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1)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1)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1)     

不死玄帝812 問天羅盤

一陣沉默,靈月的情緒逐漸穩定下來,二人繼續潛伏,等到夜色的降臨。【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
  是夜。
  月半十五,夜空格外清涼,不見一絲煙塵。月色朦朧,星辰寥落,連空氣也變得比平時新鮮幾分。
  “趙易,你說天道宗會有其他動作嗎?”靈月忍不住的問道。
  “不清楚,現在只能繼續等,希望沒有弄錯。”趙易也不太確信。
  而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幾道黑影忽然從對面山峰上飛出,靈月神色不由一喜,“真的有動作,我們跟過去。”
  “嗯。”趙易應了聲,當即二人小心尾隨這四道人影身后。
  那四人飛行的也格外小心,時刻關注著四方的動向,以防有修士跟蹤他們。不過他們的實力并不如靈月,所以很難探查到靈月,而趙易身有遮掩氣息的法寶,也是很難發現。
  片刻的功夫,四人在一座草木看起來并不是很旺盛的山峰落下。
  靈月不由一陣皺眉,狐疑問道:“怎么來這?是不是弄錯了?這里根本不是離山。”
  “不太清楚,不過他們來肯定是有所目的,而且是在這特殊的日子,想來應該和仙石有關,我們且耐心等待。”趙易暗暗說道。
  此刻,只見四人中的一位取出一類似羅盤類的寶物,平方在一塊平整的巨石上。月光一照,羅盤發出一道精光,上面跳躍出一些玄妙類似蝌蚪的文字。()
  “這是什么?”靈月看到如此奇妙的法寶,不由一怔,狐疑傳念問道。
  “應該是預測仙石出現的法寶。”趙易估摸說道。
  “哦?竟有如此法寶?”靈月一怔,忽然靈機一動,說道:“趙易,不如我們去把它搶過來,這樣有如此法寶,我們就不用依賴任何人,可以獨自尋找仙石。”
  “這……”趙易有些猶豫,他畢竟曾是天道宗的弟子,多少有些情分,讓他去搶同門的法寶,卻是有些難以決定。
  “對了,我都忘了你曾是天道宗弟子。”靈月見趙易猶豫,這才想到趙易以前的身份。
  頓頓,趙易說道:“先看著吧,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動手搶。”
  靈月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只是暗中靜靜地觀察著那古銅大羅盤的變化。
  這時,一朵烏云飄過,正巧擋住月光,原本復出若干文字蝌蚪的大羅盤忽然一變,異狀完全消失。
  “這法寶需要截住月光?”趙易一怔,立即注意到這個細節。
  而這時,一位天道宗弟子眼疾手快的打出一道法力,將天空中的烏云驅散,古銅大羅盤再次生出異狀,蝌蚪文字漂浮出現,在施法者的催動下,這些文字跳躍不斷,最終形成一個圓圈。
  忽的一震,蝌蚪文化為齏粉,一副畫面浮出,是一座鐘靈毓秀的山峰。
  片刻,只見天道宗弟子一揮,幻境消失,古銅大羅盤歸為正常。
  “走,今晚仙石會出現在那里,我們速速前往!”為首的那位將羅盤收起,對其他三位說道。
  “靈月,我們也走,方才那幻境中出現的山峰我有些印象,是離山旁邊的一座山峰,爭取在他們之前抵達。”趙易傳年道。
  “聽你的。”靈月應道,便準備動身。
  而這時,一道桀桀的陰笑聲傳來:“桀桀,想走嗎?哈哈,哪有那么容易?”
  靈月一怔,內心一揪,暗道:“我們被發現了嗎?”
  趙易比較鎮定,搖搖頭道:“不太像,那聲音是沖天道宗弟子來的。”
  “哦?難道還有其他修士暗中跟著天道宗弟子?為何我們沒有發現?”靈月渾然一驚,她可是真皇后期的強者,難道對方實力還在她實力之上,真皇巔峰?
  趙易看出靈月的疑惑,解釋道:“此人到現在只聞其聲,不見其他,而且連意識都無法捕捉到他的身影,應該是修煉了一門隱藏行蹤的功法,所以才不被發現。”
  “原來如此。”靈月恍然大悟。
  這時,明朗朗的夜空中突然迸出一道聲音,身披長風,頭戴斗篷,看起來神神秘秘。只見斗篷下閃爍著一雙精亮的眼睛,在黑夜中看起來極陰森,在配合上桀桀的陰笑聲,氣氛更加變得陰森詭異。
  “你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天道宗的弟子警惕問道。
  “桀桀,做什么?當然是你們手中的問天羅盤,識相的話就交出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黑袍之人桀桀冷笑道。
  “你想搶問天羅盤?哈哈,真是不自量力。你不過真皇中期實力,而且就一人,如何是我們的對手?”其中一位天道宗弟子哈哈大笑道。
  “這么說你們是不打算交出來了?”黑袍聲音變得低沉,透著陰森,聽起來讓人極不舒服。
  “我勸閣下一句,最好別打我們天道宗的主意,別忘了我們坐鎮的楚狂大人乃是造物強者,你真敢搶奪問天羅盤,楚狂大人是不會放過你的!”另一位天道宗弟子說道。
  “桀桀,別當我不知道,此番仙石中的納靈水之爭乃是真皇境修士的較量,他們造物強者再強也不會參與,這可是大秦、神武宗、天道宗三方的約定,我不信你們楚狂大人膽敢違背。”黑袍有恃無恐地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讓你見識下我們的厲害!”為首之人知道此戰避無可避,把心一橫,取出自己的攻擊法寶,那是一柄黑色大刀,刀口鋒利,在月光的照耀下閃著森然的光澤,看起來像死神的鐮刀。
  “桀桀,死吧,一群戰斗只有五的渣渣。”黑袍桀桀冷笑,手中憑空的多出一柄血劍,在天道宗弟子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悍然出手。
  “可惡,竟然偷襲!”天道宗弟子被打的觸手不及,惱羞成怒道。
  “從來都只有成敗,成便生,敗便是死!難道你們到現在還沒看清嗎?”黑袍桀桀冷笑,手中血色長劍跳躍,頻頻斬出,血光沖天,宛若橫掃天跡一般。
  “你這是什么法寶?竟如此厲害?”當即,天道宗的弟子便覺察到黑袍手中的血劍非同一般,因為在黑袍揮劍時,頭腦竟有些暈眩,腦海中也是不自禁的升出一些古怪的畫面