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5)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5)     

不死玄帝606 逃脫

極速飛行,趙易離胡一行他們越來越遠,而何陽離他卻是越來越近,終于趙易停了下來。
  何陽看到趙易停下來,冷笑一陣,“黃毛趙易小二,乖乖受死吧!”
  “就憑你?大言不慚!”趙易譏諷。
  “受死吧!大力山神拳!”何陽大喝,后背雙翼消失,拳頭開始凝聚法力,形似山峰。
  面對何陽的大力山神拳,趙易為之一笑,說道:“你這套拳法主要依仗雄渾的法力,才能將它發揮至極致。此刻你法力凝聚出拳山雖然龐大,但并不凝實,簡單說就是徒有其表。
  “休要嘴硬,接了再說!”何陽大怒,凝聚出的拳山砸出。
  “驚世龍拳!”趙易同樣一聲大喝,使出自己最強的蠻橫攻擊,狠狠砸向何陽的大力山神拳。
  砰的一聲撞擊,何陽被兩拳余威震退數步,而趙易卻是紋絲不動。
  “嗯?你的法力怎么會如此雄渾?”何陽詫異的看著趙易,顯得十分的費解,這個法相后期的修士如何將法力練到這個恐怖的地步?
  “呵呵,早就說了你徒有其表,現在信了吧?”趙易譏諷冷笑。
  “可惡!看我追魂奪命腿!”何陽大怒,他乃是法相巔峰的修士,豈容趙易如此侮辱他?
  趙易看著動怒的何陽,暗暗說道:“不能跟這個何陽糾纏,一旦胡一行他們過來,自己可就麻煩了,真皇中期的強者可不好對付!得速戰速決!”
  “可是現在肉身被死亡霧氣腐蝕的嚴重,動用天地法相術很可能會令肉身崩潰。可是如果不能動用天地法相術,又沒有絕對的優勢,想要瞬間斬殺何陽斷然不容易。”趙易皺眉暗道。
  “對了,元神劍!元神劍可直接斬對方元神法相。”趙易突然想到,當即召喚出元神劍來。
  何陽看到趙易召喚的元神劍,一時并未認出來,只當是尋常的攻擊道器,所以并未放在心上。
  “元神劍斬!”趙易大喝,催動元神劍斬向何陽。
  “哈哈……沒用的,你這劍看起來并不厲害,我有上品防御道器,你能奈何我?”何陽大笑,身上頓時浮現出一副鎧甲,根本不把趙易的元神劍放在眼里。
  “蠢貨。”趙易冷笑。
  “嗯?你這是什么劍?怎么跟普通道器不一樣?“這時,何陽看到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元神劍,覺察到不對勁,頓時警惕起來。
  “這是元神兵器,可直接斬你元神法相!”趙易大道。
  “什么?你竟然還有元神兵器?怎么可能?”何陽為之一驚,頓時動用金翅大鵬訣,迅速避讓。
  然而為時已晚,元神劍直接穿過他的頭盔鉆入他的腦袋中,斬向何陽的元神法相。
  “阿……”何陽頓時發出一陣慘叫,臉色變得煞白。
  遠處,胡一行他們聽到何陽的慘叫聲,頓時意識到不妙,說道:“你們留在這,一定不能讓那個大和尚逃走,我去看看!”
  “胡師兄放心,這個大和尚絕對跑不掉!”武元青當即說道,胡一行向何陽慘叫的方向迅速飛去。
  元神劍乃是真皇強者寇高的元神法相所化,又經寇高肉身精華淬煉,強度可想而知,起是法相修士元神法相能夠對抗的?在元神劍進入何陽腦顱后,直接將何陽的元神法相斬成兩截,何陽當場斃命。
  修士,肉身破滅,元神法相還在,還有繼續存活的希望,但若是元神法相破滅,就沒有一點生的可能。
  看著何陽的尸體,趙易為之一笑,并沒有什么成就感,只是暗道:“方才何陽死時,發出一聲極其凄慘大聲的慘叫,怕是現在胡一行他們正向這邊趕來吧?以我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對付真皇中期的胡一行,而想直接逃走不被他追上似乎也不太可能,該怎么辦?”
  “虛空令!”趙易一笑,麻利的取下何陽的儲物戒,然后用虛空令一劃,隨之進入虛空。
  在趙易剛進入虛空不到三息時,真皇強者胡一行出現在何陽死的地方,一臉狐疑,“怎么不見趙易?難道他已經逃走了?不應該阿,他只是法相后期的修士,速度哪有這么快?”
  “等等,剛才趕到這里時發現空間有些裂紋,難道趙易進入了虛空?”胡一行自言自狐疑道。
  “不可能,虛空那是只有造物強者才能進入的地方,趙易怎么可能進入?”當即,胡一行將自己的荒謬揣測否定。
  “嗯?怎么感覺有人正盯著自己看?”胡一行詫異道。
  胡一行是真皇中期實力,比之寇高還要高一個檔次,感知自然也勝過寇高。
  此時此刻,趙易就站在胡一行對面,不過是在虛空中,胡一行只能感知,并不能看到。虛空就像一面透明單面可見的玻璃,只能趙易看到胡一行,胡一行無法看到趙易。
  虛空中的趙易看到胡一行不停的打量自己所在的虛空,知道這是作為一個真皇中期強者有的感知,便立即離開。
  “嗯?被盯著的感覺消失了?還是剛才只是自己的錯覺?”胡一行狐疑說道。
  稍后,胡一行在四處搜尋了一番,沒見到趙易的蹤跡,只能帶著何陽的尸體離開。
  片刻,胡一定回到礦坑,武元青他們飛來,問道:”胡師兄,何陽這是怎么了?”
  “死了。”胡一行輕描淡寫的說道,像是死的并不是他的同門師兄弟,而是一只不相干的阿貓阿狗。
  “怎么會死了?是趙易殺的?”何沖詫異的問道。
  “應該是,我趕到的時候何陽已經死了,元神法相被斬,對方應該是施展了元神法相攻擊。”胡一行說道。
  “對了,我想起來了,之前趙易跟無相大和尚交手時曾使用過一件元神兵器,難道說何沖是死于元神兵器之下?”武元青揣測道。
  “什么?趙易有元神兵器?他是劍修者?”胡一行吃了一驚,詫異問道。
  武元青搖搖頭,說道:“趙易的元神法相是一頭青龍,并不是劍修,至于他的元神兵器從何而來就不知曉了,據說是斬殺了真皇強者寇高所得。”
  “斬殺真皇強者?”胡一行再次吃了一驚,顯得萬般不可思議,法相修士如何能斬真皇強者?撇開法力和天地之力上控制上的懸殊不說,就單單真皇領域,就不是法相修士能夠掙脫的,可以說真皇強者翻掌就能將法相修士斬殺!
  “胡師兄,我也是道聽途說,并沒有輕言所見。”武元青說道。
  胡一行點頭應了聲,問道:“那個大和尚呢?斬了沒有?”
  “胡師兄,對不起,讓那個大和尚逃脫了。”負責斬殺無相大和尚的玩劍無奈說道。
  “讓他逃了?不應該阿,他的護體金剛都被你打破,如黑還能逃走?”胡一行詫異問道。
  “剛才眼看著就要斬殺他,他突然一拳破開虛空,走了進去,我想攔都攔不住。”萬劍無奈說道。
  “什么?大和尚竟然破開虛空?他不只是佛宗的一個護法嗎?也就是一個法相修士的實力,怎么可能破開虛空?”胡一行萬分驚詫,不可思議的看著的萬劍,可是萬劍根本不會拿這種玩笑來開脫,而且這里還有武元青他們這些目擊者,難難道那個大和尚真的破開了虛空?
  “胡師兄,萬劍沒有說謊,那個大和尚真的破開虛空了,而且當初他來搶儲物戒時也是突然破開虛空出現的。”武元青說道,只是他也覺得奇怪,一個實力跟法相修士相當的佛宗護法,怎么會破開虛空呢?
  胡一行沉默片刻,說道:“這事不簡單,一個法相級別的護法能破開虛空絕對不簡單,武師弟你速回總宗將此事稟告宗主,很可能是那東西出現了。”
  “那東西?”武元青一愣,當即想到什么,剛想說出口,但被胡一行阻止住。
  “胡師兄,我這就回總宗。”武元青說道,當即取出界門跨了進去。
  這時,趙易來到一遠離北極圈礦坑的偏僻地方,劃破虛空回到星球上,暗自慶幸道:“還好脫身快,不然被真皇中期強者纏上就麻煩了。”
  “也不知道何陽儲物戒中有什么好東西,算了,先不管他的儲物戒,先看看搜集了多少冰之女神淚,如果能夠換取足夠的雪靈圣水,就離開這!趙易暗暗說道,當即檢查起自己的儲物戒。
  片刻,趙易將儲物戒中的冰之女神淚清理出來,臉色一陣泛苦,無奈說道:“才不到三百斤,哪夠換雪靈圣水?不行,還得想辦法回礦坑搜集冰之女神淚,只是那里有真皇中期強者坐鎮,該如何是好?”
  一想到真皇中期的胡一行,趙易就不由一陣頭皮發麻,心里也是一陣郁悶,要不是無相大和尚突然跑出來攪局,現在自己早就趕向雪族所居住的星球了。
  想到無相大和尚,趙易不由喃喃自語,“也不知道那個無相大和尚有沒逃脫掉,應該逃脫掉了吧?他能從虛空中突然出現,也應該能遠遁虛空。他手上可是有好幾萬斤的冰之女神淚,似乎奪回他手上的兵之女神淚更加容易些,至少沒有生命危險,只是不知道無相大和尚現在在哪?”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