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5)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5)     

不死玄帝677 不朽之境

次日,狐假虎威的張利一如既往的查房,依舊在江前輩的牢房門口停下,狐疑自言自語說道:“我總覺得這個修士有些古怪。”
  “張利,你就別瞎想了,再有一天就要交班了,還是想想交班之后到哪逍遙去好。對了,我聽說驪山峰來了不少新人,我們可以去挑選兩個新女弟子調教調教。”跟隨他一同的侍衛說道。
  “哈哈,不錯,是該找個新女弟子調教調教了!”張利邪邪的笑道。
  隨之,二人有說有笑的走了。
  每次看到這個張利打量江前輩,趙易都不由的一陣緊張,深怕到最后緊要關頭出什么岔子,功虧一簣!
  一天過去了,張利最后一次查房,目光依舊停在江前輩身上,喃喃自語問道:“你說這個修士會不會已經死了?我看他每次都這個表情,動也不動,跟死了沒什么任何區別。”
  “誰知道呢?說不定早就死了。”旁邊的侍衛說道。
  “你想不想知道他有沒死?”張利問道。
  “你有辦法?”旁邊的侍衛狐疑問道。
  “雷法陣。”張利一笑。
  “這樣不太好吧?萬一他沒死呢?”旁邊的侍衛擔憂道。
  “沒死就沒死唄,反正他們被關在里面,這牢門是只有不朽強者才能破開的,我們還怕他不成?”張利說道,隨之向雷法陣走去。
  趙易聽到他們的對話,內心一驚,立即傳念問道:“宋前輩、王前輩,怎么辦?現在江前輩正值緊要關頭,受到雷法陣的印象不太好吧?”
  “趙易,別著急,丟一些法力丹出去,想辦法把他們引到我這邊來!”王前輩說道。
  當即,趙易丟出一把法力丹,前去開啟雷法陣的張利一愣,狐疑的看著趙易,接著小人得志樣笑問道:“小子,你想干嘛?賄賂我嗎?”說這話,張利彎下身子去撿法力丹。
  “張利,我覺得有些不對勁。”旁邊的侍衛擔憂的問道。
  “怕什么?他不過真皇境,還怕他不成?這些造物境的老東西還不是像小貓咪一樣乖乖關在籠子里?”張利不以為然,撿好散落一地的法力丹,蹲在趙易面前問道:“小子,法力丹哪來的?被關押在這里修士身上的資源不早在關押之前就被搜刮干凈了嗎?”
  有牢門擋著,趙易根本無法殺死這個侍衛,靈機一動說道:“是他給我的,他那里還有很多法力丹!”趙易指著王前輩說道,牢門堅不可摧,又有陣法,自己轟出的法力根本突破不了,現如今只能指望王前輩的毒!
  “又是你?”張利抬起頭看著王前輩的牢房,瞇著眼睛說道:“你個老東西,上回殺了兩個侍衛,現在又暗藏法力丹,你想搞什么名堂?速速給本侍衛交出法力丹來!不然雷法陣伺候!”
  “張利,我覺得有古怪,我去通知左管事了。”旁邊的侍衛擔心說道。
  “不要去,左管事來了肯定會獨吞法力丹。”張利說道,然而另一位侍衛根本沒有聽他的,已經出了牢門。
  “混蛋,白癡!”張利罵道,隨即走到王前輩牢房面前,說道:“老東西,你最好乖乖的將法力丹交出來,不然日后輪到我值班的時候有你好看!”
  “你以后不會有機會的。”王前輩淡淡的說道。
  “你說什么?”張利一頓,狐疑的看著王前輩,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而在這個時候,一直打坐中的江前輩睜開了眼睛,眾人一喜,急忙傳念問道:“老江,怎么樣了?突破了嗎?”
  “哈哈,不負眾望,成了!”江前輩大笑說道。
  張利看到江前輩在大笑,喝問道:“老東西,你笑什么?給我閉嘴,吵死了!”
  “你在跟我說話嗎?”江前輩站了起來,向牢房的柵欄走去。
  “怎么?老東西,你還反了天不成,信不信我開啟雷法陣,抽死你!”張利惱羞成怒的說道。
  “你沒這個機會了。”江前輩淡淡說道,一拳砸向牢門的柵欄。
  “哈哈,你就別白費力氣了,這是只有不朽之境才能破開的,你就省省力氣吧!”張利大笑。
  “是嗎?”江前輩一笑,凝實的拳頭已經落到柵欄上,雄渾如實的法力砸下,柵欄一下子彎曲,接著又是一拳。
  “這……”張利看著彎曲的牢房柵欄,神色有些不自然,人也顯得驚慌起來。
  “砰砰……”
  江前輩連續砸了三拳,只見彎曲的柵欄咔擦一聲,應聲而斷。
  “這……怎么可能?你怎么能砸開牢門?”張利嚇得兩腿哆嗦,動彈不得。
  這時,江前輩掰開斷裂的柵欄,走了出來,笑著說道:“你剛才不是說不朽之境可以破開嗎?”
  “什么?你達到不朽之境了?”張利兩腿麻木,噗通一聲坐到地上。
  江前輩看著他,大腳猛地一跺地,張利屁股下的石頭突然崩裂,一根尖尖的巖石直接從他的臀部刺破他的頭顱,連同法相一起死亡!
  “趙易,真是要謝謝你!”江前輩感謝道,“你往后退一些,我砸開你的牢門!”
  當即,趙易退到角落,江前輩猛地法力,拳頭如同重錘狠狠砸出,連續幾下,堅不可摧的牢門被江前砸開,趙易從里面走了出來。隨后,江前輩去砸宋前輩的牢房。
  而這時,地牢入口走進兩道聲音,只見一人驚呼道:“你們怎么出來了?”
  “嗯?”江前輩扭頭一看,大手成爪,輕喝一聲,“鷹龍爪!”一道法力巨手,將要出去地牢的兩人卷了過來,準備將二人轟殺!
  “不要殺那個管事!”王前輩說道。
  “嗯?”江前輩一怔,顯得有些狐疑,但還是依照王前輩的話,只是殺了另一個侍衛。
  這時,趙易走到剛死的侍衛面前,蹲下身子在他身上摸了幾把,找出一竄鑰匙,正是他們牢房的鑰匙,很輕松的將宋前輩和王前輩解救出來。
  左管事看到王前輩走了出來,噗通一聲跪倒他面前,誠惶誠恐的感謝道:“多謝前輩不殺之恩,晚輩一定沒齒難忘,這輩子當牛做馬報道您。”雖然左管事不明白這個曾被自己用過刑的前輩為何替自己說話,但是能保住性命就好。
  王前輩從牢房中走出,哼哼一笑,一腳將左管事踢進牢房,隨手將牢門關上,徑直的走向雷法陣啟動的地方,毫不客氣的啟動雷法陣。只見整個地牢中一陣電光交錯,最終全匯聚到左管事的牢房中。
  “不,不要……”左管事大驚,看著粗壯如龍的電鞭誠惶誠恐,然而電鞭并沒有因為左管事的惶恐而停止揮動,只見啪的一聲抽下,左管事的手臂被抽中,手臂當場斷裂,血肉模糊。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