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2)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2)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2)     

不死玄帝692 分宗消息

剛回到南竹星,趙易便見小紅前來找自己,像是有要緊的事。想到自己托小紅打聽林蘭的消息,內心不由一緊,難道林蘭出事了?不由緊張地問道:“小紅,怎么了?是不是打探到林蘭的消息?”
  “趙大哥,還沒有打探到林蘭的消息,是為另一件事而來。”小紅說道。
  “另一件事?何事?”趙易一頓,詫異的問道。
  “趙大哥,還記得我們之前所待的天道宗分宗的星球嗎?”小紅問道。
  “記得,我正打算過段時間帶趙小易前往那里,怎么了?”趙易不解的問道。
  “趙大哥,我派人前往天道宗打探消息,沒有打探到林蘭的消息,相反卻是打探到那個分宗的消息,一夜之間,天道宗分宗和神武宗分宗覆滅,一個叫大秦的王朝突然崛起,懷疑兩宗分宗的覆滅跟大秦王朝有關,目前天道宗各排出一位長老前去調查,而此事也驚動了天道星的夏家。”小紅說道。
  “還有這事?只是同時覆滅天道宗分宗和神武宗分宗,法相中期的實力便能做到,天道宗還不至于派出一位造物境的長老吧?難道是夏家的人?”趙易詫異問道。
  “不錯,正是夏家的一位強者,是天道宗的名譽長老。”小紅解釋道。
  “那就沒有錯了,我走之前天道宗分宗坐鎮的掌門是一個叫夏鑫宇的少年,而這個夏鑫宇正是夏家的嫡系子弟,分宗覆滅,怕是夏鑫宇也落難了吧?”趙易分析道,他和夏鑫宇有過一面之緣,準確的說應該是承了夏鑫宇的情,當初來總宗時,夏鑫宇可是看出是他斬了公子高,若是當時夏鑫宇按照條例將趙易法辦,怕是趙易也活不到現在。
  “消息說分宗的夏宗主不知所蹤。”小紅說道。
  “看來得回去走一趟。”趙易喃喃說道。
  “還要去?”小紅一愣,勸說道:“趙易,我告訴你這個消息,就是想你打消回分宗星球的念頭,畢竟天道宗的長老去了,如果碰到怕是會生出事端。”
  趙易搖搖頭,說道:“兩宗分宗覆滅,大秦王朝突然崛起,其中必定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而且自從我來到總宗,見識過無數星球之后,覺得那顆星球非同一般。”
  “非同一般?怎么會呢?那上面的資源格外稀缺,連突破法相境都十分困難。”小紅不以為然的說道。
  “我也說不清楚,只是直覺,也許這次回去能夠發現一些什么。”趙易微微思索說道。
  “真要回去嗎?”小紅還是有些不放心。
  “嗯。”趙易點了下頭,寬慰道:“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會照顧好自己的。而且天道宗的那位夏家長老是為夏鑫宇而去,我只要不露蹤跡,是不會有危險的。”
  “那好吧,你自己要多加小心。”小紅向來順從趙易,既然趙易已經做了決定,她自然不會阻攔。
  “現在還不急,等南蓮大體教懂趙小易處事之道,才會動身。”趙易說道,小紅點點頭表示同意。
  遠在天道宗,天道殿上,一白發長著,身披天道宗獨特法衣道袍,金絲鑲邊,金色繡花,無不必一般弟子的要華貴萬分,頭頂玉冠,面相威嚴,正坐在一張由一塊整玉雕成的玉椅上,無處不彰顯著他尊貴的身份,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天道宗宗主張天道。
  這些年,張天道一直在閉關,天道宗大小事務全交給雷鳴副宗主打理,但是自從上次神武宗宗主江海皇突然造訪,他被迫強行出關之后,便親自操持一干事務,近期更是為分宗被滅之事惱怒。
  倒不是那個分宗星球有多么重要,或者蘊藏著龐大的資源。如果是這兩者,那個分宗的排名也不會是九五二七,而是顏面問題。之前神武宗江海皇大鬧天道宗,隨后天道宗花費無數資源建立的九幽血獄破,現在更是分宗覆滅,讓張天道感到顏面掃地。
  玉座之上,張天道目光如電,透著無盡的威嚴,道袍法衣上浮動著絲絲若隱若現多種顏色的火焰,看起來幻真幻假。此刻,只見他站了起來,隨著他的起升,整個天道殿似乎都顫動了幾分,下方一干長老靜若寒蟬,只見張天道蹙著眉問道:“諸位,分宗覆滅之事你們怎么看?”
  天道宗內一片寂靜,誰也不敢率先開口,包括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副宗主雷鳴。最終,還是一位名為虛道子的尊老率先開口。尊老,天道宗、神武宗獨有的稱呼,尊老的地位超然,是輔佐上一代宗主的各司長老,而且他們的實力也均入不朽之列,實力同樣超然。
  說話的這位尊老更有另一層身份,曾在張天道還是新人弟子教導過,可以算的上張天道的授業恩師,張天道也是以師傅的身份待之。只見那位同樣頭戴王冠,不過并非玉質,而是銀質的尊老沉吟一陣,說道:“宗主,此事我看不簡單。”
  “師傅,您有何想法但說無妨。”張天道虛心問道。
  “宗主,早前江海皇造訪我天道宗,隨后幾十年他弟弟江海天便破開九幽血地,隨后我天道宗分宗便覆滅,這其中必定有些關系。”虛道子尊老沉吟道。
  “師傅,你是說那次江海皇明目張膽的來我天道宗找麻煩,其實是暗中給他的胞弟送突破不朽之境的材料?隨后江海天逃出血獄,再報復我們分宗?”張天道皺著眉說道。
  “不錯,而且我覺得他們神武宗的報復還沒有結束,肯定還會繼續,說不定他們神武宗已經打算跟我們正面宣戰!我們最好早作打算,甚至先下手為強!”虛道子說道。
  “此刻下結論尚早,還是等夏長老傳來分宗的情況再做決定,而且消息說神武宗的分宗也覆滅了,他們神武宗不至于拿自己分宗弟子的生命開玩笑吧?”另一位尊老搖搖頭說道,他同樣王冠,并非銀質,而是金質,顯然地位還在虛道子之上。他不是別人,正是天道宗的大尊老,明道子。
  “明道師兄說的不錯,此事下結論尚早,一旦與神武宗宣戰,你將會是一場持上百年的惡爭,與兩宗誰都不利,反倒是讓佛宗一家做大。而且兩分宗覆滅,說不定就是佛宗暗中搗鬼,挑起我們兩宗紛爭。”另一位頭頂銀冠尊老說道。
  張天道聽著幾位尊老的說話,自己也在考量,此事確實不宜操之過急,便是說道:“此事暫且擱在一邊,大家在議一議虛空古殿的事,再有數年虛空古殿便會開啟,可是到現在為止虛空令的下落依舊不得而知,大家有何好提議,如何尋虛空令?”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