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27)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27)      第三章勾心斗角(11-27)     

不死玄帝698 皇甫軍候

“不要,我不要出城,王捕快快救救我。”何闖大驚失色地喊道,然而王捕快一臉為難,因為趙易并未用強,只是自顧自地在前面走著,也不知道他究竟使了什么厲害手段,竟讓何闖自己走出巨鹿城。
  什么叫身不由己,何闖現在就是身不由己,只見他的腿腳不聽使喚,一步步朝城外走去。
  周邊的小商販看的一陣目瞪口呆,“這個趙易究竟使了什么手段?竟讓何闖自己走出巨鹿城。”
  “不清楚,但肯定是極其了得的神通,不然也不會讓一個元神修士如此聽話。”
  “這個趙易不能再惹,不僅實力強,而且手段超凡,惹上他怕是就跟觸怒了閻王一樣!”
  踏踏踏……
  城門外傳來一陣清脆馬蹄聲,只見一行身著鎧甲,頭頂頭盔,策馬揚鞭高大威猛的士兵從城外風塵仆仆的馳騁進來,老遠的就聽到其中一士兵大喊道:“皇甫軍候大人回城,速速避讓!”
  只見熙熙攘攘,叫賣聲不斷的大街上立即安靜下來,隨之一陣吵雜,紛紛立即將叫賣的物資收到儲物戒中,隨之避讓到街道兩側,原本人來人往的大街上,立即清出一條通道,剛好可以融一馬馳騁。
  馬?這并非一般的馬匹,而是大秦獨有的龍角馬,只見俊朗的馬身上覆蓋著一層幽絲碧光的鱗甲,難怪抽它們要用鐵鞭,而不是藤鞭。馬頭上豎著兩角,略微彎曲,形似山羊的角,奔跑起來那叫一個俊朗。
  “前方何人?速速避讓!”一個士兵大喝道,這是真正的士兵,而非守城的侍衛,或者巡邏城池的捕快,他們身上散發著濃濃地血煞之氣,一看便知是久經戰場的老兵!
  此刻,清理出一條通道的大街上,只剩下趙易一個人,而且還是在路中央走著,硬是擋著這行急性士兵的去路,當然還有身不由己的何闖。
  “大哥,快讓開!要撞上了。”站到一側的趙小易急忙喊道。
  然而趙易像是沒聽到一樣,依舊一步一步的向前走,根本不理會迎面而來的士兵。
  現在趙易心情很不高興,修真的世界,素來強者為尊,什么時候連你們這些元神修士都敢在強者面前放肆?真皇強者的名號是白叫的嗎?趙易是忌憚巨鹿城的城主,更加忌憚頒布大秦法律的統治者,但是不代表他得窩囊的活在巨鹿城,活在大秦王朝,如果這樣,還不如一刀宰了他,來的痛快。
  “踏踏踏……”
  龍角馬蹄聲越來越近,策馬揚鞭的士兵非但沒有拉韁繩的意思,反而更加賣力的抽了兩鞭子,看樣子是想從趙易身上碾過去。
  “大哥……”趙小易大急,但是不論他怎么喊,趙易都像沒聽到一樣。
  眼看著第一匹龍角馬就要撞上趙易,閑庭散步的趙易身上突然迸發出一股威勢,驚了狂奔中的龍角馬,為首的那位士兵一時不慎,竟直接從馬背上摔下來,狼狽不堪,其他士兵也好不了哪去,紛紛夾緊馬肚,不停地喊著:“吁吁。”
  “哪個混蛋不長眼,竟驚了本先鋒官的龍角馬,找死不成?”摔下龍角馬從地上爬起來的士兵大怒喝道,抽出綁在馬背上的闊刀就要朝趙易劈去。
  “住手!”一道威嚴喝聲,硬是讓暴怒的先鋒官將闊刀收住,只見那出聲之人從已被安撫安靜下來的龍角馬上一躍而下,身材比之先鋒官還要高大幾分,身上穿的鎧甲也要精良一些,披著紅色的披風,威風凜凜的走來。那紅色披風上染著的血跡尚且干,看起來更加紅艷。
  從這些裝扮以及散發的氣勢,無不顯示著他是這行士兵的首領!
  趙易看清來者面容,神色竟不由一頓,眉宇間飄忽的煞氣竟不由消減幾分。同樣,那皇甫俊看清趙易的容貌,也是一驚,顯得極其不可思議,忽的一下子撲上來,竟是一個熊抱,“趙易,你什么時候回來的?可想死我了。”
  這位皇甫軍候不是別人,正是趙易此番來尋的故友,皇甫俊!
  “一邊去,你想我做什么?我又不是西門小凡,還是說你現在改了口味,龍陽之好?”趙易抬著腳頂住皇甫軍候的肚子,阻止住這個熊抱。
  “趙易,你就別挖苦我了。對了,你怎么從總宗回來了?是不是知道分宗星球大變樣,也想回來尋尋資源?對了,告訴你,最近剛巧有一個機緣,你要不要一起去?”皇甫俊賤賤地笑著問道,絲毫沒有方才大軍候的威嚴,一身鐵血煞氣也是消失不見。
  “機緣?再說吧。倒是你,現在怎么成了這個樣子,還當起兵來了?”趙易詫異的問道,只是看著皇甫俊這幅賤賤的笑樣,就恨不得像上去抽他兩下,真不知道西門小凡看上他哪一點了,好像這家伙的床事也不咋樣。
  “此事說來話長,還得從幾十年前這顆星球的變化說起。”皇甫俊說道,隨即拍著趙易的肩膀,熟絡的說道:“走,隨我到府上喝酒去。這一別數十年,本以為這輩子都見不到你,沒想到你竟回來了。回來也好,正好給我機會報答當日的救命之恩。”
  “我救你是看在我們往昔交往的情分上,并不是要你回報什么,此事往后莫要再提!”趙易臉上嬉笑神色收斂,取而代之的是嚴肅。
  皇甫俊知道方才的話有些說的難聽,不知情的還以為趙易回來是來圖皇甫俊的報道,便是很誠懇地說道:“趙易,我知道了,日后絕不會再提。”只是心里暗暗加了一句,會永遠記在心上。
  “走,到你府上喝酒去。”趙易嚴肅的神色消失,暢快說道,故友相逢,自然是神清氣爽,之前不愉快的事自然忘了。只是在轉身看到何闖的時候,才想起還有一件事未了,便是說道:“皇甫俊,且等我半刻,待會將這個奸商帶出城斬了再與你喝酒。”
  “奸商?他觸怒了你?”皇甫俊頓頓問道,看趙易臉色顯然意見,當即一聲大喝:“先鋒官何在?”
  “末將在此。”之前劈刀欲砍趙易的先鋒官走到皇甫俊面前,雙手抱拳作揖道。
  “此人弄虛作假,坑蒙拐騙,破壞巨鹿城的安定,速速將之拿下,就地法辦!”皇甫俊義正言辭毫無半點徇私舞弊羞愧之感。不過皇甫俊說的還真不假,這個何闖確實一直做著坑蒙拐騙的勾當,也是他今天倒霉,觸怒了趙易。
  “末將得令!”先鋒官得令,當即向何闖走去。
  “皇甫軍侯饒命,饒命,小的知錯了,小得這就給這位大爺賠不是,小的愿意奉上全部家當。”何闖嚇得都快哭出來了,沒想到這個趙易竟是皇甫軍候的朋友。
  先鋒官根本不理會何闖的哭喊,走到面前,拔出闊刀,對著他的面門就是一刀,只見那看起來樸實無奇的闊刀在劈出之后,竟迸發出一具被陰風包裹著,無頭手持長矛,腰掛長刀的陰兵。
  陰兵鉆入何闖腦顱,一下子就將他的元神斬殺,隨之陰兵帶著一道血光飛出,血光凝聚在陰兵長矛尖上,隨之回到那古樸的闊刀,何闖死尸一具躺下。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