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2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25)      第三章勾心斗角(11-25)     

不死玄帝806 原來如此

不知何故,趙易只能打道回府,只是一路上想著種種可能,但最終均被他一一否決。【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
  遐邇的功夫,趙易回到皇甫府,剛到門口,一小廝急匆匆跑了過來,問道:“閣下可是趙易?”
  趙易一愣,點了點頭,應道:“我是,請問有何事?”
  “趙易,我是李將軍麾下的死士,受將軍命,將此封信交給你。”小廝說道。
  趙易再次一怔,仔細辨別,這才察覺小廝的不凡,普通的裝束下隱藏著強大的實力。看到小廝遞過來的信,趙易帶著狐疑接過。
  “告辭,李將軍讓我轉告你,一切小心,隔墻有耳。”小廝言罷,急匆匆的消失在拐角。
  趙易一陣狐疑,有些想不明白是何情況,只是將信收好。
  回到房間,趙易取出信函,準備打開,但是想到小廝臨走前交代的話,隔墻有耳,不由釋放出意識探查。
  “誰!”
  忽然,趙易的神色緊繃了起來,仰頭對著房頂一陣大喝,隨之急速從大門走了出去,而這時一道黑影竄出圍墻,趙易緊追出去,但那人已消失在黑夜,沒蹤跡。
  趙易眉頭緊鎖,暗道:“那人會是誰?”
  想不明白來者的身份,趙易皺著眉頭回到屋內。確定沒有修士在偷窺,趙易這才放心的打開信函。【】
  這是一封最為原始的筆墨書函,其實現在修士間的傳信,只需要將念頭打入一件道器之中,就像刻印功法那般。
  但是李將軍如此這般做,肯定有他的原因!
  信函上,字里行間透著一股無上的霸氣,不愧是造物強者寫的書函。
  看完書函,趙易緊鎖的眉頭變得更加緊蹙,心中暗暗說道:“竟然是這樣,原來大秦皇朝早就知道寧古塔里藏著一份傳承,關押修士,其實是想讓這些修士觸發傳承,甚至得到傳承。而幾十年來,被關進去的修士無一人出來,唯獨自己。”
  “難道方才那道黑影便是宮中派來監視自己的?只是他們為何不直接對自己出手?嚴刑逼供?難道他們在顧慮什么?”趙易喃喃說道,現在他有些明白李將軍為何不見自己,想來應該是寧古塔里的那份傳承牽扯太大,李將軍不想趟這趟渾水,這才有意不見自己。
  雖然不知道寧古塔內那份傳承究竟有厲害,但就單單不死不滅這四個字,就能夠讓一切修士為之熱血沸騰。
  要知道,哪怕是不朽境的超級強者,在萬古之后,也是有隕落的一天。
  讀完信,趙易指頭喘促一道火苗,直接將信函燒的灰飛煙滅。
  冷靜思考一番,趙易暗暗說道:“雖然不知道大秦的職權者為何不直接向自己出手,而只是派遣修士暗中尾隨自己,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不希望我出事!”
  想到這一點,趙易的嘴角不由翹了翹,說道:“這正好,此番前去爭奪納靈水,倒是可以利用他們對付神武宗,就讓他們狗咬狗!”
  燒毀信函,趙易像沒事人一樣,盤坐到床上打坐。
  在皇甫俊府上沒有逗留幾日,趙易便和靈月趕去神武宗分宗的遺址。聽說現在神武宗分宗宗主是一位造物強者,而且還是一位武家的長老。
  巨鹿城距神武宗分宗甚遠,足足飛行了有十余天的時間才抵達。為了避免盡早暴漏自己的身份,招來武家的強者,趙易特意改變了容貌。
  前幾日在皇甫俊府上逗留,皇甫俊幫他們打探了一些關于納靈水的消息。據說,納靈水在一汪清泉中,而這清泉,只有每月十五月圓之夜才會現身,而且每次現身都沒有固定的規律,且只有一個時辰,所以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一位修士得到納靈水。
  “靈月,皇甫俊說納靈水上次出現的地方是神武宗后面的離山,我們且先到那里悄悄,看看能不能從其他修士那里打探到納靈水消息。”趙易對靈月說道。
  靈月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隨后,趙易帶著靈月偷偷摸摸的向神武宗的大門飛去,只見那是一座漢白玉的大門,上面雕龍畫鳳,書寫著神武宗三字。
  然而剛飛沒多遠,兩道身影攔了過來,喝到:“來者何人?膽敢擅闖我神武宗的底盤,請速速離去,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這兩位修士的實力并不高,只元神境,以趙易的手段能夠輕易將他們抹殺,但是趙易并未這樣做,殺了他們是簡單,但招來神武宗的高手可就麻煩了,便是笑盈盈的說道:“二位莫緊張,我們二人只是路過此地,并無任何惡意。”
  “請速速離去!”神武宗弟子根本不聽趙易的解釋,不由分說的敢他們走。
  趙易皺了皺,有些動怒,“告辭!”隨后帶靈月離去,而神武宗的兩位弟子甚是小心,一路相隨,直到出了神武宗的地界才折返。
  “趙易,我們就這樣離去嗎?不找納靈水了嗎?”靈月蹙著煙眉說道。
  “當然不可能,納靈水志在必得,只是這樣莽莽撞撞的闖進去,非但找不到納靈水,反而招來麻煩,只能等一個機會,想辦法混進去。”趙易想了想說道。
  “就沒有其他路可以進去嗎?我們可以直接繞到離山。”靈月問道。
  “怕是不行,神武宗肯定也有類似巨鹿城護墻結界的東西,只能從此地進入。”趙易說道。
  “那只能等待機會了!”靈月無奈說道。
  “走,先到下面的樹林落腳,我就不信,神武宗的修士都不出來!”趙易說道,隨后二人落到下方的樹林等待機會。
  四日后,一伙修士從神武宗的大門飛出,樹林中的趙易笑了笑,說道:“機會來了,我們先尾隨他們,然后奪取他們的腰牌,混進神武宗!”
  “行,聽你的!”靈月應道,當即二人暗中尾隨神武宗這伙修士,打算等原理神武宗再動手。
  約莫過了半天的時間,離神武宗足夠遠,趙易對靈月說道:“走,奪他們的腰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