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5)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5)     

不死玄帝744 必有一戰

這時,趙易哪還不明白事情的始末。斷然是趙小易給珠兒吃黃金蟒的事走漏風聲,被紅雨知曉。紅雨心生嫉妒,便和少城主陸昊聯手暗中設技,紅雨本是想通過一番手段,俘獲趙小易的心,再想辦法得到黃金蟒肉。
  但是現在看來,少城主陸昊不是這樣想,他是設計圈套等自己來,不然也不會叫來兩個高手,更不會讓山賊前去皇甫府送信函。
  趙易看著陸昊,平淡的說道:“黃金蟒早已經被我吃的一干二凈,僅存的幾塊黃金蟒肉估計也被趙小易給了那位姑娘,興許她身上還有一兩塊。”
  珠兒見趙易指著她,臉色頓時嚇得慘白。
  少城主陸昊望著珠兒,還未等他開口,珠兒就識相的取出趙小易之前給她的兩塊還未來得及吃下的黃金蟒肉。
  “就這么點?”少城主皺著眉,看著僅比拳頭大一點的黃金蟒肉,顯得極其不悅,這點還不夠他塞牙縫。
  “也許她儲物戒中還有,我給趙小易的可不止這點。”趙易說道,其實他給趙小易的黃金蟒肉,基本上都是讓趙小易當面吃下,為的就只防止他不知天高地厚,將這珍貴的東西給那兩丫頭,但千防萬防,還是沒防住,也不知道趙小易是如何省下來的。
  不過這兩塊拳頭大小的黃金蟒肉顯然已經是極限,但趙易就是故意這樣說,倒有幾分借刀殺人之意。但這不能怪趙易,誰讓她不知好歹,打趙小易的注意,趙小易就是趙易自己,打趙小易的注意就是打他趙易的注意,趙易如何能放過她?
  “前輩,你……”珠兒臉如黃蠟,趙易如此這般說,可是要將她逼上死路。
  “交出來!”少城主陸昊此刻眼中只有黃金蟒,大喝道。
  “少城主,我真的沒有了。”珠兒大急,眼淚都快掉出來。
  “不交?那就死吧!”少城主陸昊不多問,直接一掌拍下,要將珠兒置于死地。
  “不要!”趙小易不知道什么時候竄出,竟一下子撲到珠兒面前,硬生生的擋下少城主陸昊這一擊。
  “小易,你……怎么這么傻?我不值得你這樣做。”珠兒抱著趙小易,哭著說道。
  此刻,趙小易氣息虛弱,嘴里不停溢著鮮血,很顯然受了極重的傷。
  “哈哈,好一個癡情郎。”少城主陸昊一陣哈哈大笑。
  趙易皺著眉頭,雖然他對陸昊不滿,但對趙小易更加不滿,壓著嗓子恨鐵不成鋼的喝道:“混賬!”?
  “大哥,我對不起你。”趙小易滿臉苦澀,但卻無怨無悔。
  “別廢話,趕快打坐調息。”趙易大動肝火,覺得當初就不該將這個分身留下,盡不讓人省心!
  “嗚嗚……小易,我……”珠兒萬分自責,抱著趙小易一陣痛苦,她不是沒良心的女子,此番若不是大哥被紅雨脅迫,她才不會任紅雨擺布。
  趙小易使出最后一絲力氣,推開珠兒,盤坐療傷,他對這個女人是又愛又恨!
  “趙易,你這小弟可是多情的很阿!”少城主陸昊笑著說道。
  “要你多事,既然你已得到黃金蟒肉,就走吧。”趙易說道,他本想通過言語挑撥,借陸昊之手轟殺珠兒,但沒想到趙小易這個傻小子竟是一根筋。
  “走?你以為這兩塊黃金蟒肉就將本少打發走了嗎?”少城主陸昊臉色沉了下來,陰陰地笑著。
  “我已經說過,黃金蟒肉早被我出的一干二凈,你還想怎么樣?”趙易凜然問道,身上氣勢一圈一圈蕩開,這個陸昊雖然是巨鹿城的少城主,但只是法相境的實力,在趙易眼里不算什么,真正要小心的是他深厚的黑袍和藍袍中年人。
  此刻,趙易釋放出氣勢,便是試他們的深淺。
  氣勢蕩開,壓向少城主陸昊,當即陸昊臉色一變,顯得極難看。但是他身后黑袍中年人哼了哼,輕而易舉的便將趙易的壓迫化解。
  “真是個高手!”趙易暗暗說道,看來這回有些麻煩了。
  失去壓迫的陸昊神色頓時輕松了下來,依舊拿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說道:“趙易,你以為說這話我會相信嗎?十丈有于的黃金蟒,豈是你一個人能吃下的?”
  “陸昊,你身為修士,難道不知道修士食量之大,一頓餐吃下一頭牛、一頭象都是極尋常之事。我得到黃金蟒已過去差不多兩年,被我一個人吃了又有何稀奇?”趙易不以為意的說道。
  這時,站在陸昊身后的藍袍中年人像是有些不耐煩,說道:“陸昊,你先出去,這里交給我和老五,等把這小子斬了,奪得他的儲物戒,一看便知道。”
  “是,四叔。”陸昊尊敬地說道,當即騎著龍鱗獅飛出山腹。
  趙易見到這黑袍藍袍之人時,便知道免不了一戰,沒想到藍袍中年人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手。
  “陸昊,放我出去,不論怎樣此事都有我一份功勞,你不能這樣對我。”紅雨看著駕龍鱗飛走的陸昊一陣大喊,三位真皇強者打斗的于波可不是她能承受的。
  “哈哈,紅雨,像你心腸如此歹毒的女人,死了比活著好,省的再害人!”少城主陸昊一陣哈哈大笑,他才不在乎紅雨的死活,她還真以為自己被她的美色迷住?真是天真!
  “陸昊,你……混蛋,無恥。”紅雨氣急敗壞,沒想到陸昊會如此對自己。
  趙易知道,不能在此地和他們動手,趙小易根本承受不了這樣的于波,便是傳了道念頭,說道:“小易,你先療傷,我引開他們,你們自己想辦法斬斷梧桐樹逃走。”
  當即,趙易使出化虹術,向天空沖去。
  “想逃?”藍袍中年人譏笑,“你一未練神通,二未練神武技,還想在老夫面前逃走?”
  “四哥,看我們誰先殺了這小子!”黑袍中年人說道。
  “比就比,誰輸了,誰伺候對方一個月!”藍袍中年人說道。
  “沒問題。”黑袍應道,絲毫不懼。
  當即二人沖出山腹,追想趙易,看也不看趙小易他們三人。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