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5)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5)     

不死玄帝722 調虎離山

趙易一陣冷笑,帶著蔑視的口吻,說道:“碎尸萬段?當初你哥哥武元青也這樣跟我說過,但是結果呢?呵呵……你們兄弟還真是一路貨色,牛皮吹得真響!”
  “你……不要拿我跟那個廢物相比!”武元雄自是無比惱怒,武元青在時,在資源上處處壓他一頭,心中自然不滿,此刻勃然大怒也是正常。
  “呵呵……”趙易輕笑,帶著無盡的蔑視,淡淡說道:“武元雄,有本事就過來斬我,讓我看看你比你哥哥強!”
  “找死……”武元雄勃然大怒,撲向趙易,像絞肉機一般要將趙易碾碎。
  趙易見武元雄被自己徹底激怒,心中一陣得意,“蠢貨,才說這兩句就怒的不行,比之你哥哥的胸襟差的不是零星半點。”
  “受死吧!霸怒焚拳頭。”武元雄大喝,身上青色法力驟然一變,變得通紅,兩掌更是紅艷無比,像燒紅的烙鐵一般,周邊的溫度驟然攀升。
  “這是什么武技,竟像火爐一般,難道是另一門神武技?”趙易內心幡然一驚,不過片刻便釋然了,這霸怒焚拳雖是厲害,而且有些詭異,像個熔爐,但是自己的靈寶之身并不畏懼。
  霸怒焚拳打出,烙鐵一般的法力拳頭砸向趙易的胸膛,如同兩座熔爐。若是一般修士,別說被霸怒焚拳擊中,就是隔著距離,肉身也是受不了這般的溫度。但,趙易并非一般修士!
  “走!”面對兩座熔爐一般的拳頭,趙易并未選擇強行接下,反而選擇躲閃。
  然而霸怒焚拳的速度似乎超過了趙易的估計,自己施展的化虹術和金翅大鵬訣竟沒能完全躲開,衣袍竟被刮到一絲。雖然只是一絲,但是頃刻間便是蔓延周身。頓時,趙易變成一個火人。
  此刻,趙易有些狼狽,但他畢竟是真皇強者,哪怕只是偽真皇強者,這點火焰還是輕而易舉的能夠拂去。只見他大袖一揮,周身的火焰頓滅,一件法力凝成的袍子遮住身子,之前的麻布衣衫自是被燒成灰燼,一點不剩。
  “哈哈……原來你就這點能耐!竟還敢招惹本公子。”武元雄看到趙易這般狼狽模樣,一陣開懷大笑,前俯后仰。
  “武元雄,你有什么好得意了?不過是燒了一件麻木長袍,就把你興奮地這樣?”趙易譏諷笑道。
  “讓你嘴硬,再吃我一拳霸怒焚拳!”武元雄大怒,方方顏色消減幾分的手掌再次變成烙鐵,準備再次出拳!
  “且慢!”趙易喝道。
  “你怕了?哈哈……就知道你不是本公子的對手,自刎吧,本公子能留你一個全尸!”武元雄高高在上的說道。
  “無知,我是想說此地空間太狹隘,施展不開拳腳,有本事隨我到天上一戰。”趙易說道,這正是他的目的,引開武元雄。
  武元雄微頓,他雖然憤怒,但不是沒有腦子。此地山谷并不狹小,絕對能夠施展拳腳,頓時生出幾分警惕,暗道:“這個趙易想做什么?”
  趙易看到武元雄眼中抹出的一縷警惕之色,當即嘲諷道:“武元雄?不敢了嗎?哈哈,你哥哥武元青可是比你膽大的多。我在空中等你,有種就跟過來,決一死戰!”
  “混賬,不要拿我跟那個廢物相提并論!”武元雄一下子被趙易戳到軟肋,咆哮不已,像一頭發怒的雄獅,二話不說追趙易而去。
  “武公子……”先前曾兩番諫言的修士,此番話還未說出口,武元雄已是飛遠。頓時,這位修士覺得事有蹊蹺,提醒道:“諸位提高警惕,很可能是調虎離山之際!”
  “明白!”一種修士應道,此人實力雖只有法相巔峰,但卻是武公子身邊的紅人,地位非同小可,說出的話自然有分量。
  這時,藏匿草叢的白浪飛通過元神法相看到外界的一切,心中一陣冷笑:“該我白浪飛出場了,我的劍已許久未飲血!”
  當即,白浪飛出了草叢,直奔山谷而去。
  “不好,我感覺到有殺意!”張家兄弟是他們一行修士中實力最強之輩,在白浪飛靠近時,立馬覺察到不對勁,當即提醒眾人,保持警惕。
  然而,張家兄弟的話還未說完,三顆人頭已是落地,滾了一拳,血濺一地。
  這時,張家兄只見一道身影出現在他們面前,不是別人,正是白浪飛!
  “你是何人?竟然壞我們武公子的好事!”張家兄弟怒喝問道,此人一看便是來者不善,斷然是沖黃金蟒而來。
  “呵呵……黃金蟒乃是無主之物,你們公子能霸占,我自然也能!”白浪飛冷笑一陣,話不在多,手中細長的絕品道器劍已是向張家兄弟刺去。這劍很是古怪,圓潤細長,到不像一柄劍,反而像一根比較長的針。如果真要說成劍,到跟后世的擊劍用的劍有幾分相似。此外,劍柄也十分奇特,并未一般的劍柄,而是木質,仔細一看,這不是白浪飛隨身帶的紙傘柄嗎?
  這個白浪飛真是個怪人,原來打的不是傘,而是劍!只此一舉,怕是可以稱的上劍癡吧。
  “休要胡言,這黃金蟒已是我家公子囊中之物,你想要奪走,且過我張家兄弟這一關!”張家兄弟異口同聲喝道,隨即釋放出真皇領域。
  “呵呵……真皇領域?”白浪飛帶著幾分譏諷,接著只見他手中細長的劍狠狠此向張家兄弟其中一人。
  接著,一個血窟窿出現在他身上,同時真皇領域奔散。
  “無形劍氣?你是天道宗的瞎子白浪飛?”受傷的張家兄弟臉色一變,頓時知曉此人身份。
  “哈哈,沒想到我白浪飛還有幾分名氣,連你這樣一個走過都知曉我的名字。不過從來敢跟我說瞎子這兩個字的修士,都已經踏上黃泉路,你們兄弟二人也不會例外!”白浪飛語態冷漠,天生雙目失明,早就成為他心中的大忌。此刻,即便沒有黃金蟒,他也是不會放過這二人。
  “想殺我們,沒那么簡單!”張家兄弟身上鎧甲一陣,那個被洞穿一個血窟窿的其中一人,法力一動,立即封住傷口。
  這時,剛剛追到趙易的武元雄見到下方遭逢巨變,跟隨自己的修士竟有三位被斬去頭顱,其中還有自己的智囊,頓然意識到這是一場調虎離山計,便不再理會趙易,折回山谷。
  “想走嗎?哈哈……你的對手是我!”趙易大笑,化虹術一使,當即攔住武元雄的道路。
  “給我讓開!”武元雄大喝,不愿跟趙易糾纏,他現在心里想著的只有黃金蟒。因為黃金蟒,關乎到他的第二門神通,沒有玄黃血,斷然練不成。
  “武元雄,你不是口口聲聲說要將我碎尸萬段嗎?我現在就在你面前,為何要急著離開,難不成真的怕了我?哈哈……你這膽色真是一點也不及你哥哥武元青,當初他名不知道不是我對手的時候,還戰到最后,竟讓我有一絲敬佩。”趙易譏諷大笑。
  “可惡!可惡!”武元雄勃然大怒,脖子都憎的通紅。從小到大家族里的人都喜歡拿自己和大哥武元青比,說自己這不如他,那不如他,現在聽到趙易這般話,腦子不由一熱,竟顧不上黃金蟒,一個勁的朝趙易撲來。
  面對發了狂的武元雄,趙易自然不會傻傻的跟他正面交手,憑借著化虹術和金翅大鵬訣與之不停周旋。
  “可惡!有種跟本公子正面一戰!”武元雄惱怒異常,又見趙易一味閃躲,一時竟不能直接將之轟殺,怒意自然又增了幾分。
  對于武元雄的怒話,趙易自然左耳朵進右耳多出,他的目的只是纏住他,并不是要跟他拼命,自然不會傻的跟他正面交手!
  “可惡!莫邪掌。”武元雄惱怒異常,紅色法力褪去,變成黑色,那股曾經見識過的死亡吞噬之感再次用來。
  “不好,這個武元雄動用神武技了!”趙易內心悍然一驚,知曉這回不戰是不行了,因為他發現周邊彌漫著黑色的死亡之氣,比之冥王星上的黑色霧氣威力也不差分毫。當即,運足法力,準備與之一戰!
  黑色的死亡霧氣隨著武元雄的意念變得越來越濃郁,他的一雙手掌從之前的紅艷如烙鐵變得漆黑如墨,可謂天地之變。‘
  “死吧!”武元雄大喝,漆黑如墨的雙掌翻動,翻動之間威力驟增,在增加到極致時悍然朝趙易胸口轟去。
  “二龍二象!”面對武元雄的莫邪掌,趙易不敢絲毫懈怠,當即使出自己最強的攻擊,二龍二象之力!
  兩頭狂怒的巨龍和兩頭狂暴的蠻象從趙易的雙拳之中迸出,無所畏懼的迎向黑氣如墨的莫邪掌。
  “吼……吼……”
  震懾天地的吼聲從狂龍怒象口中發出,似要憑借嘹亮的聲音震裂莫邪掌。
  然而,莫邪掌豈是聲音能夠震碎的?
  狂龍怒象撞向黑氣如墨的莫邪掌,發出一陣悶雷巨響,傳遍整個天地,仿佛這片天地都要被這響聲炸裂。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