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4)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4)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4)     

不死玄帝592 騙子上門

趙易金核極速飛逃,但是他知道自己無論怎么逃速度終究不及星半移,內心暗道:“不行,不能這樣逃。前面有一處山脈,可以躲到某道巖石縫中。”
  當即,趙易金核向前方不遠處的山脈墜落,躲入一道巖石縫隙。
  緊隨其后來到山脈的星半移,不見金珠子的蹤跡,詫異道:“這金珠子飛到的很快,落到山脈中就不見了蹤跡,也不知道他躲到哪去了,可惡,可惡!”
  “不行,絕對不能放過他,那金珠子絕對是趙易的元神法相。”星半移暗道,接著一陣冷笑,說道:“冥王星上的死氣太重,即便是真皇后期強者的元神法相也妄想在這機具腐蝕性的空氣中存活多長時間,更不要說法相境的修士,我且在此看守一段時間,不信趙易的元神法相不露面。”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藏在巖石縫隙中的趙易金核動也不敢動,一直呆在原地,因為他感覺到附近強大能量波動,肯定是星半移的。
  然而時間一長,趙易就發現不對勁的地方,金核表層逐步染上一層不滿死亡氣息的黑色霧氣。
  “這是這里的死亡氣息?它們在滲進自己的金核里!”趙易暗吃了一驚,金核里的元神法相青龍感到一陣不安,因為黑色霧氣在不斷侵蝕他。
  “不行,不能再呆在這里,否則遲早要被死亡黑色霧氣侵蝕而死。”趙易金核暗暗說道。
  “但是星半移還一直守在附近,絕對不能出去,不然會死的更快!”
  兩種情況,均無法擺脫死亡,區別只在于時間長短而已。
  “不行,一定要堅持住,星半移不可能一直守在這!”趙易暗告誡自己,一定要沉的住氣。
  十天過去了,星半移還是沒走,金核里的元神法相青龍身上青色鱗片已被侵蝕的發黑,奄奄一息,隨時可能崩潰。
  “不行,一定要堅持住!”趙易暗暗給自己打氣。
  此刻,守在山脈中的星半移喃喃自語說道:“十天了,較是真皇境強者的元神法相也被死亡霧氣侵蝕而潰散,不要說法相境修士了。不過這個趙易頗為奇特,元神境時斬殺法相公子高,法相境時斬殺真皇寇高,得多留心一點,就再等五天,如果金色珠子元神法相還不出現,肯定是死亡霧氣侵蝕一空。”
  方才,星半移使用他心通時,稍瀏覽了下趙易的事,自然知曉趙易的一些事跡。
  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三天過去了,趙易的元神法相青龍越來越虛弱,真的已經到了奄奄一息的程度,而此刻的金核也基本上變成黑色。
  第四天,趙易感覺到自己已經到了極限,“難道就要死在這了嗎?不行,一定要堅持下來,可是死亡霧氣實在太厲害,元神法相青龍已經艷艷一下,連眼睛都睜不開,金核里的金色流光也被侵蝕的所剩無幾,該怎么辦?”
  趙易沒有任何辦法,唯獨堅持!
  第五天,天剛蒙蒙亮,打坐中的星半移睜開眼睛,自言自語道:“第五天了,趙易的元神法相珠子肯定被死亡之氣侵蝕一空,沒必要再守在這!”當即,星半移飛走,離開此處山脈。
  星半移一走,趙易金核立馬感應到,因為星半移無時不刻不釋放者法力抵擋著死亡霧氣。
  “他走了!”趙易神色大喜,立即從巖石縫隙中飛出,催動所剩不多的金色流光凝聚出新的肉身。
  “得趕快補充金色流光和法力!”趙易暗暗說道,立即吞下一些上品法力丹。
  片刻,趙易稍感覺好些,只是覺得新凝聚出的身體有些不對勁,但此地絕對不是研究這個問題的地方,必須立即離開,除了擔心星半移回來,還因為極恐怖的黑色霧氣。
  當即,趙易拔下現插在金核上的虛空令劃開虛空,進入虛空。自從凝聚出金核,趙易就將原本插在手臂上的虛空令轉移插到金核上,因為肉身在交戰中隨時可能崩潰,虛空令很可能遺失,但插在金核上絕對不會。
  進入虛空,趙易在星空殘圖上勉強找到自己的位置,然后通過虛空裂縫向天道宗總宗趕去。
  虛空之中沒有時間,沒有距離,沒有一切,只有趕路的趙易。
  這時,距離大荒界考驗已結束三個月,天道宗參加考驗的修士已回到天道星,包括費寶元。
  費寶元回到天道宗,心中知道趙易本尊兇多吉少,面對趙易儲物戒的誘惑,里面很可能有若干奇特的功法,但他沒有動一絲邪念,而是按照當初的承諾將趙易的分身和儲物戒送向紫楓山脈雙龍峰李南蓮手上。
  在這些參加歷練修士回來后,趙易的事跡在天道宗傳來了,議論紛紜。
  “你聽說了嗎?紫楓山脈的法相后期的趙易竟然斬殺了真皇強者寇高!”
  “聽說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這回趙易的大名肯定會傳遍整個天道宗,而紫楓山脈山主肯定會好好栽培趙易,相信不用多久趙易就能跨入真皇境。”
  “豈止,我覺得很可能引來總宗的某位長老,法相境斬真皇強者,在我們天道宗歷史上絕無僅有,趙易絕對是天才中的天才!”
  “呵呵,你們還不知道吧?趙易被選當做祭品了,任他天賦再高,再怎么傳奇,終究擺脫不了死亡的命運!”
  “什么?趙易成為了祭品?這是怎么回事?快給我說說。”
  “原來如此,這個趙易還真夠倒霉的,竟然被龍神之侍選作祭品,肯定是有死無生。”
  “可惜阿,這樣一位天才隕落了,不然百年之后,我們天道宗必將誕生一個神話!”
  這時,三位修士來到紫楓山脈雙龍峰前,一陣叫喊,“李南蓮、林蘭可在?”
  “段山,你確定我們要打劫趙易的雙龍峰?雖說趙易成為祭品必死無疑,但是這里終究是紫楓山脈,萬一惹怒真皇強者楚狂,我們肯定會死無葬身之地。”跟隨段山身后的一位名為萬達的修士說道,他是段山在大荒星時招來對付趙易的兩位修士之一。
  “富貴險中求,趙易的老巢肯定有很多資源,說不定還有奇特的功法,我覺得有必要試一試。”另一個跟隨段山的張印冷酷道。
  “張印說的不錯,富貴險中求,像我們這樣沒有加入任何勢力的散修人士只能搏一搏,而且我早就打聽好了,趙易府上就兩個女流之輩,一個法相初期,一個法相中期,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段山說道。
  “可是……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應該是上品道殿吧?即便我們三人合力一擊,也不肯能撼動分毫。”萬達皺眉說道。
  “哈哈,誰說我們要正面轟擊了?”段山壞壞一笑,像是早有主意。
  “段兄,你的意思是?”萬達狐疑的看著段山。
  “看我的!”段山神秘一笑,飛到上品道殿大門口。
  這時,里面的李南蓮和李蘭聽到外面有人叫喚,透過大門問道:“來者何人,所為何事?”
  “兩位姑娘,我叫段山,是趙易在大荒星結交的摯友,此番前來乃是為趙兄之事而來,可否讓在下進去一敘。”段山一臉真誠說道。
  “是趙公子的朋友,里面請!”李南蓮當即說道,段山心中一陣得意,這么容易就得手了,但卻被林蘭攔住,“且慢,請問段山兄弟,你說你是趙易的朋友,可有什么證據?”
  段山一陣皺眉,沒想到里面另一位叫林蘭的女修士如此警覺,心中一陣思量,說道:“兩位姑娘,我段山和趙兄弟相識時間雖然不長,但是感情非常深厚,此番前來乃是為趙兄弟身前遺愿而來。”
  “什么?趙大哥真的死了?”李南蓮一同到遺愿立馬激動起來。
  “嗨,說來慚愧,我和趙兄弟在大荒星上一起出生入死,沒想到最后趙兄弟竟被龍神之侍選作當祭品,歷年歷代充當祭品的修士,都有死無生,所以趙兄弟在得知自己成為祭品之后,讓我幫他完成一些遺愿,主要就是將他的一些資源帶回給你們,還有……”
  “還有什么?”李南蓮聽到趙易的消息,嗚嗚哽咽,淚水啪啪地往下掉落。
  “還有……此處不方便說,請讓在下進去再詳細道來。”段山懇求道。
  “你還沒拿出證據,證明你跟趙易是朋友。”林蘭再一次說道。
  段山再次皺眉,沒想到林蘭這么難纏,還以為三言兩語能把她糊弄過去,看來不行,說道:“兩位姑娘,在下實在是沒有辦法證明,如果兩位姑娘不相信在下,在下只好告辭!”
  說完,段山做出轉身要走的架勢。
  “且慢!”林蘭和李南蓮當即叫住他,段山臉上浮現出一絲得意笑容,心中暗道:“這一招欲擒故縱果真有效,這兩個姑娘還是很關心趙易的遺愿。”
  段山轉身,彬彬有禮問道:“兩位姑娘,不知還有何事?”
  “你且慢走,我問你一些問題,如果你回答出來就證明你是我家公子的朋友。”李蘭說道。
  段山眉頭微皺,但臉上卻一臉坦率,說道:“姑娘請問,在下必定如實答復。”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