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30)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30)      第三章勾心斗角(11-30)     

不死玄帝755 前往鳳停山

當即,一行人回到山谷,被困的左司馬還在九宮八卦天衍陣中掙扎,咆哮,“放本大人出去,放本大人出去……”
  但是,根本沒有任何人理他。
  曲三道回到山谷,立即做到鼎爐面前。此刻,鼎爐中融化的黃金蟒骨和黑金棍已冷卻凝固,他也不急著燃起烈火,而是先從儲物戒中取出一物,一白色瓷瓶,將里面的東西倒入鼎爐之中,隨后才打出火焰,升起熊熊烈火。
  片刻的功夫,凝固的黃金蟒骨和黑金棍再次融化,之前無論如何都無法燒化的鳳凰羽也在融化。
  “看來曲三道真的是回城取藥水,也不知道究竟是何藥水?竟有如此神效。”趙易暗暗稱奇。
  不到一個時辰,鳳凰羽徹底融化,三件寶物融為一體。
  這時,可以煉制靈寶!
  “主人,你想煉制一件什么樣外形的靈寶?刀,劍還是其他什么?”曲三道問道。
  趙易一頓,略微思考,說道:“煉制一柄長槍吧。”之前趙易使用飲血槍,感覺已經習慣用槍,只可惜后來飲血槍被自己不小心投入蜚泊。
  “練槍?”曲三道微頓。
  “有問題?”趙易問道。
  “主人,沒問題,我這就煉制。”曲三道說道。
  當即,便是見到曲三道轟出一道法力,將鼎爐之中融化的材料打入空中,在空中凝成一桿長槍外形,隨之雙手不停掐訣,不斷打入玄妙的陣法、符文。
  隨著長槍的冷卻,曲三道手中打出的陣法符文越來越頻繁,也越來越復雜,反正趙易是不曾見過,也看不懂。
  轉眼,三天已逝,長槍還在煉制中,趙易不由一陣心急,但也沒辦法。根據曲三道帶回來的消息,今天陸城主會帶皇甫俊前往鳳停山血祭他兒子,只能現行而去。
  此事,趙以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畢竟事因他而起,而且皇甫俊是他的好朋友。
  趙易對曲三道說道:“靈寶煉成便送往鳳停山,我先走一步!”
  曲三道很想勸說趙易兩句,但趙易已經飛走。
  來到鳳停山,此地已經變成一片廢墟,亂石一地,當初的山腹早已被亂石填充,里面的梧桐樹也早斷成幾截。
  環顧四周,趙易不見任何人影,更不要說出行必定大隊人馬伴隨左右的陸城主。
  “難道曲三道帶回的消息有誤?還是陸城主尚未出發?”趙易喃喃自語。
  見不到人影,但趙易并未離去,而是在亂石中找了塊相對平坦的地方坐下,靜靜等候。
  過了有一個時辰,臨近正午時分,趙易見到遠處飛來一行人,是大秦士兵的服飾。
  “陸城主來了?”趙易內心一頓,暗道:“聽曲三道說陸城主請了李成將軍坐鎮,我現在無法和李成將軍正面交鋒,只能靜觀其變,先看看陸城主抓的是不是皇甫俊。如果是,再找機會將他救出去。”
  當即,趙易動用妖姬百變術,化作一塊碎石躺在亂石中,如果不仔細探查是不會發現他的。
  片刻,一行士兵飛近,只見他們浩浩湯湯,壓著竟有兩三百號人,個個都身帶枷鎖,著囚服,很是顯眼。
  趙易不由覺得奇怪,“這是要做什么?我的朋友僅有一位,這些都是什么人?素未謀面,如何會被陸城主抓來?”
  而這時,趙易在眾多被押修士中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是趙小易的心上人,珠兒。不由覺得奇怪,“她怎么被抓來?”
  原來,喪失獨子的陸城主遷怒涉及陸昊之死一干人,珠兒是其中一個關鍵人物,陸城主自然不會放過她,包括她的家人。
  “父親、母親、大哥,是我對不起你們。”珠兒哽咽道。
  “小妹,快別這樣說,大哥知道你全是為了大哥好,是大哥不爭氣,修煉速度太慢,這么多年都還未達到法相境。”珠兒大哥寬慰道。
  “女兒,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如果今天有此一劫,也是天上注定的。”孫靈珠父親孫父說道。
  趙易不去看他們,珠兒的死活與他何干?他來此只是為了救皇甫俊。
  果真,在眾被押解的人馬中,趙易尋到皇甫俊,只是此刻皇甫俊臉色蠟黃,嘴唇干裂,頭發蓬亂,身著囚服,一點也沒有軍侯的威武。
  趁士兵不注意,趙易暗中來到皇甫俊腳下,偷偷傳了一道念頭,“皇甫俊,我是趙易。”
  精神萎靡,受了大苦的皇甫俊頓時神經一陣,傳念問道:“趙易,是你嗎?你在哪里?快走,陸城主要拿我當餌布陣對付你。”
  “皇甫俊,此事因我而起,我不能離去,得將你救出去。”趙易傳念道。
  “趙易,我這條命都是你救的,能多活幾十年已是走運,現在即便是死,也沒有遺憾。或許說,還是一種解脫,你不必為我涉險。”皇甫俊傳念道。
  “好了,此事我已有訣斷,你不必再說。”趙易不容置疑道,皇甫俊一陣啞言,只是心中一陣感激,如此朋友,此生何求?
  半響,趙易傳念問道:“皇甫俊,我聽說陸城主請了李成將軍,為何不見李成將軍?而且也不見陸城主?”
  “陸城主讓士兵先押解我們先行,他還在后面,至于有沒邀請李成將軍就不得而知。”皇甫俊傳念道。
  “陸城主他們還未道到?那不是正好可以將你救出去?你等著,我這就將你救走!”趙易眉頭一掀,當即說道。
  “趙易,不可。”皇甫俊立即阻止道:“趙易,我身上帶的枷鎖比較奇特,與其他囚犯身上的枷鎖存在某種特殊的感應,一旦遠離枷鎖大部隊,單個的枷鎖便會引爆,能夠輕易轟殺任何一位法相境修士。”
  “還有這樣奇怪的枷鎖?”趙易一頓,顯得很詫異,問道:“皇甫俊,你可知道如何破開這枷鎖?應該不能用強吧?”
  “確實不能強行轟開,否則同樣會引爆。”皇甫俊傳念道:“這枷鎖只能用鑰匙打開,鑰匙應該在陸城主身上,或者在他的隨從身上。”
  “看來必須等陸城主到來。”趙易喃喃說道。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