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27)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27)      第三章勾心斗角(11-27)     

不死玄帝758 惡人還需惡人磨

當即,陸城主離開四位真皇強者,向皇甫俊飛去。
  見陸城主中計,皇甫俊暗暗舒了口氣,趙易亦然。
  這時,陸城主飛到皇甫俊面前,問道:“皇甫俊,速將趙易約你碰面的地方告訴本城主,本城主對之前的事既往不咎,官復原職。”
  “那就多謝陸城主美意,我這就將碰面的地點告訴你。”皇甫俊說道,聲音漸小,只他二人聽道:“趙易就在你腳下。”
  “你說什么?”陸城主一愣,一時竟沒反應過來。
  “他說,我就在你腳下!”一道突兀的聲音從陸城主背后傳來,不是趙易還能是誰?
  聽到陌生的聲音,陸城主頓時感覺到不妙,想立即逃走,但是卻發現根本動彈不得,被趙易禁錮著。
  “你是誰?為何要對付我?你可知我是巨鹿城,你對付我沒有好下場的。”陸城主壓著嗓子用腹語說道。
  “哈哈……”趙易一陣大笑,“陸城主,你太逗了吧?明明是你跟我過不去,哪是我要找你麻煩,速將我朋友放了,否則死!”
  雖然只是一個死字,但從真皇強者口中說出,那絕對是個死!
  “你是趙易?”陸城主后知后覺,立即想到對方是誰,因為一直背對著趙易,未見突然出現者的容貌,所以才未能立即認出。
  “不錯,我就是趙易!”趙易坦言,絲毫不回避。
  “速將我們陸城主放了,否則要你狗命!”一位幕僚當即喝道。
  “啪……”
  一聲巴掌,直接抽的陸城主后腦勺暈頭轉向,只聞趙易滿不在乎說道:“陸城主,管好你手下的幕僚,別讓他們亂吠,否則倒霉的只會是你自己。”
  “你……”之前叫囂的幕僚頓時憋不出話,一臉氣憤看著趙易。他本想在陸城主面前表下忠心,但現在非但忠心沒表到,怕是還招來陸城主的記恨,那一巴掌抽的可不輕。
  這時,陸城主清醒過來,但后腦還有些疼,不得不說趙易方才那一巴掌是用了些力道的。
  “趙易,我是大秦的命官,是高高在上的城主,如果你傷害我,絕對逃脫不掉大秦法律的制裁。”陸城主腹語才說道一半,后腦又是一沉,只聽到啪的一聲。
  沒錯,趙易又拍了他一巴掌!
  只聞趙易不耐煩道:“陸城主,別跟我廢話,速將我朋友放了,否則下一秒就不是一巴掌,而是一條手臂,等砍斷你的四肢,如果你還不放,就只能砍你的腦袋。放心,我不會讓你這么容易死的,我要禁錮你的元神,慢慢折磨你。”
  “趙易,你不要胡來,陸城主是大秦命官,你傷他,大秦法律會百倍償之!”呂洪力說道。
  “大秦法律?可笑,我若是殺了這姓陸的,大不了離開你們大秦的地界,去別的國家,不再行,離開這顆星球。星空浩瀚,星球無數,還愁沒地方去嗎?等我離開這里,你們的大秦法律能奈何我?”趙易無所謂地說道。
  “你……”呂洪力啞言,一時竟找不到理由反駁趙易,大秦王朝雖然厲害,但僅局限這顆星球,出了這顆星球什么都不是,連天道宗、神武宗都不敢保證在漫漫無邊星空中追捕到一位一心想逃的真皇強者!
  趙易不理會呂洪力,不耐煩的對陸城主說道:“現在給你三息的時間考慮,如果你不放開我朋友,我就斷你一條胳膊!再過三息,如果你還不說,我就再斷你一條胳膊,然后是兩條腿,最后是你腦袋。”
  “你不會殺我,你殺了我,你朋友也逃不走,到時候他只會為我陪葬。”陸城主并不是愚笨之人,并未被趙易的狠話嚇住。
  “三息已到。”趙易不理會陸城主的話,自顧自的說道,隨之打出一道鋒利似刀的法力,像削蓮藕一般,輕而易舉斬斷陸城主的一條手臂。
  “阿……”陸城主喉間發出一陣痛苦之聲,但因為被禁錮著,嘴巴無法張開,憋得一張臉通紅。
  “對了,你似乎忘了曲三道是個煉器高手,如此枷鎖他應該能輕而易舉的破開吧?”趙易平淡說道。
  陸城主臉色一變,不可思議的用腹語問道:“曲三道真是你的奴仆?”
  “我有心情騙你嗎?”趙易說道。
  “既然曲三道是你的奴仆,為何不見他?”陸城主問道。
  “三息已到。”趙易不回答,只是像機器一般報時,然后毫不留情斬斷陸城主另一條手臂。
  “阿……”陸城主吃疼,額頭上冒著冷汗。
  “趙易,你不要胡來!”呂洪力看不下去,低沉喝道。
  “對,你要是再胡來,老夫必斬你!”另一個幕僚喝道。
  “陸城主,你的幕僚好像一個個都是聾子,都讓他們不要亂吠,還是不聽話。這樣吧,他們四個不論是誰,只要說一句,我就在你身上捅一刀。”趙易平淡說道。
  “趙易,你……”呂洪力一陣皺眉。
  “阿……”陸城主吃疼,臉憋的更紅,汗水像黃豆一樣大落下。
  只見趙易打出一道錐子似的法力,直接在陸城主身上開了一刀,然后漫不經心的說道:“陸城主,你的幕僚對你究竟有多少怨恨,似乎想借我之手除掉你,是不是你平日對他們太苛刻了?”
  “趙易,你不要胡言。”呂洪力爭辯。
  “阿……”陸城主又是發出一道慘叫,身上又添了一個血窟窿。
  “都給我閉嘴,想害死本城主嗎?”陸城主此刻勃然大怒,壓著嗓子用腹語喝道。
  當即,呂洪力退到一邊,不再說話。他知道,此刻,自己每說一次,陸城主便會記恨自己一分,其他幕僚自然也知曉其中的道理,一個個緊閉嘴巴,不敢多言半分!
  趙易對此甚是滿意!
  “陸城主,三息時間又到了,你是放還是不放?”趙易問道。
  “我放,但我有個條件。”陸城主腹語說道。
  “什么條件?”趙易問道。
  “我放了皇甫俊,你也得放了我。”陸城主腹語道。
  “可以,不過得等我和皇甫俊安全離開此地。”趙易答應道。
  “不行,萬一你耍詐……”陸城主腹語說道,但話還未說完,便是一陣鉆心之痛,一條大腿被斬。
  “陸城主,你現在沒資格跟我談條件。”趙易說道。
  “陸城主,這個趙易言而有信,倒是可以相信他。”呂洪力忍不住說道。
  但陸城主并未有半點感激,反而眼睛瞪大幾分,充滿怒意,不過這回趙易倒是沒在陸城主身上開洞。
  “三息又到了。”趙易報時道。
  “一切都聽你的。”陸城主實在沒有辦法,只得同意趙易的訣斷,只是心中一陣發狠:“趙易,別等本城主脫困,否則定要你百倍千倍償還!”
  “呵呵!”趙易一陣冷笑,搖著頭說道:“早答應,何苦受這份罪?”
  陸城主面色鐵青,念頭一動,一柄鑰匙從他儲物戒中憑空出現,腹語說道:“這是打開枷鎖的鑰匙。”
  趙易拿過鑰匙,順手打開皇甫俊身上的枷鎖。
  惡人黑惡人磨,這話一點也不假,對付心狠手辣的陸城主,只能比他更加心狠手辣。
  果不其然,陸城主被趙易的大惡行為震住,不得不放交出枷鎖的鑰匙!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