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27)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27)      第三章勾心斗角(11-27)     

不死玄帝747 浪費藥效

一番宣泄,看著變成一片廢墟的鳳停山,趙易胸口憋悶之感才略舒暢幾分,心情也不像之前那般壓抑,弒殺的念頭也逐步平息。只是想起方才的事,心頭竟有一絲余悸,不知道下回元神法相中的那一縷黑氣何時發作。
  “吼……”
  赤牛低吼,飛到趙易身邊,關切問道:“主人,你沒事吧?”
  “不礙事,你到廢墟中尋尋趙小易。”趙易一手捂著胸口說道。
  “吼……吼……”
  赤牛朝某個方向吼了兩聲,一道人影飛出,正是趙小易,只是此刻他看起來十分狼狽,懷里抱著昏迷的珠兒。倒是沒見到紅雨,想來應該是死在廢墟之中。
  “大哥,你沒事吧?”趙小易看到趙易臉上浮著若隱若現的黑氣,同樣關切的問道。
  “沒事,方才陸昊死在我轟擊的余波之中,巨鹿城我們是不能回了,先到附近找個山頭調息一番,再做打算。”趙易壓著聲音說道。
  “對了,大哥,我砍梧桐樹時發現一道羽毛,顏色十分鮮艷,也不知道是何鳥妖的?”趙小易想起這事,當即取出羽毛。
  這是一根五彩斑斕,透著珠光寶氣的羽毛,讓人一見便知它是件寶物。
  趙易只是撇了一眼,便是認出它來,說道:“這應該是一只鳳羽,之前傳聞鳳停山出現過鳳凰,看來一點也不假。現在不是說這事的時候,你先將它收好,離開這地方再說,藍袍老四回到巨鹿城肯定會將此事稟告巨鹿城主,巨鹿城主得知自己獨子死,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大哥,都是我不好,連累了你。”趙小易致歉道。
  “你我是兄弟,親的不能再親的兄弟,何談言此?”趙易大袖一揮滿不在意的說道,當即遁走,落到不遠處的山峰,在山腳下開辟一隱蔽洞穴,盤坐調息。
  吞下玄黃血和千年肉靈芝,可不是鬧著玩的,到現在法力還在膨脹,得立即調息,否則說不定真會將他的肉身撐爆。
  打坐片刻,藥效依舊后勁十足,而趙易體內的法力卻已經膨脹到一個極限,再也無法增加分毫。
  “不行,必須采取措施,這樣下去身體非撐爆不可!”趙易暗暗說道,雖說他的肉身是靈寶肉身,但也吃不消如此折騰。
  當即,只見趙易以手為刀,在臂膀上劃上兩道口子,強力排出一些藥效。只見純厚蘊含著無比濃郁的鮮血隨著臂膀慢慢滴落,鮮血中的藥效一遇到空氣便揮發,周邊的靈氣頓時變得濃郁無比。
  “這回浪費了。”趙易可惜說道,但此刻也沒有別的辦法。
  這時,趙小易抱著昏迷的珠兒和赤牛來到洞穴,靜靜守著趙易。
  過了半柱香的時間,趙易體內多余的藥效順利排出體外,法力澎湃的感覺頓時消失,令趙易渾身一陣輕松。
  此番雖然浪費不少藥效,但總算成功的凝聚出十龍十象,神武技初成。
  神武技初成,趙易發覺變化最大的要屬自己的真皇領域,仿佛披上金裝一般,靈光直沖神庭。
  試著再次凝聚十龍十象,趙易除了感覺到雄渾的力量,還發覺那染的金黃的真皇領域竟徹底融合到十龍十象之中,“難怪道術敵神通、武技不及神武技。道術和武技只是運用天地之勢,而神通、神武技則是天地領域,在本質上就相差甚遠,難怪之前我的九龍九象之力再如何強悍,也是不敵黑袍的一道玄金黑炎!雖然只是一龍一象的差距,但產生的威力卻天差地別!”
  “大哥,我們現在離開這里嗎?”趙小易看著依舊昏迷不醒的珠兒,有些不舍的問道。如果大哥要離開,他肯定也要離開。
  趙易看到趙小易眼中的不舍,不答反問:“小易,經理過此番的事,你有何感想?”
  “大哥……”趙小易知道大哥的意思,想為珠兒辯解兩句,但是方才大哥和自己都差點丟了性命,心中便是有了訣斷,說道:“大哥,我明白了。”
  “明白便好,我們走。”趙易起身,帶著趙小易和赤牛離開山洞,留下昏迷不醒的珠兒。此地距離巨鹿城并不遠,不會有強大的妖獸,等珠兒醒來自然會回城。
  其實以趙易的性子,是要殺了這個珠兒,但看在趙小易的面子上才未動手。
  這時,藍袍老四回到巨鹿城,匯報道:“陸城主,大事不妙。”
  “劉幕僚,何事如此慌張?”陸城主平淡問道,一臉怡然自得,但隨即像是想到什么,手腕部有一抖,端著的茶杯險些掉落,小心地問道:“可是昊兒出了什么事?”
  今天巨鹿城一年一度獵妖競賽,往年獨子陸昊根本不屑一顧,但今年卻顯得尤為熱衷,甚至還請動府上兩位真皇初期的幕僚,像是在謀劃什么。陸昊做事向來謹慎,有條不紊,此事陸城主并未多問。
  但是現在看藍袍劉幕僚慌張之色,頓時一股不詳的預感襲上心頭。
  “陸城主,屬下辦事不利,不幸讓少城主遇難。”藍袍老四說道。
  “遇難?究竟怎么了?受了重傷?還是……”陸城主不敢去想最壞的可能。
  “死了。”藍袍老四說道。
  “什么?我兒死了?怎么可能?不是有你和黑袍方幕僚嗎?”陸城主不敢相信。
  “陸城主,黑袍老五也死了。”藍袍老四說道。
  “什么?方幕僚也死了?只剩下受傷的元神法相逃脫。”陸城主只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頭暈目眩,一屁股坐到身后的椅子上,許久都未回過神來,連方幕僚都遭遇不測,兒子陸昊肯定是死了。
  半響,陸城主回過神來,一拍桌子,桌子當場化成齏,咆哮喝問道,仿佛一只發怒的猛虎,“是何人殺了本城主的兒子?”
  “陸城主,是趙易。”藍袍老四當即說道。
  “劉幕僚,速將此事詳細道于本城主!”陸城主威嚴說道,雖然他只是元神實力,但大秦法律賦予他無上的地位,哪怕是真皇巔峰的將軍見到他也得客客氣氣的。
  當即,藍袍老四將事情詳細說了一遍,言辭自然是將趙易貶低,將一切罪禍都扣到他頭上。
  “好你個趙易,竟敢殺本城主的獨子,本城主要用你的狗頭血祭我兒!”陸城主勃然大怒,當即下令道:“劉幕僚,你率府上精英前去追捕,我這就讓左司馬前去助陣!務必,將這個趙易生擒回來,本城主要親自宰了他!”
  “是,陸城主。”藍袍老四領命。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