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3)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3)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3)     

不死玄帝724 輸于法寶

“趙易,我要殺了你!”武元雄一張臉扭曲至極致,自己苦修多年的神武技莫邪掌竟被削去一半的威力,如何不叫人新生惱怒,而這武元雄又是心胸狹隘之輩,更是怒不可言。雖然只是極簡單的五個字,我要殺了你,但這不經任何修飾的言辭更能表明此刻他的殺意。
  只見,一股滔天的氣勢朝趙易涌來!
  “不好,這個武元雄此刻已狂性大發,絕不能與之匹敵。”趙易暗道,當即幻化出人形準備遁走。
  “休走!”武元雄感覺到趙易的退意,一聲怒喝,最初的真皇領域覆蓋。比之弱一絲的趙易,自然沒辦法遁走。
  “我要用你的三尸重祭莫邪掌!”
  武元雄怒喝,一雙眸子里閃耀著的全是憤怒,仿佛火焰燃燒了一般。
  “盡管放馬過來!”
  趙易并非貪生怕死之輩,雖然明知此刻自己不是武元雄的對手,但是卻一副豪情,越戰越勇。
  “趙兄,再堅持片刻,我馬上就能斬了張家兄弟,前來助你!”
  山谷中的白浪飛時刻關注著天空上方的戰局,知曉趙易已堅持不了多長時間。這張家兄弟比他想象的要厲害一些,而且憑借玄妙的默契,自己一時竟沒討得了好。但是,即便合作再怎么密切,還是會有些破綻。
  現在,白浪飛正是尋到他們的破綻!
  “就是現在,劍氣入海!”
  白浪飛氣息一斂,手中細長如針的劍抓住機會此項張家兄弟的破綻,一股如同海洋的氣勢涌出。頓時,那之前胸口就受了一擊的其中一人,頭顱當場被刺破,炸的粉碎,連同元神法相一并被絞殺。
  這一劍并未簡單的一劍,而是一門偽神劍法,不然也不會如此輕松絞殺他的元神法相。
  “好強的一劍!怕是我也難以抵擋住吧?”
  趙易受到白浪飛的傳念,忽的朝下方一撇,便是見到方才驚心的一幕。
  張家兄弟死去一人,剩下另一人自然不會白浪飛的對手,幾乎可以說頃刻間被滅之。
  隨后,白浪飛一劍斬殺黃金蟒,將它收入儲物戒。
  按照一開始的計劃,白浪飛是該回巨鹿城,但是此刻趙易陷入死境,白浪飛自然不會視而不見。
  “可惡,竟敢奪本公子的黃金蟒!”武元雄咬牙切齒,恨意到了極致,方才他不去理會下方突然出現的白浪飛,就是看到張家兄弟能夠對付此人,但是沒想到一轉眼,此人竟將張家兄弟一起斬殺。
  加上之前死去的三位法相巔峰修士,這回武元雄的損失可不小,其中還有一位是他的智囊軍師!
  趙易見白浪飛過來,心頭暗舒了口氣,隨后傳了一道念想,說道:“白兄,不宜久戰,得盡快擺脫,指不定還有其他一些真皇強向這邊尋來。”
  “趙兄,明白!”白浪飛也是精明之輩,漁翁之利的道理豈能不懂?當即說道,“趙兄,你身受重傷,我拖住武元雄,你且先走,依舊巨鹿城碰面。”
  “好!”趙易并非矯情之輩,武元雄莫邪掌一擊,靈寶肉身近乎破裂,自然不會逞強。在白浪飛纏上武元雄時,趙易便施展化虹術和金翅大鵬訣遠遁。
  “休走!”武元雄豈會讓這個毀了自己莫邪掌一半威力的家伙逃走,只見他手中打出一道精光,一物飛到空中,竟是佛家之物,金缽。
  金缽變大,從零星半點,到西瓜,再到丈許,再到云朵一般,且越來越大。
  忽然,趙易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見。
  原來,變得足夠大的金缽從天空反扣下來,直接將趙易、白浪飛還有武元雄自己扣在里面。
  白浪飛是瞎子,感受不到黑白的變化,不過元神法相還是看到有一金缽從天而降,阻去他們的退路。
  “叮……”
  白浪飛的細劍刺出,想破開這個金缽遁走,但是除了一聲脆響,金缽沒有其他變化。
  “哈哈……沒用的,我這金缽乃是佛宗一尊大佛的遺物,比之靈寶都不差分毫,豈是你們能夠破開的?”武元雄見到白浪飛和趙易臉上抹出的一絲慌張之色,甚為滿意,心中的怒火竟消減了幾分。
  “震天塔!”
  趙易祭出自己的絕品道器,試圖砸破金缽,但同樣失敗了。
  “沒用的,想要強行從內部破開金缽,沒有真皇巔峰的實力絕對不行!”武元雄自信滿滿地說道。
  “趙兄,看來強行破開這個金缽是不太可能的,唯獨殺了這個武元雄,讓這金缽變成無主之物,你我再將之煉化,方能脫困。”白浪飛傳念道。
  “只能如此。”趙易簡明扼要回道,如果靈寶肉身之前沒受到損傷,此刻趙易倒是可以憑著靈寶肉身強行破開這個金缽,但是現在不行,怕是金缽化為破開,自己的靈寶肉身就已經被反震之力震碎!
  此刻,金缽就就像一座牢獄。
  “火靈鼎!”
  武元雄困住趙易和白浪飛,自然猜到二人會想方設法將自己斬殺,而后煉化金缽遁走。所以在趙易和白浪飛未出手之前,他就是先下手為強,只見他手中憑空的出現一座四四方方,晶瑩剔透的小鼎。小鼎身上刻一束鮮紅火焰圖案,看起來極其逼真,仿佛真的火焰一般。
  這小鼎一出現,金缽之中的溫度驟然升高,那火焰圖案是真的幻化成火焰,包裹著整個小鼎。
  “這是什么鼎?好生古怪!”白浪飛一愣吃驚的問道。
  趙易搖搖頭,表示不知。
  “這是火靈鼎,是世間造化,取自星空火眼之中,雖只一簇火苗,但焚你二人絕對輕而易舉的!”武元雄甚是得意的說道。
  之前,武元雄曾使過另一門神通霸怒神拳,是一門需要融合天地火靈的神武技,只不過到現在武元雄只得到最基礎的火靈鼎中的火靈,所以威力并不大,比之趙易的二龍二象之力都不如。不過此刻,在金缽狹小的空間內,火靈鼎卻是發揮出最大的傷害。
  隨著火靈鼎的出現,空氣都變得狂暴起來,趙易感到有些不適,他的肉身是蓮花所化,蓮花是植物屬木,自然懼怕火焰,哪怕是達到靈寶的級別,而且這火靈鼎也是非凡。
  感覺到自己完全被火靈鼎克制著,趙易心中一陣驚駭,再加上自己已經身受重傷,再這樣下去可就不妙了,恐有性命之危。
  白浪飛雖然不被火克制,但是高溫讓他感到很不舒服,而且火靈鼎上的火焰似乎還釋放著其他什么東西,竟能影響到元神法相。
  “趙易,這火靈鼎甚為奇怪,你我必須盡快將武元雄斬殺,否則就要死于他手!”白浪飛傳念道。
  趙易暗暗點了點頭,這火靈鼎的危害他更加知曉。
  “殺!”
  趙易、白浪飛一聲怒殺,便毫不客氣的向武元雄斬去。
  “哼,在金缽之中也像跟我斗?真是不自量力!”武元雄蔑視冷笑,之前他雖然憤怒,但他并不愚蠢,引以為傲最強的莫邪掌被趙易削去一半的威力,碰碰硬的話自己未必討到好處,但是自己身上法寶繁多,輕易便能將二人玩弄鼓掌之間,取二人性命。
  “回音泯滅波!”
  武元雄輕喝,口中吐出一竄佛宗獨有佛號,趙易和白浪飛聞之竟是一陣頭暈目眩,腦袋里嗡嗡地響,仿佛有一萬只蒼蠅蚊子在耳邊敲鑼打鼓,令人痛不欲生。
  “阿……阿……”
  痛苦之聲從趙易和白浪飛口中發出,二人抱頭,倒地翻滾。
  這是元神法相攻擊!
  武元雄口中一句佛號,在撞擊到金缽之后反彈,如此循環,永無禁止,而且威力越來越強,遲早趙易和白浪飛的元神法相會因為承受不住而崩毀,而死亡,可謂殺人于無形!
  “哈哈……”看著趙易和白浪飛如此痛不欲生,武元雄一陣大笑:“敢壞本公子苦修多年的莫邪掌,敢搶本公子到手的機緣,簡直吃了雄心豹子膽,今天就讓你們用生命來為你們愚蠢的代價贖罪!”
  “難道要死在這了嗎?”趙易精神麻木,只感覺到頭暈目眩,腦袋都快炸了一般。而一向應以為豪的九轉金身決的金色流光,在此刻竟沒有意思效果,趙易覺得,再這樣下去,不超過一個時辰,自己的元神法相便會崩潰,白浪飛同樣如此。
  “看來終究還是小看了大家族子弟的手段,即便實力上有的一拼,但在法寶上卻是要差上幾條街。可惡,武元雄,有本事我們正面較量,痛痛快快的打一場!”白浪飛不甘的說道。
  “可笑,真是可笑!”武元雄譏笑,問道:“白浪飛,我占據優勢,拼什么跟你正面交鋒?吃飽著撐著嗎?”別看武元雄動不動就大怒,其實那些都是裝出來的。當年為了不引起武元青的戒心,他處處偽裝,表現的完全像一個莽夫,但其實心思縝密,處事周全。
  “你……”此刻,白浪飛除了不甘還是不甘,非力不及,而輸于法寶。
  漸漸地,趙易和白浪飛失去知覺,神情渙散,一副若即若離之樣,仿佛距離死亡只差一步。
  然而就在這時,轟的一聲巨響,失去知覺的趙易和白浪飛頓時醒來。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