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30)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30)      第三章勾心斗角(11-30)     

不死玄帝620 一場交易

其實也不能說是茅草屋,畢竟它的占地面積很大,不比任何一個佛的行宮小,應該稱超大茅草屋。
  小紅來到超大茅草屋面前,對著超大茅草屋大門喊道:“晚輩小紅,請求拜見南無阿彌陀佛。”
  聲音傳出去老半天,小紅可以肯定十里外的人都能聽到,但是超大茅草屋里沒有半點回應,“難道南無阿彌陀佛不在家?不可能,觀世音佛說他感應到南無阿彌陀佛在這里,應該不會錯,難道南無阿彌陀佛不想見我?”
  “晚輩小紅,請求拜見南無阿彌陀佛。”小紅再次喊道,無論如何她都要想辦法見到南無阿彌陀佛。
  這時,超大茅草屋的門大開,里面走出一個佝僂瘦弱的老者。
  小紅看著出來的老者不由一愣,這是誰?守門童子嗎?額,似乎年紀有點大。再次說道:“老爺爺,晚輩小紅,請求拜見南無阿彌陀佛,還勞煩通報下。”
  “你要見我干嘛?”老者別著手臂問道。
  “您就是南無阿彌陀佛?”小紅詫了一聲,顯得有些不可思議,這位老爺爺看起來更像一個柴夫,沒有半點佛像,瘦骨嶙峋的,不過觀世音佛說南無阿彌陀佛生性古怪,也就沒再對南無阿彌陀佛的這幅裝扮感到奇怪。
  “不錯,老僧就是!”南無阿彌陀佛說道。
  “南無阿彌陀佛,晚輩小紅,懇求您施一些生命之水救救我的趙大哥。”小紅說道。
  “救你的趙大哥?你的趙大哥是什么人?我為什么要救他?”南無阿彌陀佛冷淡的問道。
  “趙大哥和我青梅竹馬,此番被神武宗的修士圍困趙大哥將生的機會給了我,而自己卻落得肉身崩潰,元神法相也僅剩一縷。請南無阿彌陀佛救救我的趙大哥,我愿意付出任何代價。”小紅懇求道。
  “元神法相?你的趙大哥是天道宗的修士?天道宗和我們佛宗面和心不合,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我不救。而且你身為佛宗的修士,一入佛門四海皆空,怎么還能牽腸掛肚的揪著情絲?你的趙大哥死了,正好可以了卻你的塵緣,斬斷情絲,可以一心向佛。”南無阿彌陀佛說道。
  “南無阿彌陀佛,如果不能救趙大哥,我活著還有什么意義?如果是因為趙大哥是天道宗弟子的愿意,我會說服他加入我們佛宗。”小紅懇求道。
  “不救不救,說什么都不救。”南無阿彌陀佛擺手,轉身向屋內走去。
  “南無阿彌陀佛,我愿意拜你為師傅。”小紅說道。
  “嗯?”南無阿彌陀佛一愣,轉過身來好奇的看著小紅,問道:“我為什么要收你為徒?而且你有什么資格讓我一尊大佛收你這初入羅漢為徒?”
  “這顆南竹星上只有南無阿彌陀佛你一人吧?”小紅不答反問。
  “不錯,有什么問題嗎?”南無阿彌陀佛一下子來了興趣,好奇的看著面前這個不畏懼自己分毫的羅漢小紅。
  “我素聞南無阿彌陀佛所修佛道與眾佛接不一樣,我想南無阿彌陀佛也希望有人繼承發揚您的佛道,證明你修的佛并未取巧而來,而是跟眾佛一樣歷盡磨難吧。”小紅說道。
  “嗯?”小紅這一番話說的南無阿彌陀佛內心揪揪的,他受眾佛排擠,無非是因為自己所修佛道不一樣,認為自己只是誤打誤撞修來,如果有其他人沿著自己所修佛道修成佛,豈不是能證明自己的佛道是正確的,并非偶然觸成。
  當即,南無阿彌陀佛對小紅的提議來了興趣,問道,“你有什么資格參悟我的佛道?如果你這輩子都無法突破羅漢境,豈不是毀我佛道,讓眾佛更加笑話我所修佛道?”
  “憑我是紅蓮佛的轉世,此生必定可修成大佛,甚至佛祖!”小紅鏗鏘有力道。
  “你是紅蓮佛的轉世?”南無阿彌陀佛驚了一下,眸子里閃出一道精光,釋放出他心通佛法。不過,面前這個女子正是紅蓮佛的轉世。眾佛之中,似乎還沒有一尊大佛的弟子成為大佛。收一個未來有可能成為佛祖的弟子似乎很不錯,即便不能修成佛祖,修成大佛也夠自己牛掰的。
  沉思一段時間,南無阿彌陀佛說道:“行,你的條件我答應,我給你生命之水,你做我徒弟。”
  小紅見南無阿彌陀佛同意,心里著實暗舒了口氣,“趙大哥有救了。”
  當即,小紅取出蓮臺。
  南無阿彌陀佛看到蓮臺,不由詫異,“你的趙大哥是一座蓮臺?”
  “不是的,趙大哥肉身已毀,只剩下一絲元神法相在這蓮臺內。觀世音佛說想要救活趙大哥,需要先將蓮臺復活,所以才需要生命之水。”小紅解釋道。
  “原來如此。”南無阿彌陀佛明白過來,但是立馬意識道一個問題,急切問道:“你這蓮臺可是血煉之物?”
  “嗯。”小紅點頭。
  “不行,剛才的條件我不同意。”南無阿彌陀佛反悔道。
  “為什么?”小紅焦急,顯得十分不解。
  “你這蓮臺乃是血煉之物,想要救你的趙大哥,必須強行取出血煉烙印,而這回令你重創,影響你日后修為,別說修煉大佛了,就是修煉菩薩都很難,到時候只會玷污了我的佛道,讓眾佛恥笑我。”南無阿彌陀佛說道。
  “不會的,我一定會成為大佛的。”小紅肯定道。
  “不可能。”南無阿彌陀佛果決搖頭。
  “你身為大佛,怎么能出爾反爾?”小紅惱怒。
  “不能怪我,是你沒把話說清楚。”南無阿彌陀佛無所謂道。
  “你……”小紅氣急,但是現在不是生氣能夠解決的,腦子飛快運轉,說道:“南無阿彌陀佛,如果你能救活我的趙大哥,我和趙大哥都甘愿拜你為師。蓮臺乃是靈寶,趙大哥復活之后便有靈寶的根基,修煉你的佛道勢必事半功倍,成為大佛并不是沒有可能。”
  “以靈寶的潛質沖擊大佛并不是不可能,即便成不了大佛,成為至上菩薩還是沒有問題的,似乎聽起來不錯。”南無阿彌陀佛喃喃說道,又被小紅的提議說動了,只是還有些擔憂,問道:“你能做的了他的主?他可是天道宗的修士?若是我將他救活了,他跑回天道宗,我豈不是雞飛蛋打。”
  “我能。”小紅肯定的說道,心里暗道:“趙大哥,你要怪我,我現在已經沒有其他辦法了,只能替你答應了。”
  “那好,如果到時候他不肯,我就殺了,這樣很公平。”南無阿彌陀佛說道。
  “任憑處置。”小紅說道,催促道:“快,生命之水,趙大哥的元神法相比較弱,堅持的時間不長了。”
  “不急,一時半會還死不了。”南無阿彌陀佛淡淡的說道,隨即帶著小紅飛起,來到竹海深處一棵不起眼的大樹面前。因為都是綠色,如果不仔細辨別,是辨別不出這里有一棵大樹的。
  “這就是生命之樹?”小紅吃驚的問道。
  “不錯,正是生命之樹,整個星空到目前為止才發現三棵。”南無阿彌陀佛自豪說道,隨即帶著小紅飛到樹下。
  到了樹下,小紅這才見識到生命之樹的奇特,全身充滿著濃郁的生命之氣,樹冠大若天云,主干十分粗壯,在樹下四周有一個環形的溝渠,像是特意挖出來的,溝渠里充滿散發著無比強大生命力的盈盈之水,正是生命之水。
  “劍蓮臺放進去,能不能救活自看他造化。”南無阿彌陀佛說道。
  小紅不敢怠慢,立即將蓮臺放水渠中。破損不堪,被太陽金焱燒的面目全非的蓮臺一到生命之水中立刻變得不一樣,上面的灼痕慢慢被撫平,頃刻間煥然一新。
  不過想要重喚蓮臺的生機,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這是哪里?感覺好舒服。”蓮臺中趙易的一縷元神法相殘魂舒坦道,那種灼燒的痛感逐漸消失。
  小紅看著蓮臺逐漸被修復,一顆心慢慢放了下來,暗暗祈禱,“趙大哥,你會好起來的。”
  這時,旁邊的南無阿彌陀佛說道,“小紅,我感覺趙易的元神法相逐漸在恢復,是時候將血煉烙印去除,不然趙易的他的元神法相將無法融入紅蓮,到時候一旦紅蓮先恢復生機,勢必會反噬他的元神法相。”
  “我明白。”小紅當即說道,不敢怠慢,牙齒一笑強行收回蓮臺上的血煉烙印。
  “噗嗤……”
  強行收回血煉烙印,小紅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一下子失去了精氣神,如同羽毛一般往下倒。旁邊的南無阿彌陀佛終不會冷眼旁觀,怎么說現在小紅都是他的徒弟,當即釋放出佛光。佛光籠罩在小紅身上,小紅慘白的臉色有了好轉。
  “謝謝。”小紅對南無阿彌陀佛說道。
  “你是我徒弟,我不會看著你不管的。”南無阿彌陀佛說道,“日后一定要想辦法消除血煉烙印之傷,不然這輩子真的沒機會沖擊大佛。這樣的結果,不論對你,還是對佛宗而言都是極大的損失。”
  “我知道,南無阿彌陀佛。”小紅虛弱道。
  “叫師傅。”南無阿彌陀佛不悅的提醒道。
  “是,師傅。”小紅喊道。
  “這才乖。”南無阿彌陀佛很滿意的笑道,從入佛門他就獨自獨行,沒有師傅,沒有師兄姐弟,成佛之后亦是如此,此刻突然收了個徒弟,心情自然甚好。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