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5)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5)     

不死玄帝697 說殺人便殺人

“不如何,你得死!”趙易斬釘截鐵道,言語之中透著無上的威嚴,伴隨著的是一股磅礴如同洪荒猛獸涌來的氣勢,壓得何闖兩腿一軟,直接一屁股癱到地上,這是真皇強者獨有的威能,這也是趙易跨入真皇強者之列第一次動怒!
  素來,趙易視金錢如同糞土,尤其是在自己霸占好兩座丹鼎之后,更是不把丹藥放在眼里,就像家里開著印鈔票的場子,誰還會在乎花多少?用完了,再印不就成了,唯一麻煩的就是需要花費一點時間尋找材料,不過這對趙易而言乃是極其輕松地事,所以平日在見到一些底層修士,仁德之心就有些膨脹,施舍一點也是無所謂的事,即便有時候被當冤大頭。
  更何況自修士進入法相之后,修煉所需要的資源早已不是法力丹能夠解決的,而是天地間的一些奇物,如同增強法相的本源珠,融天地領域的納靈水。
  但是,凡事得有個度,而今這個人心不足蛇吞象想的何闖顯然逾越了這個度。
  “你……你是法相修士?”一屁股癱坐在地上的何闖戰戰兢兢地,不敢相信的問道。
  “還問這么多干嘛?乖乖受死吧!”趙易面色不善,欲要一掌拍下,將這不知好歹的何闖了結。
  此刻,旁邊的小商小販也是嚇得靜若寒蟬,再也不敢打趙易的注意,尤其是剛才那幾位訛了趙易丹藥的小販,此刻臉色慘白,渾身哆嗦,這哪里是肥羊?分明是猛虎阿!
  “你不能殺我,這里是大秦巨鹿城,你在此地動手,會受炮烙之刑,哪怕你是法相修士!”何闖面色慘白如同蠟紙,沒有一絲血色,仿佛是死去多時的干尸。
  方才受了趙易恩惠的老婦人見趙易真的要動手,連忙勸說道:“公子,不可,萬萬不可。您初來乍到,怕是還不知道炮烙之刑的恐怖的恐怖吧?那是連真皇強者的元神法相都無法抵擋的酷刑,您千萬不要為了這么一個下作的東西,而陷自己于危境。”
  趙易舉起的手掌頓了頓,懸在半空,大秦炮烙之刑的大名他前世曾聽聞過,只是沒想到此地大秦的炮烙之刑竟能傷及真皇強者,怕是巨鹿城主得有造物之境吧?不然真皇強者犯法,誰能執刑?
  何闖見趙易手掌懸在半空,心中微微一松,看來這個趙易也畏懼了,怕是自己這條命是保住了,只是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好欺負不露山不漏水的趙易竟是法相修士,這回真是有眼無珠,還好這是在巨鹿城里,不然在城外,早就被轟殺成渣渣了,他哪知趙易已入真皇強者之列。
  剛巧,這時有兩身著鐵甲,鐵甲背部寫著一個偌大的‘捕’字,生長的孔武有力,手握寬刀跟守城的侍衛差不多裝扮,只是身上的鐵甲材質要精良一些,此二人一看便知是巨鹿城的捕快,正巧尋街走到此處。
  見小販何闖癱坐在地上,周邊商販的物品一片狼藉,其中一粗眉大眼牛鼻的捕快大聲問道:“這是怎么回事?何人在此鬧事?”
  民不與官斗,趙易將懸在半空的手放了下來,多少還有些顧忌疑是造物之境的巨鹿城主,觸怒一個造物之境的強者,是件非常不明智的事。
  何闖見趙易將手放下,心中大定,這個趙易果真還是畏懼大秦刑法,而且此刻還有大秦捕快在場,自己這條命鐵定是保住了。只是他眼瞳深處閃爍著深深地怨恨與不甘,令自己當眾出丑,而且剛才嚇得小解失禁,此刻褲襠里正傳來濃濃的騷味,對趙易的怨恨達到最深。
  “王捕大人,是他在鬧事,不知此人發了什么瘋,突然一通亂砸,還要動手殺我,要不是你們來的及時,我此刻已是死尸一具,你快將他抓起來,刑以炮烙之法!”何闖惡人先告狀。
  被稱為王捕大人的侍衛,上下打量了下趙易,此人平白無奇,身上竟沒有一絲法力波動,但是王捕不是沒腦子的人,這個何闖他知道,是元神中期的修士,連他都在這個平白無奇的趙易面前吃了虧,這個趙易肯定不簡單。
  但是他身為大秦捕快,有諸多律庇護,哪怕是真皇強者,也不敢輕易動一個捕快,否則將受到整個大秦的圍捕。
  只見這個王捕擺出官威,問道:“是你在鬧事?”
  趙易沒有回答,只是將癱倒在地上的何闖扶了起來。何闖見趙易如此殷勤,甚是享受,也不謙讓,任由趙易扶起,只是他很快就發現不對勁,趙易那只扶著他的大手如同鐵鉗子一樣緊抓著他的胳膊不放。
  “你想做什么?”何闖一顆心頓時又緊張了起來,一雙眼睛恐懼的看著趙易,因為此刻面前的趙易散發著如同猛獸一般危險的氣息。
  “大秦法律甚嚴,酷刑甚極,我是不敢觸碰,但是你以為這樣,就能保住你的性命嗎?我趙易說殺人,便是殺人,哪怕是天王老子來也救不了你!”趙易慢慢說道,語態雖然慢,但透著無上不容傾翻的威嚴。
  “快放開何闖,巨鹿城不允許私斗,否則別怪我們秉公執法!”王捕頭厲聲喝道。
  趙易猛地撇了他一眼,王捕快如墜冰窟,整個人被趙易壓的喘不過氣,此人好威猛的氣勢,怕是至少有法相中期實力吧!
  “巨鹿城中是不允許私斗,那城外呢?”趙易問道。
  “這……城外我們不管,哪怕你將他轟殺的齏粉。”王捕快說道。
  “那便好。”趙易平淡說道,欲帶何闖出城。
  “放開過,休想強行帶我出城,否則我就跟你拼了,大不了一起受炮烙之刑,不過你是法相修為,損失更大的是你!”何闖大喝,大家都是歷經過生死磨難的修士,誰手上沒有幾條人命?何闖豈會坐以待斃。
  “好,說的的好,謝謝你提醒!”趙易一笑,大手松開,但卻十分自信的說道;“你會主動跟我出城的。”
  “妄想,我又不是傻子,豈會主動跟你出城?難不成我想找死?”何闖嗤之以鼻,絲毫不信。
  “你不是傻子,但你可否聽說過一句,生不由己?”趙易瞇著眼問道。
  何闖看著趙易那雙透出著無比寒意的眼瞳,渾身不由一愣,剛剛放下的小心臟再次撲通撲通劇烈跳動起來,有些惶恐不安的看著趙易,身子竟往王捕快背后躲了躲,問道:“你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走,跟我出城!”趙易為之一喝,大步向城外走去,只見那躲在王捕快身后的何闖竟像著了魔一樣,一步一步跟在趙易身后向城外走去。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