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2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25)      第三章勾心斗角(11-25)     

不死玄帝749 左司馬大人

這時,早已經不見赤牛和趙小易的蹤跡,不過趙易根本不擔心找不到他們,憑借自己和趙小易生命同源帶來的那一縷奇妙牽引,還是很容易找到他們。
  約莫飛行了有個把時辰,趙易來到一片山清水秀之地,此地群山環繞,綠樹成蔭,靈氣氤氳,是閉關修煉的好地方。而在這里,趙易感受到趙小易的氣息。
  “吼……吼……”
  一道低沉吼聲傳來,趙易撥開山谷中氤氳的靈氣,見到赤牛。原來是赤牛感受到趙易的氣息,向他發出信號。
  進入山谷,趙易見到趙小易盤坐在一塊平整巨石上,頭頂懸著虛無的大威天龍,很顯然是吃了蛇源丹在修煉。趙易未曾打擾,靜靜站在一旁。
  “吼吼……主人,我也想閉關一陣。”
  這時,赤牛傳來一道懇求聲。趙易一愣,略顯詫異,難道赤牛要突破?
  “主人,之前我吞下玄金火焰,到現在還未能煉化,此刻正在身體里亂竄,十分難受。”赤牛見趙易詫異,解釋道。
  趙易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還以為赤牛要突破,便是說道:“赤牛,你放心閉關,我為你們護法。”
  “多謝主人。”赤牛感激一聲,隨后在山谷中找了塊干燥的地方,趴了下來,倒不像閉關,而像睡覺。
  一陣能量波動,從赤牛身上散開,兩股氣勢爭斗起來,很顯然是不滅真炎和玄金火焰交鋒起來,也不知道赤牛能不能將玄金火焰煉化,趙易心中不免一陣為赤牛擔心。
  這時,趙小易的元神微一顫,發出陣陣龍吟,大威天龍仿佛在掙脫什么,虛無的身體逐漸凝為實體,趙易知曉這是法相!
  “吼……吼……”
  大威天龍越來越凝實,吼聲越來越雄渾,驚的進入閉關中的赤牛身體一顫一顫的。
  看著熟悉的大威天龍訣,趙易不由懷念自己苦心修煉的十余丈的大威天龍,但一想到這一切被神武宗六長老所毀,心中便涌出一股戾氣,暗暗說道:“這個仇,遲早要報!他毀我肉身、毀我元神法相,我定要讓他百倍償還!”
  轉眼,想到自己已劫了六長老的一次法寶,大玄雪神王冠,趙易緊繃著的拳頭不由松了一些,胸口也不再那么憋悶。
  曲幕僚和劉老四遁走,還未回到巨鹿城,便遇到接到軍令的左司馬大人。
  左司馬大人見到慌張而逃,一臉狼狽的二人,不由覺得詫異,狐疑問道:“老曲,老劉,你們這是做什么?如何一臉狼狽?陸城主不是派你們協助本司馬捉拿趙易嗎?”
  “左司馬大人說笑了,我只是閑來無事,測測自己飛行的速度,如何稱的上一臉狼狽?”曲幕僚心不喘臉不臊地說道。
  “哦?”左司馬一愣,竟有些相信他的鬼話,反而問道:“老曲,飛行速度如何?”
  “馬馬虎虎,還算滿意,但終究及不上司馬大人!”曲幕僚說道。
  “對了,老厲呢?不是說他也一道來了嗎?”左司馬問道。
  “左司馬大人,不瞞您說,方才我們是被趙易殺的嚇破膽,才如此慌張奔命,厲幕僚不幸,肉身被趙易一腳踹毀,元神法相也被毀去一半,此刻也不知道逃到什么地方。”劉老四才不會像曲幕僚那般虛偽,明明被殺的嚇破膽,還要滿口胡言。
  “哎,劉老四,你可別瞎說,我是看天色漸黑馬上要下雨,擔心曬在院子里的衣服,才趕回城的。”曲幕僚辯解道,劉老四腦門一黑,往旁邊讓了讓,一副恥與他為伍的樣子。
  你曲幕僚好歹也是真皇強者,豈能如此厚顏無恥?然而曲幕僚卻并覺得半點不妥,反而怡然自得。
  左司馬像是早就習慣曲幕僚的無恥,也沒跟他計較,只是顯得吃驚,這個趙易究竟何許人也?竟如此厲害,一腳踹殺老厲。要知道老厲修的可是影響意識的神通,雖說僅是一時半會,但達到他們真皇境的這個層面,生死也就是一時半會的功夫。
  一陣吃驚,左司馬大人問道:“劉老四,這個趙易是何人?有何厲害之處?”
  “左司馬大人,不瞞你說,我對這個趙易也是一知半解,起初少城主射擊謀害趙易,想奪他黃金蟒時,我一只手都能輕而易舉的捏死他。但是……最終,老五肉身被毀,元神法相遁走,我的下品后天靈寶黑龍紅旗令也被大破。”劉老四一臉苦澀的將事情的始末詳細道了一遍,在說道自己的黑龍紅旗令被大破時,心尤在滴血,只是他現在根本不是趙易的對手,根本談不上報仇。
  “你的黑龍紅旗令也被他毀了?他修煉的是何神通?”左司馬詢問道,他雖然達到真皇中期,學習兩門神通,但是同樣不敢小覷,陰溝里翻船,高手被低手反殺,也不是沒見過,他自己就曾反殺過高手,所以處處小心。
  “不是神通,是神武技,轟出的法力化作狂龍怒象,足足有十頭,早在他轟出九頭巨龍巨象時,天地都為之變色,更不要說十頭。”劉老四說道,倒不是他漲趙易威風,滅自己志氣,而只是說的一句實話!
  左司馬一陣沉思,半響說道:“看來這個趙易不簡單,我們尋著他逃走的方向追一段,如果能追上,就想辦法將他擒回去,如果追不上,再回城請示城主,從長計議。”
  從劉老四只言片語之中,左司馬便是能感覺到趙易的厲害,自己跟他交起手來,怕是未必就穩超勝券,說不定對方就留著什么厲害的后招。以左司馬的意愿,是不愿意和趙易這樣的危險人物交手的,畢竟沒有足夠的好處。
  不過身負軍令,左司馬也不能直接無視,便裝模作樣的朝趙易離去的方向追去。
  “左司馬大人,曲某愿意出一份力,跟隨左右!”曲幕僚義正言辭,一副甘愿犬馬之勞模樣說道。
  劉老四想到之前老曲打都未打就逃命的事,心中一陣氣,挖苦問道:“曲幕僚,你院子中不是曬了衣服嗎?這天已經黑了,馬上就要下雨了,你不會去收衣服嗎?”
  “劉老四,此言差矣,能為左司馬大人鞍前馬后是曲某的榮幸,衣服什么的哪還有心思理會,下雨就下吧,淋濕了再的晾干,可錯過了給左司馬效力的機會,就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曲幕僚一臉惋惜說道。
  “嗤……”劉老四不屑與之為伍,這個老曲還真夠無恥的,遇到危險,比誰都跑的快,有好處要占,絲毫不肯落下。
  左司馬沒有說什么,他知道老曲這個人,典型的墻頭草,風往哪邊吹,他就往哪邊倒,雖然如此,但他還是決定將老曲同行,多一個人,多一份聲勢,而且真正和趙易打起來,自己并不弱他,到時候老曲見到有利可圖,自然會痛打落水狗!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