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2)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2)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2)     

不死玄帝799 油鹽不進

武元雄的退路被靈月截住,心中有些惱怒,今天是出門沒看黃歷嗎?之前碰到趙易,還以為能一雪前恥,斬了趙易,但沒想到跟趙易同行的女子竟是真皇后期強者,實力比他還要高一個層面,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
  武元雄沒有出手,只是提醒道:“姑娘,我和你無冤無仇,想必你還不知我的身份吧?我是神武宗武家嫡系子弟……”
  “你是在威脅我嗎?”靈月未等武元雄把話說完,沉著張臉問道。
  武元雄內心一陣著急,怎么就把這個女子惹動怒了?連忙解釋道:“姑娘,在下絕對沒有這個意思,只是想跟姑娘交個朋友。想必姑娘還不了解神武宗吧。”
  “我不需要你這樣的朋友。”靈月根本不給武元雄說話的機會,直接打斷道。
  此時此刻,武元雄才知曉這位女子與趙易關系匪淺,一張臉不由沉了下來,提醒道:“姑娘,神武宗的龐大是超出你想象的,興許你根本無法想象。不過你應該見識過大秦皇朝的龐大,但如此大秦皇朝在神武宗面前,不過是芝麻和西瓜,姑娘還是三思。”
  “你還是在威脅我。”靈月面無表情,油鹽不進,但內心卻是被觸動,仿佛遭到電擊一般,龐然大物的大秦在神武宗面前竟然只是個小芝麻,那神武宗將何其龐大?
  但是,既然趙易讓她攔住武元雄,她便不會多想。
  “不敢,只是想給姑娘指條明路。”武元雄提醒道。
  “本姑娘想怎么樣就怎樣,不勞你操心。”靈月沒好氣的說道,絲毫不把武元雄放在眼里。雖然她不知道趙易和武元雄有何過節,但看的出是生死過節,不是你死就是他亡。
  這時,火靈鼎噴出的火龍涌向趙易,將趙易團團圍住。
  周邊烈火熊熊,仿佛火爐一般,燒的趙易渾身發燙,這若是其他修士,怕是肉身會被立即燒毀,但他是趙易!
  “好強的火焰,雖然我有靈寶之身,但是火靈鼎乃是后天中品靈寶,而我的肉身只是后天下品靈寶,時間不長難免會有所損傷,還是盡快煉化一些火焰,成就三千大真焱神通。”
  趙易暗暗說道,只見他緩緩閉上眼睛,懸空盤坐在火焰之中,操控著心火慢慢吸收這些滾滾的火焰。
  “可惡,這個混蛋竟然在火焰中修煉起來,也不知道在修煉什么神通?”武元雄看到自己弄出來的火龍竟成為趙易的修煉之地,內心一陣惱怒,恨不得上去直接轟了趙易。
  但是此刻有靈月在,他沒有半點機會。
  武元雄見到趙易盤坐修煉,暗道:“正是好機會,逃走!”
  心神一動,武元雄立即遁走,靈月緊鎖著武元雄,在他遁走的那一刻便追了上去,傳了一道念想給妹妹靈心,說道:“妹妹,你給趙易護法,等趙易修煉結束你,再過來,我會攔著武元雄的。”
  想要從一位真皇后期的手上溜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武元雄在剛才的戰斗中已耗損好些,此刻根本無法逃走,片刻便被靈月截住。
  武元雄心中惱怒,面部顯得猙獰,趙易將他留下的目的路人皆知,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他。
  “姑娘,你放我走,我可以給你絕對的好處,功法、修煉資源,不論是什么,哪怕是神通、神武技,甚至是靈寶,都不是問題!”武元雄雖然心急,但他知道不能得罪靈月。現在靈月只是攔著他,萬一激怒靈月,可就要承受靈月的怒火,所以說話一直小心翼翼。
  靈月看著武元雄,神色至始至終都沒有一絲變化,像是沒聽到武元雄的話一般。
  武元雄見靈月不為所動,變得更加著急,如果等趙易閉關結束,他就再也沒有機會逃走。
  “姑娘,你想要什么,直接說,在下一定想盡辦法滿足你,只要你讓我走,而且我武元雄向來說話算數!”武元雄試圖打動靈月。
  靈月看著武元雄,神色依舊不變,只是平淡地說道:“我什么都不想要,只要你留下。”
  “你……”武元雄聽到靈月這話,不由一陣惱火,心中暗罵道:“你個蠢女人,怎么就不知道為自己打算打算?”
  此刻,盤坐在火焰中的趙易周身衣物已被焚毀,肉身被熏烤地通紅,灼灼的刺痛感開始遍布全身,身上的皮膚開始龜裂,而且逐漸向肉身里面擴散。
  “不愧是后天中品靈寶噴發出的火焰,果真霸道,此時此刻已在燒毀我的肉身,不過我并不懼怕。”趙易嘴角微翹,臉上浮現出強大的自信,根本不把這些火焰放在眼里。
  “九轉金身訣!”
  一道念頭,腦海中迸發出一股金色流光,金色流光瞬間遍布周身,原本燒傷的肉身瞬間愈合,皮膚也是煥然一新,沒有留下一絲一毫的傷疤。
  “呵呵,好久未用到九轉金身訣,都差點將它遺忘。”趙易喃喃說道,“不過九轉金身訣的厲害之處,并不只是修復肉身,而是元神法相,只要元神法相還存在,哪怕只有一縷,都能修復完好。”
  頓頓,趙易又暗道:“我總覺得九轉金身訣跟繼承的不死不滅傳承有些關聯,只不過現在對不死不滅傳承一無所知,便是無法確定,不過日后突破造物境,便能一清二楚,現在也無需著急弄清楚。”
  修復好受損地肉身,趙易繼續控制本火之焰開始吸收火靈鼎的火焰。
  另一邊,武元雄一陣干著急,但面對靈月只能強壓下心中地憤怒,不過語態已有些改變,不再像之前那般恭敬,略帶質問:“姑娘,究竟如何你才肯放過我?”
  “我沒有想把你怎么樣?何談放過,只要你乖乖不動,我自然不會傷害你。”靈月平淡說道。直到這時,武元雄才知曉靈月是真的油鹽不進,不由把心一橫,暗道:“看來是沒辦法直接脫身,只能跟這蠢女人一戰,再趁機逃走!”拿定注意,武元雄一聲大喝,使出自己引以為傲的莫邪掌,轟向靈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