費寶元。
  “你就是趙易阿!沒想到會在這看到你,你的大名在我們云南山可謂是鼎鼎大名,人人皆知!你在新人賽上出盡了風頭。”費寶元說道。
  “云南山?”趙易想了想,天道宗卻是有這樣一個地方,是個連三流勢力都稱不上的地方,坐鎮的是一法相巔峰修士,收留的基本都是元神境修士,鮮有法相境修士。看費寶元一身法相后期勢力,在云南山應該是說的話的人。
  費寶元見趙易念叨云南山,臉不由一紅,尷尬說道:“趙兄,讓你見笑了,我們云南山只是一個很小的山頭。”
  在天道宗總宗,有真皇境修士坐鎮的三流實力可謂遍地都是,更不要說不入流的小勢力,更是如繁星一般,數不甚數。
  “元寶,不必如此,沒什么好難為情的,英雄不問出處,何必介懷!”趙易坦率笑道。
  “趙兄,你也是這樣認為?我也覺得,是金子在哪都會發光,將來有朝一日我突破真皇,我們云南山就可以躋身三流勢力!”費寶元一臉認真道。
  “嗯,你可以的。”趙易很認真地說道,“對了,元寶兄,此地現在是什么情況?我看四周有不少散落的修士,怕是都是為龍血晶石而來的吧。”
  “趙兄弟,你說的不錯,這里的修士全是為龍血晶石而來,我也是。只不過現在這些妖獸像是達成了一致,稍有修士靠近,它們就會聯合發動攻擊,我們根本沒機會深入尋找龍血晶石。”費寶元郁悶說道。
  “原來如此。”趙易點頭,也有些失望,如果妖獸真如此團結,別說尋找龍血晶石,就在進入也是個問題。
  “對了,趙兄,我一事我不知當講不當講。”費寶元一臉為難樣道。
  “元寶兄,但說無妨。”趙易說道。
  “趙兄,是這樣的。前段時間我聽聞龍谷發生變故,聞訊而來,中途曾見到一只受傷的翼鳥龍。我尋思著看能不能找機會將它斬殺,便一路尾隨,想尋個機會將它斬殺。后來跟著跟著,發現翼鳥龍來到一處絕壁,絕壁上有一個開辟的洞穴,用石頭堵住。在石頭被翼鳥龍擊碎時,我看到滿洞穴的龍血晶石。當時想翼鳥龍已生受重傷,便想強行斬殺它,還能得到一大筆龍血晶石。但是結果失敗了,反而被翼鳥龍重創,索性沒有生命危險。后來見實在沒辦法斬殺翼鳥龍,就來到了這里。”費寶元說道。
  “你的意思是想和我合伙斬殺翼鳥龍?”趙易當即明白費寶元的意圖。
  “不錯,趙兄弟,正有此意。”費寶元沒有虛偽,當即說道。
  “元寶兄,為何選我?這里可是有若干修士,而且不乏法相巔峰,我不過法相中期。”趙易問道。
  “趙兄,你就別謙虛了,之前我曾聽說你斬過法相巔峰的修士,可謂真皇境下第一人,而且在天道宗素來聽聞趙兄弟講義氣,其他修士我不放心。”費寶元認真說道。
  趙易一愣,費寶元的理由有些令他吃驚,同時暗驚自己斬殺法相巔峰修士的消息傳的這么快,不過從費寶元這幾句話上看,他應該是個實在人。當即說道,“勞煩元寶兄看的起,之前我確實站殺過法相巔峰修士,不過只是取巧而已。既然元寶兄如此相信在下,那還勞煩前方帶路,一起想辦法得到龍血晶石。不過翼鳥龍非常危險,乃是真皇境遺種妖獸,之前我曾跟它交手過,龍語風暴異常恐怖。若不是有幾分能耐,肯定必死無疑。”
  費寶元暗吸了一口涼氣,之前聽說趙易斬殺法相巔峰修士,以為只是傳言。現在從趙易口得到證實,對趙易的評價有深了幾分。法相中期實力斬殺法相巔峰,絕對有悖常理,不得不說趙易是個厲害的角。
  “不錯,龍語風暴異常恐怖,之前我的肉身也差點毀在它上面,不知道趙兄有沒有什么好辦法,牽制翼鳥龍。”費寶元問道。
  趙易略微思索,說到:“元寶兄,不瞞你說,我來之前偶有機緣,肉身強度得到進一步提升,興許能夠抵擋住龍語風暴。”
  “什么?抵擋龍語風暴?”費寶元吃了一驚,一臉不敢相信你的看著趙易,這個法相中期的修士絕對是個怪物!
  “元寶兄,我只是估計,至于能不能抵擋還得等交手之后才知道。”趙易說道。
  費寶元點了點頭,說道:“趙兄,你的意思是你牽制翼鳥龍,我趁機進去盜取龍血晶石?”
  “不錯,正是此意。盜來的龍血晶石,咱們二一添作五,如何?”趙易說道。
  “嗯?不行,趙兄,你牽制翼鳥龍異常危險,我不能占你便宜,我三你七。”費寶元推脫道。
  趙易一愣,這個費寶元跟自己平日見到的修士不一樣。別的修士見到機緣,恨不得全部收入自己囊腫,有時候甚至會向同伴下手,過河拆橋的事沒少見過。當即,趙易覺得費寶元是個值得一交的朋友,說道:“元寶兄,三七我有些不好意思,四六吧!”
  “呵呵,趙兄果真是性情中人,好,就聽你的,四六!”費寶元哈哈笑道,隨后前方帶路向翼鳥龍棲息的峭壁飛去。
  約莫飛行了有一天,趙易和費寶元來到翼鳥龍棲息的峭壁,費寶元在附近尋了處隱秘的地方,藏身起來。趙易則飛向山壁的洞穴,大喝道:“翼鳥龍,還記得我嗎?”
  躲在洞穴中養傷的翼鳥龍聽到耳熟的聲音,從里面爬了出來。剛出洞口,見到趙易,當即狂性大發,吼道:“你這個卑微的修士,竟然陷害本王偷了那只蠢貓的龍血晶石,害的本王和那蠢貓大戰一場,毀了龍谷,還落得重創。本想過陣子去尋你報仇,沒想到你竟送上門了,乖乖受死吧!”
  “翼鳥龍,之前你斬了不了我,現在也同樣如此。”趙易笑道。
  “哼,狂妄的修士,看本王不將你碎尸萬段!”翼鳥龍大喝,震翅飛出洞穴,向趙易撲來。
  這回,翼鳥龍沒有直接動用龍語風暴,而是想用利爪將趙易撕的粉碎。
  翼鳥龍撲來,趙易不跟它正面交鋒,只是一個勁的向后退。
  “卑微的修士,現在怕了嗎?怎么一個勁的向后退!看你是逃的快,還是我追的快!”翼鳥龍鄙視道。
  “你這蠢鳥,我只是想引你出洞,又不是真正跟你玩命。”趙易心中冷笑,不過為了徹底激怒翼鳥龍,趙易哈哈大笑說道:“你這笨鳥,也想斬殺我?就你那點攻擊,連我的龍鱗鎧甲都破不開,更不要說傷我。倒是你,重傷未愈,先受我一拳,驚世龍拳!”
  當即,趙易使出天地法相術,發力瞬間膨脹六萬倍,同時加上肉身的力量,絕對能達到七萬倍,向翼鳥龍轟去。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