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1)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1)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1)     

不死玄帝717 偽真皇強者

皇甫俊看著趙易和這個打傘雙目失明的男子一陣古怪對話,雖是不明白所有的事,但有一點卻是弄清楚了,這個打傘的失明男子是個高手,至少趙易都有幾分忌憚他。另外還有一件事,就是黃金蟒,沒想到竟是真皇級別的強大妖獸,看來他們是爭奪無望。
  這時,被趙易禁錮的鐵甲火熊王被黑金鐵索抓傷的地方,竟流出黑『色』血跡。趙易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黑金鐵索里面喂了毒,難怪他們敢跟法相巔峰的鐵甲火熊王叫板。
  趙易和白浪飛大成交易,便是對皇甫俊說道:“皇甫俊,黃金蟒是真皇境的強大妖獸,你們不適合參與進去,此地死亡的鐵甲火熊妖你們便收了,對我而言沒有什么作用。”
  皇甫俊自然知曉他們沒有資格參與到黃金蟒的爭奪中,只是覺得有些奇怪,狐疑問道:“之前我們見到那畜生,只是法相巔峰,只是剛剛突破,還是它在掩藏實力?”
  “那畜生遠比你們想的要精明,是在隱藏實力,就是想誘『惑』一些弱小的修士去追擊它,然后將弱小的修士吞下,以此來修煉。今日天明我曾和那畜生交過手,手段確實非凡,一般的真皇強者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我也不是。”白浪飛說道,白浪飛一直很冷淡,也不知道此刻哪來的心情向素未謀面的皇甫俊解釋。
  皇甫俊驚了一陣,還好當時發現黃金蟒之后,只是試探『性』的發動攻擊,不然真要打斗起來,怕是早已淪為黃金蟒果脯之物。這時想到白浪飛邀趙易一同對付黃金蟒,不由一頓,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趙易,你……達到真皇境了?”
  “因為一些機緣,前幾年僥幸突破。”趙易謙虛的說道。
  “好阿,不愧是我的好兄弟,竟然已入真皇強者之列,以你這樣的實力,絕對能在巨鹿城,不,在大秦王朝占據一席之地,真希望你能加入我們大秦王朝。”皇甫俊再次邀請道。
  “此事容后再說。”趙易說道,其實他心里倒是沒想過要加入,畢竟自己是南無阿彌陀佛的弟子,跟佛宗甚有牽連,而自己的道侶慕青又在天道宗,現在大秦王朝作用資源如此豐富的星球,保不準天道宗和佛宗他們就眼紅,派人來爭奪,到時候自己的立場豈不是很尷尬???不死玄帝717
  皇甫俊也知曉此事不宜『操』之過急,便沒有再說,只是吩咐士兵清理戰場,自己得空調息傷勢。
  此刻,一干士兵看趙易的眼神又變得不一樣,之前只是震驚趙易的實力如此之強,現在有了明確的實力概念,那可是跟他們高高在上掌控數萬兵馬的將軍等肩的人物,眼中除了羨慕、尊敬、更多的是畏懼。
  達到真皇境,便是入了強者之列,而強者的脾氣向來古怪,稍有些令他不滿的,便會出手將之抹殺,不過從昨夜到現在看,趙易表現的倒是隨和,不像那些盛氣凌人的將軍。
  不過較是這樣,也不敢輕易冒犯,否則下場只有一個死字。南郡城那個高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觸之逆鱗,必殺之!
  白浪飛今天心情似乎出奇的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黃金蟒的一雙眼睛能夠煉制令他恢復雙目的龍睛丹而高興,此刻竟一反常態跟趙易閑聊起來,不過語態依舊十分的冷,似乎天生就這樣,跟心情無關。
  “趙兄,其實我們都不能稱為真皇強者,只能說真皇修士,或者偽真皇強者。”白浪飛自言自語的說道。
  趙易一頓,顯然不是很明白,狐疑問道:“為何?”
  “只有修了神通的真皇修士,才能稱的上真皇強者。”白浪飛喃喃說道。
  趙易再次一頓,又是神通,便是問道:“白兄,這神通究竟是何物?”
  “我也說說不清楚,只知道神通是道術之上的更為厲害的功法,是只有擁有真皇之力的真皇修士才能修煉,當然還有一些偽神通。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那個先鋒官手中拿著的闊刀便是祭煉了一門偽神通,不過偽神通對我們而言卻是沒有半點作用,施展出的威力也就勉強比道術高一點點,微乎其微。”白浪飛喃喃說道。
  “哦?”趙易輕咦一聲,頓時想起巨鹿城中先鋒官斬殺何闖時的情景,闊刀之中突的迸出一個無頭手持長矛腰掛長刀的怪物,原來它竟然是先鋒官修煉的神通。當時還覺得奇怪,不知是何怪物。
  白浪飛說修煉神通需真皇之力,真皇之力那便是真皇領域,便是十層天地之力凝聚而成的精粹,以十層天地之力的精粹為根基修煉的攻擊法門威力自然非同凡響,威力遠勝道術。
  這時,士兵們打掃好戰場,皇甫俊的傷勢也穩定下來,便是前來告辭,“趙易,既然我們不適合去爭奪黃金蟒這筆資源,那我就先帶兵會巨鹿城,你且多加小心。”
  “明白,記得幫我照顧趙小易,他初出茅廬,不知道修士的世界有多兇險,別釀出什么大禍來。”趙易叮囑道。
  “放心,我會盯著趙小易,保管不會出事。另外,鐵甲火熊妖這筆資源我就不說謝了,等你回巨鹿城請你喝酒。”皇甫俊笑言說道,自家兄弟何須多謝,免得顯得生分。??不死玄帝717
  “那就辭別過!”趙易抱拳告辭。
  “別過。”皇甫俊同樣抱拳,隨后趙易和白浪飛離去。
  副軍候曾海閩見趙易二人離開,有些不甘心的問道:“大人,我們就真的放著黃金蟒那筆資源不爭嗎?我總覺得那個打傘雙目失明的修士極其古怪,也不知道說的是真是假,會不會只是想減少一些爭奪的較量?”
  曾海閩所指真假,自然是黃金蟒的實力。
  “應該假不了,連我那真皇強者的趙易兄弟都忌憚他,可見此人實力之高,對付我們輕而易舉,我相信只憑一劍,便能將我們一干人殺死,何苦要說這么一個謊,掉自己真皇強者的身價?”皇甫俊說道,曾海閩點點頭表示贊同他的說法,只是黃金蟒難求,放著眼眼睜睜的讓它被別人奪走,心中自然是不忿。
  皇甫俊看到曾海閩眼中的貪念,說道:“之前我們圖謀鐵甲火熊王,最后被十只鐵甲火熊妖圍困,陷入死地,如果不是我的好友趙易實力驚人,怕是我們現在已經黃泉路上的孤魂野鬼,而那被我們毒殺的鐵甲火熊王也只會淪為別人的資源。”
  “屬下明白。”曾海閩一想起之前的死境,臉『色』一陣慘白。
  “明白就好,資源再好,得有命花才叫資源,不然屁都不是!”皇甫俊說道,隨之一聲大喝:“回城!”一行士兵浩浩湯湯的飛向巨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