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1)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1)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1)     

不死玄帝757 引誘上鉤

三個時辰,斬掉十余顆人頭,場面鮮血淋淋,人頭堆了一地,較是城主府的幕僚也覺得有些殘忍。殺人的手段有無數,比如直接轟殺元神,或者動用道術,這些都能夠輕而易舉的殺掉這些奴仆丫鬟家眷,但是路城主并未這樣,而是真正的斬殺,他是真正的要血祭!
  丫鬟奴仆家眷看著熟人的腦袋就這樣被砍下,想想自己的下場,便是一陣頭皮發麻,有些膽小的女眷更是嚇得半死,臉色一陣慘白,呼嚎聲一片,場面極其慘烈。
  “冤枉阿,我真的不認識趙易,我跟他一點關系也沒有,我就是送醬油的。”
  “我也是,我就是一廚子。”
  “我就是一下人……”
  “陸城主,你就放過我們吧,我們冤阿!”
  “姓陸的,你要殺殺我便是,與他們何干?這么多人中也只有我是趙易的朋友,要血祭陸昊就用我的血來祭!”被枷鎖套著的皇甫俊突然大聲道,他雖鐵石心腸,但看著無辜的眷屬白白送死,還是于心不忍。
  “哼!”陸城主冷哼一聲,根本不理會皇甫俊的話,說道:“繼續斬!”倒不是陸城主不敢斬皇甫俊,或者是舍不得斬皇甫俊,而是他知道皇甫俊才是關鍵,如果真的斬了皇甫俊,趙易便不會自投羅網。
  而陸城主如此斬殺這些丫鬟、奴仆家眷,只是為了泄憤,興許是看到這些人痛苦的表情心里會好受一點,不得不說陸城主心里難變態的。
  不過換個角度思考,其實還是能夠理解的,像陸城主這樣一個老男人,受如此大的刺激,心里變得不正常也是正常之事。
  繼續斬,腦袋越堆越高,像個小土丘!
  化身石頭的趙易心里也不是滋味,畢竟他不可能鐵石心腸,元神法相內的那縷黑氣一陣躁動,弒殺之心蠢蠢欲動。
  “不行,絕不能再被黑氣影響!”
  趙易暗道,元神法相護體金光大振,強行壓下那縷黑氣,殺戮之心慢慢被平復。但趙易知曉,這只是暫時的,時間一長肯定還會發作!
  當即,趙易傳念道:“皇甫俊,想辦法將陸城主從那四位幕僚身邊引開。”
  皇甫俊一下子就想到趙易要做什么,當即應道。
  略微思索,皇甫俊有了注意,喝道:“夠了,陸城主,不要再濫殺無辜,我可以告訴你趙易現在藏身何處。”
  “嗯?”陸城主一頓,急切問道:“趙易在何處?”
  趙易殺了他獨子,他做夢都想手刃趙易,此刻聽聞有趙易的藏身之處,怎能不激!但是,轉眼一想,又覺得奇怪,“皇甫俊,你如何知曉趙易的藏身之處?這幾天你可是被關押在巨鹿地牢!”
  “陸城主,我被關押在地牢不假,但修士的手段曾不出窮,趙易就會一門千里傳音術。在他斬殺貴公子時,就千里傳音給我,讓我離開巨鹿城,前去某地和他匯合,但是我皇甫家家大業大,想要一下子抽身談何容易,這才被你陸城主擒住,不然哪會有今天這事!”
  陸城主也知曉修士的手段高深莫測,畢竟他現在也是一名修士,像飛行這樣原本想不都不敢想的事,現在輕而易舉能夠做到,便是有些相信皇甫俊之言,問道:“皇甫俊,趙易約你在何處和他相見?”
  “陸城主,告訴你也可以,但我有條件。”皇甫俊不急著說具體的位置,而是先吊一吊陸城主的胃口,這樣看起來才逼真!
  “什么條件?放了這些人,還有你?”陸城主當即想到。
  “不錯,如何?”皇甫俊說道。
  “可以。”陸城主想也沒想就答應,但是他心里壓根就沒想過要放過這些人,等抓到趙易再讓他們陪葬不遲!
  “陸城主,你過來,我只跟你一個人說。”皇甫俊說道。
  “陸城主,小心,放置這個皇甫俊耍花招。”當即,一個幕僚提醒道。
  陸城主也是精明之人,何嘗想不到這一點,“皇甫俊,就這樣直接說,此地全是本城主信賴之人。”
  “哈哈……陸城主,你還不知道吧?你府上出了奸細。”皇甫俊一陣哈哈大笑說道。
  “嗯?什么奸細?”陸城主一頓,當即問道。
  “陸城主,你府上可有個叫曲三道的幕僚,他其實是趙易的奴仆。”皇甫俊說道,這是趙易剛通過神念告訴他的。
  “嗯?”陸城主再次一頓,眉頭不由蹙了蹙。
  “陸城主,此人的話不可信,估計是臨死反咬,胡言亂語。”呂洪力說道。
  “空口無憑,我憑什么相信你?”陸城主問道,他也不是傻子,沒有確切的證據如何會相信皇甫俊的鬼話。
  “我沒有證據,但我說的每一句都是實話,你信不信由你。如果我沒猜錯,曲三道在趙易出事之后應該收拾東西走人了。”皇甫俊說道。
  “一派胡言,曲三道明明被本城主派去捉拿趙易,如何會是趙易的奴仆?更談不上走人。”陸城主當即喝道。
  “陸城主,早上我經過曲三道房間時,聽丫鬟說曲三道的房間空無一物,連床上蓋的軟絲蠶被都消失不見了。”一個幕僚低聲說道。
  “竟有這事?”陸城主眉頭一皺,有種不祥的感覺。
  皇甫俊見陸城主皺眉,猜到他可能察覺到曲三道的疑點,便加了把火催促道:“陸城主,你還想不想知道趙易約我的地方,如果想知道就過來,如果不想就直接殺了我們!”
  “陸城主,還是讓我陪你一道,這個皇甫俊看起來詭計多端,怕是有所謀劃。不過有我在,定保陸城主無礙!”呂洪力說道。
  “如此甚好,那就有勞呂幕僚了。”陸城主感謝道,這個呂洪力進府時間最長,而且實力也是幕僚中最強,馬上就要進入真皇中期,有他在諒皇甫俊再怎么耍花招也是無法得逞。
  “哈哈……”皇甫俊突然一陣大笑,像是聽到世上最好笑的笑話。
  “你笑什么?”陸城主皺著眉問道。
  “自然是笑你陸城主,沒想到你連呂洪力的話也敢相信,你問問呂洪力,當初趙易是不是于他有恩,給過他一枚肉身重生丹,讓他長出被小溫侯斬碎的手臂,這事你大可以回去問你府上的千云,她也是天道宗分宗的弟子,也知曉此事!”皇甫俊說道。
  “嗯?有這事?”陸城主皺著眉問向呂洪力。
  呂洪力也是一陣皺眉,但皇甫俊所言非虛,說道:“陸城主,卻有其事,當初我在兩宗獵妖競賽中我是受過趙易的恩惠,但他那樣做只是留著我和他一起對付呂飛陽。如果陸城主懷疑我和趙易有所牽連,那我現在便離去,貴府幕僚不當也罷!”
  “呂幕僚息怒,本城主并沒有懷疑你,你不要多想,不過這個皇甫俊現在被特制枷鎖套著,根本無法傷害本城主,你也不要擔心。”陸城主說道,但他這樣做任誰都看得出他不再信任呂洪力,至于其他三位幕僚,來的時間都不長,而且皆是重利忘義之輩,保不準在得知趙易藏身之處會做出什么圖謀,倒不如自己一個人知曉,也好來個甕中捉鱉!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