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2)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2)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2)     

不死玄帝675 幻境丹

王前輩接過趙易遞過來的藥材,打量一陣,說道:“可以了,能夠制作一些毒丹,希望能起到作用。”
  隨后,王前輩開始制作毒丹。
  七天過去了,前來交班的侍衛發現之前的侍衛不見了,其中一個侍衛狐疑的問道:“張利,你說包強他們去哪了?這都到了交班的時候了,怎么還不見他們過來?難不成出什么事了?”
  “出事?這地方能出什么事?我估計十之八九是翹班了,跑什么鬼地方瞎混了。”叫做張利的侍衛說道。
  “可是找不到他們我們也沒有地牢的鑰匙,無法進行巡邏,要是左管事發現,我們肯定是吃不了兜著走。”之前的侍衛說道。
  “也是,左管事可不好對付。”張利說道。
  “不如我們現在去向左管事匯報吧?看看左管事那里有沒有備用鑰匙。”
  “這樣不太好吧?要是包強他們知道我們打小報告是不會放過我們的,他可是有法相巔峰的實力,我可不是他的對手。”張利擔憂的說道。
  “可是不像左管事匯報,我們還能怎么辦?沒有鑰匙,無法巡邏,會被左管事當做玩忽職守處罰的。”之前的侍衛擔憂說道。
  “你說的沒有錯,包強雖然厲害,但是左管事更恐怖。不如這樣,我們先在此等候三天,如果包強他們回來,我們就當什么事都沒發生,如果還不回來,只能匯報給左管事。”張利說道。
  “這……行吧,希望包強他們能夠回來。”
  隨后,兩個換崗的侍衛靜靜等候。
  地牢之中,王前輩費了一些功夫,終于制作出理想的毒藥。宋前輩狐疑問道:“老王,你這是制作的什么?能有用嗎?”
  “這叫幻境丹,至于能不能起到作用這要看接下來查房侍衛的實力,如果只是法相實力,絕對沒有問題,如果是真皇之境,估計會暴露,但是機率不大,但是如果是造物境,怕是沒有半點隱瞞的可能。”王前輩喃喃說道。
  “王前輩,幻境丹是什么?”趙易好奇的問道。
  “幻境丹是一種迷幻類的丹藥,它可以迷幻那些侍衛,讓我們的牢房看起來沒有絲毫的異狀,差不多就是掩蓋老江身上散發出的紅光,在無上毒經中有相關詳細的記載,包括配置的方法。”王前輩說道,隨之將十來枚幻境丹交給趙易,說道:“趙易,要是有侍衛再來檢查,你就將幻境丹砸進老江的地牢中。”
  “王前輩,我明白。”趙易點頭道。
  轉眼三天過去了,之前的守衛包強他們還未出現,張利他們不得不去匯報左管事。包強他們被毒的粉末不剩,自然不可能回來。
  左管事接到報告,一張臉鐵青的,喝問道:“怎么會這樣?你們怎么不早點來匯報?哼,出了事你們擔當得起嗎?”
  “左管事,我們知道錯了。”張利連忙說道。
  “現在不是認錯的時候,知道之前包強他們都去哪幾個牢房探查了嗎?”左管事問道。
  “左管事,根據相關檢查記錄,包強他們隨即抽取了天級十三號牢房,之后就沒有了訊息。”張利說道。
  “走,跟我去天級十三號牢房去!”左管事臉色鐵青的說道,隨之帶上鑰匙前去天級十三號牢房查看。
  九幽血獄的牢房分天地兩個等級,天級牢房關押的無一不是威震一方的危險人物,所以平日看光也比較嚴格。現在守護的兩個侍衛失蹤,左管事內心一陣擔心,可千萬別出什么岔子,不然可就麻煩了!
  天級十三號牢房不是別的地方,正是趙易他們的牢房!
  這時,左管事他們來到天級十三號牢房,打開門。
  哐當的一聲,牢房的門被打開,趙易急忙擲出幻境丹,砸向江前輩的地牢,只見幻境丹輕聲炸開,散發出一道白煙,將王前輩包裹住,遮蔽住他身上的紅光。
  左管事他們走了進來,起初見到牢房一閃而過的紅光,還有些詫異,但是片刻之后就釋然了,也許是無量血海殘存的氣息。
  左管事來回掃視了兩圈,目光多在江前輩身上逗留,不過并未覺察出什么異狀。只是問道:“你們有看到之前來巡邏的侍衛嗎?”
  牢房內一陣沉默,誰也沒有說話。
  “都聾了嗎?左管事問你們話呢!”張利狐假虎威的喝道。
  然而牢房內依舊十分安靜,誰也沒有說話。
  這時,左管事留意到趙易,蹲在他的牢房門口,問道:“小子,你看到之前來巡邏的侍衛了嗎?”
  趙易只是一雙眼睛看著他,但始終不說話。
  “小子,這一行四人中就你實力最底,不過區區初入真皇,我拿他們沒辦法,還不能把你怎么樣嗎?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能讓你生不如死!”左管事厲聲說道。
  趙易看著左管事,依舊不說話,像這種出賣朋友的事他才不會做!
  而這時,王前輩傳來一道念頭,說道:“趙易,告訴他們是我毒死了那兩個侍衛。”
  “王前輩,我怎么能出賣你?”趙易驚異的傳了一道念頭。
  “趙易,你平日不是很聰明嗎?怎么到了這個時候愚蠢起來。兩個侍衛憑空的失蹤,肯定有人要對此事負責,不然他們肯定會追查下去,到時候只會暴露老王,還不如現在來個了斷。”王前輩傳念道。
  “王前輩,我明白了!”趙易傳念表示明白。
  “這小子還真是嘴硬,左管事,要不要我去把刑具拿來?給他上上刑,讓他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張利溜須拍馬的問道。
  “我說,我說……”趙易一臉驚恐,十分害怕之樣。
  “哈哈,左管事,這小子是個繡花枕頭,一聽要用刑就嚇得不行,快說,之前的兩個侍衛去哪了?”張利喝問道。
  “這里什么時候輪到你說話了?”左管事沒好氣的說道,張利立馬不敢說話了,只見左管事問道:“小子,你把之前的事一五一十的說出來,我保證不會傷害你!”
  “我說,我說,是他毒殺了那兩個侍衛!”趙易指著王前輩說道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