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26)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26)      第三章勾心斗角(11-26)     

不死玄帝721 不爭一爭

“吼……吼……”
  黃金蟒大吼,妖風大疾,一陣打殺聲充斥這個山谷。只見整個山谷中充斥著道術武技,一片廝殺聲。黃金蟒較是天賦異稟,也是架不住三位真皇強者的聯手攻擊,更何況還有一位會神武技。
  “莫邪掌!”
  武元雄大喝,身上氣勢驟增,身上鎧甲光華大作,直接將黃金蟒鼓起的妖風。而的在他使出莫邪掌時,原本青色的法力頓時驟變,黑氣如墨,匯聚于雙掌之中。接著,只見他高高躍起,一個鷂子翻身,雙掌對著黃金蟒的面門頭顱就是猛的一拍。
  咔擦一聲脆響,竟是黃金蟒頭顱骨斷裂。
  藏身樹林的趙易見到武元雄使出的莫邪掌,內心自然一驚,他自問若是沒有靈寶肉身,自己也是斷然無法接下。不過即便有靈寶肉身,想要接下也需付出慘重代價。
  “好強大的掌法!”白浪飛小聲說道。
  此刻,只見那黑氣如墨一般的法力纏繞著黃金蟒頭顱,頃刻間便滲入。
  趙易嘗過莫邪掌的厲害,那黑漆如墨一般的法力充斥著死亡吞噬的力量,當初自己還是仗著九轉金身決的妙處才躲過一劫,怕是這黃金蟒今天是在劫難逃吧?
  “吼……吼……”
  黃金蟒頭顱骨被震裂,疼痛無比,又受黑漆法力死亡吞噬,更是痛不欲生。竟是拼著最后一絲力氣狂性大發,以迅雷之勢猛地抽出自己巨大的尾巴。
  武元雄眼見著黃金蟒就要被自己斬殺,心頭自是大喜。然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這畜生竟還有氣力臨死反擊,一時不慎竟被黃金蟒巨尾抽中。身子直接倒飛出去,撞到山谷上的山峰才停下,只是也受了不輕的傷,猛吐了兩口獻血才穩住體內躁動的氣血。而這是,那被武元雄撞擊的山峰竟留下一個偌大的大窟窿,像妖獸張開的血盆大嘴。
  武元雄從窟窿中飛了出來,臉上自然惱怒萬分,“畜生,竟敢偷襲本公子?真是找死,本公子這就送你上黃泉路!”
  “吼……吼……”
  黃金蟒此刻垂著頭趴在地上,奄奄一息,方才最后拼死一擊已讓他耗費力氣,此刻連眼皮都睜不開。
  武元雄殺氣騰騰,沖著黃金蟒便是準備給它一拳或者踏上一腳,直接取了它的性命。
  然而同行的一位修士卻是攔住說道:“武公子,切莫和這畜生一般見識,殺他不值得。我曾看過一般藥經,上面記載玄黃之血最好活取,這樣功效會更強,想來這黃金蟒也是如此。反正取了這畜生的玄黃之血,它也是要死的,何必急在一時。”
  怒火沖天的武元雄在聽到這位修士勸說之后,竟真的不跟這畜生一般見識,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現在就將這畜生吊起來,取它玄黃血!”
  旦旦這份聽取諫言的性子,武元雄就要比他哥哥武元青強,倒真稱的上是個人物!
  說著,只見他手中準備多時的黑鐵鉤往外一擲,飛向黃金蟒。這鉤子像是有靈性一般,竟是主動朝黃金蟒脖子上一勾,隨后拖著黃金蟒偌大的身軀就向天空飛,最終十丈有余的黃金蟒被懸在半空。
  “現在就斬斷黃金蟒一截尾巴,取玄黃血!”武元雄說,隨之手中多了一柄寶刀,便是毫不留情的向黃金蟒的尾巴斬去。
  藏匿樹林之中的白浪飛,見到如此情景,竟不由一陣嘆息,無奈說道:“看來這場機緣終究是水中月鏡中花,本以為邀到趙兄能夠奪得黃金蟒的雙瞳,倒是沒想到神武宗的武元雄來了。也不知道天道宗的莫良現在在何處?”
  “白兄,你要放棄?”趙易皺了下眉,問道,機緣就在眼前,如果不爭上一爭,還真不是他趙易的性子,而以趙易對白浪飛的了解,他應該也不是輕易放棄人。
  “不然怎么辦?你方才不是也看到武元雄施展的莫邪掌嗎?我們兩個加起來怕是都難以抵擋那黑漆如墨的死亡吞噬吧。”白浪飛說道。
  聞此,趙易也是一陣點頭,莫邪掌確實厲害了得,但是他趙易未必就沒有辦法接,便是問道:“白兄,如果我一人能牽制住武元雄,你可有手段對付其他修士,并奪得黃金蟒?”
  “嗯?”白浪飛眉頭一掀,一股喜色染上額頭,說道:“其他一行人雖然有兩位真皇強者,而且并非一般的真皇強者,但是我白浪飛要取他們的首級還是不難辦到,至于其他幾個法相修士,根本不足為慮。只是趙兄,你真的能對付武元雄嗎?”
  “對付倒是沒什么把握,但是纏住他絕對沒有問題。”趙易肯定的說道。
  “如此,那就有勞趙兄了,今日之事,白某一定銘記心頭,他日必有所報。”白浪飛感激說道。
  “不必如此,你只需要替我找來一門神通便可,按照我們事先的約定是要斬莫良,奪他神通,但沒想到他竟不在。”趙易說道,武元雄要殺他,他自然不可能眼看著武元雄得到機緣,提升實力,所以打算冒險一試。而且他相信憑借兩件法寶,拖住武元雄并不是沒有可能!
  “趙兄真會做生意,不過我白某還是應了。”白浪飛說道。以白浪飛的性格自然是一口吐沫一口釘,趙易也不怕他說大話或者食言。
  得到白浪飛的肯定,趙易說道:“白浪飛,我去引開武元雄,你趁機奪了黃金蟒,在巨鹿城會面。”
  “可以。”白浪飛應到。
  當即使出化虹術和金翅大鵬訣,以雷霆之勢沖出,同時手中祭出震天塔。
  鐺的一聲,震天塔擋住武元雄的刀氣,黃金蟒的尾巴暫且無礙。
  “是何人?竟敢擋本公子的刀氣,找死不成?”武元雄冷喝問道,此刻,趙易背對著他,武元雄自然沒認出。
  趙易呵呵淡笑,轉過身子漫不經心地問道:“武元雄?你這記性真的不是很好,這么快就不記得了?”
  “是你?趙易!”武元雄見到趙易不由吃了一驚,沒想到他竟然出現在這里!隨之一陣冷笑,“趙易,你真是不知死活,竟還敢送上門來,也好,我就先斬了你,再吸黃金蟒的玄黃血。”
  “武元雄,我有一事不解!”趙易問道。
  “嗯?何事?”武元雄一頓,略顯詫異。
  “方才你我打到一半,你為何要走?是打不過嗎?還是怕我殺了你?”趙易平淡的問道。
  “找死,竟敢侮辱本公子,本公子要將你碎尸萬段!”武元雄大怒,一身氣勢如潮水滾滾而來。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